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89 惆怅

暗糖难防 霏倾 2159 2019-04-29 00:05:00

  089

  傅时御走过来,看了眼还剩不少沙拉的餐盘,问:“这是早餐?你几点起的?”

  口气寻常,但唐希恩总觉得他的眼神不太对劲。她缓了缓情绪,轻声:“十一点半。”

  “一起吃午餐吧,”傅时御拉开她身旁的椅子,挨着她坐下,“吃完一起上去。”

  唐希恩抿唇点头,露出脸颊一侧深深的酒窝,跟着坐下。

  其他设计师们也依次坐下。

  路航照例坐在傅时御身旁,不时越过傅时御的肩膀,偷瞄唐希恩,眼神好奇。

  因为他早上去三楼找傅时御时,沙发空空如也,既没被子也没枕头,这就知道傅时御昨晚是和唐希恩一起睡床上的。

  这一发现,路航很是兴奋,可是又不能跟半个人讲,都快把他憋死了。

  唐希恩也猜到路航突然的打量意味着什么,如坐针毡。

  席间,其他人聊着跟本次项目考察有关的话题。唐希恩是外行,便闭嘴不言。

  傅时御时不时给她夹几块鱼,很是关照:“如果没胃口,就吃点鱼,这里的海鲜很棒。”

  那是清蒸红斑鱼,价格不菲,营养丰富,做法清淡,肚子已经饱了的唐希恩硬着头皮吃了点,幸好很快就上了甜点。

  每人都有一份,给唐希恩的是芒果圆子。

  见她迟迟未动,傅时御靠近她低语:“不喜欢?”

  关爱的态度很自然,犹如热恋中的男女。

  唐希恩用口语无声说:“过——敏。”

  傅时御这就懂了,笑笑,主动将自己的甜品给她。

  那是两个草莓挞,上头的草莓大又饱满,整整四颗。最喜欢草莓的唐希恩开心起来,小口小口享用着。

  吃着吃着,她突然想起昨晚跟傅时御接吻时,他口里的味道就是草莓味的,很Q很软……

  “咳……咳……”她突然咳起来。

  半颗草莓噎在食道中段,上不去下不来的,咳得她满脸通红。

  正跟路航说话的傅时御急忙连抽几张纸巾铺在掌心,放在她下巴处,同时空掌轻拍她的后背。

  像给吃完奶的小宝宝拍嗝那般。

  唐希恩穿着吊带长裙,后背大片空着,傅时御带着暖意的掌心直接碰触到她的肌肤,顿时像一阵电流穿过全身,带起她全身的鸡皮疙瘩,她咳得更厉害了。

  路航也帮忙倒水过来,急道:“万一呛进气管就麻烦了。”

  傅时御一听,脸色白了一道,抓起水杯递到她唇边,“自己能喝吗?要不要我喂给你?”

  什么叫——我喂给你?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往这边看,想瞧瞧老板到底要如何给唐希恩喂水?

  唐希恩也惊了,纤细的手抓起傅时御手中的水杯,猛地一咽,卡在她食道里的草莓终于下去。她心虚得涨红了脸,不敢看傅时御,明知他正双目灼灼地看着自己。

  “我没事了……”她略微不自在瞄了他一眼,“我吃饱了,能不能先上去?”

  “你等我一下。”傅时御转身跟路航交代剩下的事情。

  唐希恩这就只能坐着等他,也是此时,目光与正对面一位长相甜美、身材小巧的女生对上。

  对方跟她笑,她也回以微笑。

  长得真像小明星呢!她想。

  “我们上去吧。”傅时御突然回过头,在她耳边低声说。

  唐希恩回神,站起身的同时,接过傅时御递来的肘拐,正准备同他一起离开。

  “傅所长!”对面的女生突然站起身,“唐律师没有房间是吗?”

  傅时御挑眉扫了她一眼,目光寡淡,不带任何意味。

  “裴雅想过来跟我一起住,她的房间就空下来了,可以让给唐律师。”

  傅时御稍想了下,转头问唐希恩:“二楼的房间比较小,你要吗?”

  “可以的。”唐希恩赶紧应下。

  傅时御这就交代路航,要他通知管家将房间清扫干净。

  事情交代好,傅时御就招呼唐希恩走了。她刚站起身,可能是刚才咳得太猛没缓过来,晃了一下身子,还好傅时御及时扶住她。

  她双臂纤细,此时仅有两条细细的肩带搭在廓形完美的肩胛骨上,典型的冷皮白得刺人眼目,傅时御喉结猛然翻滚几下,克制地移开了目光。

  他扶着她,上楼梯,气氛诡异,谁都没说话,实在尴尬。

  一进房间,唐希恩赶紧躲去内间收拾东西。

  傅时御脱了鞋,过来帮她一起收收手机充电器之类的小东西,缠着那些白色线线的时候,他问:“下面房间小小的,看不到海,不然还是别搬下去了?”

  唐希恩反应极快:“不用不用,我住二楼出行更方便。”

  傅时御这就没再说什么,沉默着帮她收好东西。

  唐希恩因为腿部无法长时间站立,便就在床尾凳上坐了下来,傅时御将收好的行李袋拉链拉上,放好,也过来挨着她一起坐。

  这一瞬间的气氛还真有些惆怅,俩人都欲言又止。沉默了半晌,傅时御率先开口:“等我这两天事情忙完,我们谈一谈。”

  “好啊。”唐希恩答应得干脆。

  “昨晚,”他靠近了她一些,“我不是……”

  “叩叩”,门外响起敲门声,傅时御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抬起手将她垂在脸颊边的刘海拨到后面,目光深深地看了她片刻,起身去开门。

  唐希恩听见门外有女人在说话,“傅所长,房间已经收好了,我来看看唐律师这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麻烦了简宁,”傅时御说,“你先下去吧,这边有我。”

  原来那人叫简宁,名字真好听。唐希恩想。

  简宁往里头看了眼,笑笑就下去了。

  傅时御关门进来,唐希恩已经将行李袋跨在腕上。他接过去的时候,指腹触碰到了她的手背。

  唐希恩像被什么东西烫到一样,手不受控地抖了一下。

  事情的走向看似正常,说好的,隔天就为她腾出一个房间来。可她为什么觉得有点闹心呢?

  因为没有得到傅时御对昨晚那个吻的交代吗?

  可他明明说了,事情忙完要谈一谈。到底谈什么呢?

  我亲了你,你也亲了我,我们扯平了?

  唐希恩自嘲地笑了下,跟着傅时御下楼。

  下去的时候,简宁和裴雅正坐在二楼客厅,一看就是专门等着他们的。

  裴雅要带路,唐希恩跟着她走了。

  傅时御没跟上来,简宁正跟他说什么。唐希恩回头去看的时候,发现他的目光,是看着她这边的……

  二楼的客房小了许多,一张一米八的大床,一个双门小衣柜连着小吧台模样的烧水泡茶的地方,一张跟电视柜、行李架连在一起的小桌子,只有一个窗户,没有阳台,光线和空气都不怎么好,这让刚从三楼的豪华大房下来的唐希恩有点不适应。

  不过这里再小,始终是私密空间,不用跟傅时御共处一室,她倒是觉得精神上很放松。

  可又有那么点惆怅是怎么回事?

  心里空空的,像丢了什么。

  唐希恩心烦,干脆躺到床上发呆。心情一直不太舒服,闷闷的,她翻来覆去,突然有人敲门。

  一想到可能是傅时御,她开心地跳下床去开门。

  真是想什么有什么。

  傅时御应该是刚跟简宁说完话,顺道过来的。

  他笑着看唐希恩,问:“我能进来吗?”

  这是他今天露出的第一个笑容,看上去心情不错。

  唐希恩侧开身子,“请进。”

  傅时御进来后,首先看了眼四周的环境,最后去检查窗户。

  唐希恩坐在床尾静静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心中那抹淡淡的惆怅好像瞬间又没了。

  她暗感不妙,更加不敢说话。

  检查好门窗,傅时御在她身旁坐下,轻声:“要不要再搬上去?”

  “搬来搬去多麻烦呀,反正也没几天,就凑合吧。”唐希恩坚持。

  “好,”傅时御没再坚持,拿出她没带走的房卡放在桌上,“我下午还有工作要处理,你自己找点事做,如果这里太闷,就去上面睡。”

霏倾

今天依然是两章合一,2630字,以后一直如此,每一章都是两千字以上的量,只会多不会少滴(*^__^*)嘻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