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45 坚定 温柔

暗糖难防 霏倾 1091 2019-04-06 00:10:00

  车子在并不怎么顺畅的国道上开了三个多小时,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的盘山公路,终于在凌晨一点赶到“徊城县医院”。

  徊城是国内有名的特级贫困县,即使是县公立医院,也是狭小、破旧。傅时御在院区内外绕了几回,都没找到车位。

  唐希恩情绪焦虑,不断给阮静雅打电话,在获悉李妙莲此时已送到重症监护室后,人就再也坐不住了。

  傅时御在住院部楼下停车,到后备箱将她的拐杖拿出来,再将她扶下车,“你先上去,我停好车就过来。”

  唐希恩红着眼眶点了点头,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看傅时御。

  那种眼神带着依赖,傅时御看懂了,他朝她点了点头,“我马上就过来。”

  语气坚定,眼神温柔。

  唐希恩彷徨的心,瞬间就踏实了。

  她收起眼泪,心绪笃定地往前走。

  深夜的县医院住院部很是冷清,重症监护部的走廊更是阴冷得可怕。

  拐杖砸在老旧瓷砖地面发出闷闷响声,唐希恩朝不远处的三个人走去。

  饶是多年未见,她也认得出龟缩在角落里,穿一身松垮廉价西装,袖后标签都不舍剪下,却装模作样地在胸袋处别一块粗糙手帕巾的中年男人,就是她的继父,阮福生。

  “大姐!”阮静雅首先认出她,从座位上跑过来,“你来了!”

  阮静雅脸上有一瞬的惊喜,眼神确是在极短暂的时间里,仔细打量过唐希恩的双手。

  坐在阮静雅身旁的年轻男人是小唐希恩三岁、同母异父的弟弟阮家豪,他此时一脸冷漠,看都不看唐希恩,仿佛并不认识她这个人。

  “我妈呢!”唐希恩朝继父走去,声音不大,口气却有兴师问罪之感。

  原本缩在角落发愁的阮福生顿时冲了出来,骂骂咧咧:“你妈在里面等死!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碰到你们这两个赔钱货!老赔钱货三天两头上医院,小赔钱货养这么大,从没拿过半毛钱孝敬我!”

  不说话时,看上去还人模狗样的阮福生,一开口,被烟熏得脏脏的黑牙、不标准的普通话、各种粗俗的咒骂,便全都泄了底。

  见他一副要冲过来跟自己动手的样子,唐希恩单手举起拐杖护在胸前,直指阮福生,将阮福生狠狠往后逼退。

  “听说我妈是跟你吵架才倒下的?”唐希恩冷冷看着阮福生,“如果我妈这次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阮家豪从侧方冲上来,狠狠推了唐希恩一把,杀气腾腾的:“你拐杖指谁?你凭什么对我爸这个态度?我他妈要断你另一条腿!”

  唐希恩被推倒在地,后背狠狠着地,整个人被撞得发懵。

  阮家豪冲上来,拿起她的拐杖,作势要抽打她。

  一直站在一旁默不吭声的阮静雅突然神色一变,尖叫大喊着扑上去拉扯:“二哥你不要呀!不要这样!”

  阮家豪一把推开她,抡起拐杖,要朝唐希恩砸下去。

  唐希恩来的路上,就知道今天不仅是李妙莲,包括她,也在劫难逃。她睁大眼睛,想记住阮家豪抽打自己的模样。

  只是拐杖最终没机会落下。

  阮家豪一声哀嚎,整个人被阔步冲过来的傅时御一脚踹到角落。

霏倾

傅所长,虽然嘴巴毒了点,性格冷了点,但关键时刻,就是这么靠得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