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49 格格不入的他

暗糖难防 霏倾 1367 2019-04-08 00:56:17

  傍晚,唐希恩趴在病床边打盹。

  发觉手中握着的那双枯槁的手有细微颤动,她回神般直起身子,果然见李妙莲正满脸泪水地看着她。

  她一下就扑到李妙莲怀里,声泪俱下:“妈,你感觉怎么样?”

  李妙莲动了动手臂,气若游丝道:“我挺好的……”

  唐希恩擦掉脸颊的泪,起身帮李妙莲将被子掖好,“医生说你没事了,最重要的是好好休养,很快就能出院了。”

  她没跟李妙莲提换瓣膜的事,怕老人家忧思过度,影响身体。

  起身倒水的时候,李妙莲见她裹着石膏的右腿,挣扎着起身,“恩恩,你腿怎么了?”

  热水倒一半,唐希恩赶紧过来将李妙莲再按回床上,“没事。在浴室摔倒了,有点骨裂,就快好了。”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李妙莲说着,眼泪又涌出来,“都是妈没用,害你过得这么苦……”

  悲伤的情绪总是容易互相感染,想起自己童年的遭遇,唐希恩除了觉得委屈,心里大约还有些埋怨李妙莲的软弱。

  以及,对阮家父子的刻骨仇恨。

  这种仇恨大到那些委屈和埋怨都生不出眼泪,此时只能化作脸上隐隐的戾气。

  “妈,别再说这些了!”唐希恩大喝。

  李妙莲了解她的性格,便就没往下说。彼此默默无言地坐了片刻,直到傅时御敲门进来,才结束这令人悲伤的沉默。

  见到打扮讲究、举止优雅从容,气质不同寻常的傅时御,李妙莲眼中除了诧异,还有一丝惊喜。

  她觉得,这位矜贵的年轻男子会出现在这里,肯定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了。

  那边,傅时御将打包好的食物放到桌上,主动上前来问候李妙莲:“阿姨您身体好点了吗?”

  李妙莲受宠若惊地连连点头,一会儿看看自己女儿,一会儿看看傅时御,笑意盈盈的。

  唐希恩从床底下拉出一把掉绿漆的木板凳给傅时御,示意他坐。

  她跟李妙莲介绍:“他是我在B市的朋友,知道我没办法开车,特地拨空送我回来的。”

  李妙莲不断跟傅时御说“谢谢”,虽然女儿介绍傅时御为“朋友”,但她还是很欣喜,方才还白生生的脸上,瞬间就多了一丝生气。

  晚些时候,唐希恩给李妙莲喂饭,傅时御就坐在一旁吃打包的套餐饭,瞥见他将自己的鸡腿夹到另一份饭里,唐希恩心中一暖。

  安排好李妙莲入睡,唐希恩看过去的时候,傅时御已经吃完饭,高大的身躯屈居在逼仄的病房角落。

  彼此深秋,徊城要比B市更冷些,傅时御穿一件藏青色暗格纹毛呢长外套,里头搭配黑色毛衣,看上去儒雅而稳重,显然与老旧县医院的旧病房格格不入。

  他腿上放着笔记本,正在审核设计图。

  唐希恩拿着盒饭坐到他身旁,轻声说:“你待会儿在附近找个旅馆休息一晚,明早天亮就回B市吧。”

  傅时御“嗯”了一声,修长的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击几下后,侧过头看唐希恩,问:“那你呢?”

  “我妈还得住上几天才能出院,我打算陪陪她,等她情况稳定下来,再回去。”

  说话间,傅时御就认真看着她,看到她眼下的青紫,以及泛红的鼻尖,长长叹了口气,“要不,我等你朋友过来再回去?你现在这个情况,跑都跑不动,万一真有个什么事,你应付得来?”

  唐希恩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但阮家父子一向冲动又不讲理,就算她真的叫乐蔓过来,乐蔓也不敌那俩土匪。

  默了片刻,她说:“他们生怕要支付医药费,不敢来医院的。等到带我妈回家后,我就不怕了。村里头都是亲戚,我一个电话,舅舅们就能冲过来,没事的。”

  她总是很能抓到说服人的点,傅时御听后,没再提出其他担忧,阮静雅过来时,他就借此离开了。

  天亮的时候,唐希恩起床上洗手间,手机刚好进了一条信息,她打开来看。

  是傅时御发来的:我马上到医院了,病房门口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