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57 营救

暗糖难防 霏倾 1268 2019-04-12 00:10:00

  唐希恩被几个恶霸押走了。

  李妙莲哭倒在地。

  阮家父子像龟孙一般,无可奈何地站在一旁。倒是阮静雅,试图操着菜刀冲上去,但寡不敌众,手中的菜刀挥舞不过三五下,就被留下来看守的恶霸逼了回来。

  阮福生耷拉着一张脸,像腌了一年的苦菜瓜子,长吁短叹的。他倒不是心疼唐希恩晚上就要被村长的傻儿子糟蹋,而是可惜自己那明天就要到手的巨款飞了。

  想到那白花花的一百万,他又生出了一点勇气,捏着邹巴巴的烟盒走到大门口,抽出两根,讨好地为守门的两个恶霸点上,只是还没开口,就被其中一个恶霸恶狠狠警告一记:“再啰嗦,哥俩就把你儿子的腿给打断!”

  阮福生无计可施了,肚子里本就没多少墨水,要他只用一张嘴救出唐希恩,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阮家父子枯坐在破旧的圆凳子上,半天不吭声,见他们老实了,守门的两个恶霸扬长而去。

  阮家豪说想给女朋友打电话,刚出去没多久,就跑着进来,大喊道:“爸,有辆汽车在外头!”

  “谁?”阮福生站在原地直打哆嗦,“是不是村长叫人来抓咱们?”

  “是进口车!不是村长家的破‘吉利’!”

  阮福生下意识就觉得来人一定是唐希恩城里的朋友,他迅速站起身,伸手码了码头顶上零星几根毛,又扯了扯身上那件大半个月都不见换过的廉价西装。

  只是刚跑到门口,就被外头的人逼回。

  阮家豪指着来人大囔:“是医院那个男人!”

  在房里陪李妙莲的阮静雅闻讯跑出来,见到与身穿帅气黑皮衣、浑身充满她没见过的飒爽气质的乐蔓一起出现的傅时御,微愣几秒,迎了上去。

  傅时御脸上有连夜赶路的疲惫,口气严肃:“唐律师呢?”

  阮静雅怯懦地看了父兄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阮福生抢了先:“她在里屋休息,钱带来了吗?”

  阮静雅这就知道了父亲的用意,默默退到一旁。

  乐蔓给傅时御递了个眼色,傅时御旋即转身,将阮家的大门关上,把阮家豪挡在外头。

  阮福生跑上来,欲开门放阮家豪进来,被傅时御三两下逼到墙角。

  阮静雅站着不敢动。

  乐蔓朝卧室走去,见李妙莲坐在窗边哭,问:“阿姨,我是乐蔓,希恩呢?”

  李妙莲颤抖着站起身,用手背抹了几下眼泪,哭道:“恩恩被村长抓走了,说是晚上要让她和儿子圆房!”

  站在外头的傅时御听到“圆房”俩字,顿时像拎小鸡那样拎起瘦弱的阮福生,咬牙切齿道:“带我们去村长家!”

  这关头,阮福生还惦记着那一百万。

  他扬起头,大胆迎上傅时御快要杀人的目光,问:“我大女儿答应要再加二十万,一共一百万给我,还要在城里给我们买房子,这话你能作数不?能作数,我就带你去村长家!”

  “你有没有搞错?趁机吸人血馒头?”乐蔓走过来。

  阮福生缩了缩脖子,刚想倒苦水,就听傅时御爽快说:“八十万就在我车里,你只要带我们去村长家,那八十万就是你的,房子和剩下的二十万,唐律师救出来,我马上给你!”

  见阮福生一脸怀疑,傅时御松手让他下地,同时打开大门,大喝一声:“出来拿钱!”

  阮家父子这就屁颠屁颠地随傅时御出去。

  傅时御从后备箱拿出一个黑色行李袋,丢给阮福生。阮家豪在一旁,用手机闪光灯帮阮福生照明。

  见那一捆捆的钞票还封着盖有银行印鉴的封条,阮福生笑开了花,忙指挥阮家豪:“我先把这些钱藏好,儿子你带他们去村长家!”

  阮家豪也开心极了,忙不迭为傅时御和乐蔓带路。

霏倾

傅所长下一章要憋大招了,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