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51 衣锦还乡

暗糖难防 霏倾 1185 2019-04-09 00:53:34

  “怎么样?”阮福生跳起来,“你的钱就是老子的钱!你说怎么样?去给老子把剩下的退回来!”

  “我要是不呢——”唐希恩笑,拉长尾音。

  “那老子今天就打死你!”阮福生抡起一旁的拐杖,作势要抽打唐希恩。

  阮静雅冲上来抱住他的腰,“爸,那钱不是大姐的!大姐也没钱,是跟大姐一起来的那个男的存的!”

  “当真?”阮福生停手,三角眼看向素来听话的阮静雅。

  阮静雅拼命点头。

  阮福生这就不说话了,三角眼在唐希恩身上不停转悠。片刻后,竟好似很实在地囔道:“如果是别人的钱,那我们就不能去惦记了。既然这样,都回家吧!”

  唐希恩一时没看出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十分警惕地将傅时御给的卡藏好,扶着李妙莲离开医院。

  阮家豪不知从哪里弄来一辆带篷子的三轮摩托车,招呼所有人上车。阮福生首先跳上车,挑了里头唯一的软皮座坐下。

  唐希恩恨恨白了他一眼,与阮静雅合力将李妙莲扶上车。

  车子颠簸了近两个小时,终于到达阮家所在的阮家村。

  这是唐希恩自十五岁那年从阮家村逃到市里读高中至今,唯一回来的一次。眼前这满是黄土、遍地飞沙走石的贫困村落,与当年毫无二致。

  阮福生命令阮家豪在村口停下三轮摩托,要所有人下车,从村口走进去。

  唐希恩知道他想炫耀。

  这些年,他没少跟村民吹牛,说自己供唐希恩到外头读高中,完了还去香港读大学,去美国读博士。

  徊城是国家特级贫困县,而阮家村更是穷得响叮当。大家都一样穷,没有最穷,只有更穷。

  所以阮福生这牛皮吹出去,经常被人耻笑,越被笑,他就越想证明自己,天天逼李妙莲打电话让唐希恩带毕业证书回村里给人瞧瞧。

  唐希恩当然不可能如他愿,如果不是因为李妙莲还在阮家,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足这个令她噩梦频频的地方。

  一行五人朝村里走去,除了李妙莲因为身体难受微微猫着腰,其他人都精精神神的,特别是爱装腔作势的阮家父子,那腰杆挺得直直的,老的依然穿那套廉价却收拾得整整齐齐的西装,小的全身牛仔打扮,看上去倒人模人样的。

  坐在路边闲聊的村民,见阮福生一家四口中多出一个长相标致、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孩,再看女孩精致的脸上依稀看得出当年的模样,纷纷上前来打招呼,试探道:“呦,这不是‘小拖油瓶’吗?是吧?是她吧?”

  “小拖油瓶”是唐希恩在村里的外号。想来真是讽刺,这外号还是阮福生给起的。

  李妙莲没吭声,低垂着头。

  阮福生洋洋得意地向众人介绍:“是我家大女儿没错啦!出去念了十几年书,去年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回来啦,在B市当律师!”

  村民哗然。

  他们一辈子没见过大学生,更何况是从美国回来的博士。他们像看怪物一样围着唐希恩打转,似乎想看清楚博士与寻常人有什么不同。

  闻讯赶来看热闹的其他村民中,有几个出去外头见过世面的。这所谓的世面,其实也就是去外头打过工,道听途说过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

  他们一听唐希恩在B市当律师,忍不住就用一种看汉奸一样的眼神看她,小声交头接耳:“听说这做律师的啊,都是帮坏人说话,把原本该关进去的坏人放出来!甚至帮杀人犯无罪释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