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59 虎口

暗糖难防 霏倾 1378 2019-04-13 00:10:00

  唐希恩惊魂未定:“你怎么来了?”

  乐蔓也冲进来,跑到唐希恩身边,压低声音:“你什么都别说,交给我们处理!”

  唐希恩用力点头,被傅时御抱着的身子,不停战栗。

  傅时御看了眼倒在地上、捂着鼠蹊处哀嚎的胖子,咬牙切齿:“他就是村长儿子?”

  村长一伙人也冲进来,见自己儿子被踢翻在地,一下也猜到是唐希恩所为,气得要上来扇打唐希恩。

  傅时御将唐希恩和乐蔓护在身后,像一堵人肉高墙。

  矮小的村长站在他跟前,还不到他肩膀高,跳了几下脚,都没办法越过他的身体。

  村长气急,恨不能立刻杀了唐希恩。

  他刚想叫人把他们三个都拿下,就听傅时御轻笑道:“你以为让我们消失,你就没事了?我刚已经把你这的坐标发给了当警察的朋友,一旦我们三个人有任何意外,你会立刻会抓起来!?你这些年贪污的扶贫款、私卖集体土地款、宅基地私下交易款,金额够你死刑了!”

  村长大惊:“你你你!你瞎说什么?!”

  “你厉害的话,把会计和出纳也一起杀了?”

  站在村长身后的壮汉们这时也意识到听到这些话的自己有危险,瞬间放下手中的木棍,纷纷往楼下跑去。

  村长见这局势,只能抑下满腔想杀人的冲动,气急败坏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要带她走!”傅时御指的自然是唐希恩。

  村长怒喝:“她爹福生,拿了我五十平方的宅基地,你把人带走,我他妈找谁要地去?”

  “你把事情说清楚。”乐蔓出声。

  村长囔:“当初福生要我给他三十平方的宅基地,说等自己大女儿初中毕业,就让她跟我儿子结婚!谁知道这丫头后来跑了,十几年没回来过!福生又来说,这丫头去了美国上学,以后一个月工资上万块,要求我再给他二十平方宅基地,说一定让这丫头跟我儿子结婚!”

  乐蔓问唐希恩:“有这事儿吗?”

  唐希恩挑眉看了村长一眼,“口头协议同样具有法律效力,但协议当场必须得有第三者在场,有人能证明阮福生与你订下这么一个协议吗?”

  村长猛点头,“废话!当然有人可以证明!出纳和会计都在场!”

  唐希恩唇角忽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仿佛已胜券在握。

  她徐徐道来:“宅基地属于集体所有权土地,你和阮福生私下交易,这本就属于违法行为,故而你们的口头协议不仅因为违法而失效,同时亦可成为举报你私下交易集体土地的直接证据之一,而你的第三方见证人,将作为本案的重要证人,证明你们私下交易集体土地的违法行为!”

  所有人都沉默了。

  村长在屋内来回走动,不时看看唐希恩,又看看傅时御,似乎在琢磨着有什么办法能完美解决这件事。

  傻儿子躺在地上打滚,叫唤:“爹!不要放她走!我就要她!我就要她!你不把她给我,我就去死!”

  村长气得上前踢了自己儿子一记,大骂:“你这个傻子!这个女人结过婚的!已经开过苞了!你要这种破鞋啊?”

  一听唐希恩结过婚,村长的傻儿子愣了一愣,回过神后,跳起来吐了一口口水,大囔:“破鞋我不要!我要黄花大闺女!如果她不行,那就她的妹妹!”

  村长猛然想起阮福生还有个小女儿阮静雅,也到了适婚年龄。他略有所思道:“我叫福生来讲!”

  说着,他就准备下楼去打电话。

  “慢着,”唐希恩出声,“不用去叫阮福生了,不可能让阮静雅嫁给你儿子!”

  她虽然对阮静雅没什么感情,但也不希望李妙莲因为这件事抑郁而疾。李妙莲没能力阻止这样的事,只能她来处理。

  傅时御上前帮她裹了裹风衣,轻声道:“下去讲!”

  唐希恩抬头看他,看清楚他眼里的坚定和守护,一瞬安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