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87 凑合一晚

暗糖难防 霏倾 1497 2019-04-27 00:15:50

  “唔……”唐希恩狠吸一口气,“闻闻看有没有其他女人的味道。”

  傅时御:“……”

  唐希恩继续在傅时御身上闻半天,待收集好自己想要的味道,这才满足地退开身体。

  她扑哧一笑,“我喜欢你这个味道。”

  傅时御挑眉睨她,“男人味?”

  唐希恩哈哈大笑,佯装嫌弃地拍了下他的手臂,正色道:“是你护肤品的味道啦!很特别,我很喜欢。”

  “等这个牌子出女士产品,我送你一套。”

  “你说这话,肯定是因为这个牌子它还真就不可能出女士产品了,对吧?”

  唐希恩不傻,能让傅时御用在脸上的东西,必然是有上百年历史、经得起时间考验、有实力有口碑的牌子。这样的牌子过去都没出过女士用品,看来只专心做男士护肤品。

  听得出傅时御在消遣自己,唐希恩不再开玩笑,径自跳下沙发,一拐一拐返回大床。

  盖上松软高级的蚕丝被,她舒服地喟叹:“还是床舒服呀,感觉浑身被打散的骨头都归位了。”

  彼时,正是十一月初。

  若在位于北部的B市,晚上已需要裹着厚棉被睡觉;而在四季如春的北海,晚上的气温尚还有二十度左右,虽不需盖上厚棉被,但睡觉时候,没有任何东西盖身,总归是睡不好的。

  见傅时御就穿着单薄的家居服躺在沙发上,唐希恩猛然想起他上次突发高烧倒地不起的样子,隐隐觉得不妥。

  万一赶巧就这一晚上,他因为着凉再次生病,那得多耽误事啊?不仅耽误工作,还耽误带她去玩。

  考虑片刻,唐希恩掀被下床,打开房间里唯一的大衣柜,但里头仅挂着几件睡袍,再无其他。

  “你找什么?”

  “这里没多余的被子啊?”唐希恩干脆将衣架上的浴袍拿下来,走去傅时御身上比划了下,“不然你晚上就盖着浴袍睡觉?”

  傅时御嫌弃:“不知道什么人穿过的浴袍你敢往身上盖?”

  “可被子也是别人盖过的呀?”

  “被套是路航带过来换上的。”

  唐希恩扭头看了眼明显与常规白被套不一样的米黄色床单,越发觉得自己霸占本属于傅时御的干净大床,让他承受生病的风险,很不道德。

  她小声问:“不知道这里能加被子不?”

  “别墅管家应该下班了,就算有被子,也不知道干不干净。”

  “这……”踟躇片刻,唐希恩咬牙,“床给你睡吧,我在沙发上凑合一晚。”

  傅时御正看平板的视线在她脸上扫了几眼,反问:“你确定?”

  “确定啊!”

  唐希恩站起身,去床头柜拿手机和拐杖,人还没转身,就被傅时御双手撑着腋下,直接双脚悬空,拎到床上。

  傅时御绕到床的另一侧,掀被,躺下,关灯,动作一气呵成。

  唐希恩还在懵圈呢,房间已是黑灯瞎火一片。她回神,凭感觉推了推躺在旁边的傅时御:“你干嘛?开灯!我要去睡沙发。”

  “沙发没有被子,你如果病了,也别想去哪里玩了。”

  “……”唐希恩纠结。

  傅时御又说:“如果你想未来这一周都在房间里养病,那你就去睡沙发吧,我不拦着。”

  唐希恩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一副自己病得惨兮兮,浑身有气无力的样子,配乐还是《二泉映月》。

  要多惨有多惨。

  她心一横,“那行吧,但是我得提醒你一件事。”

  “嗯?”

  “你可别忘了我做什么的。”

  傅时御笑,“你做什么的?”

  “律师啊!”唐希恩往床沿挪了挪,与傅时御拉开距离,泾渭分明,这才安心躺下。

  “是,你们律师口才厉害,我怕被你念死,不会欺负你的。”

  听得出他的揶揄,唐希恩顿时就怼了回去:“要论口才,不是律师的你也不赖啊。”

  傅时御无声偷笑,没理她,她不服气,澄清:“律师不厉害,各种与抗辩相关的发言,都是建立在明确的律条支持及合法证据的前提下,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见她一副像站在法庭上要跟人抗辩的样子,傅时御无奈:“我知道了,你累了,早点睡吧。”

  黑暗中,有拉动被套发出的窸窣声。

  唐希恩警醒。

  傅时御坐起身,拉高身后的枕头垫着背,拿起丢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原本陷入黑暗的房间顿时有了光线。

  蓝光刺得适应了黑暗的唐希恩眯了一下眼睛,她下意识循着光线看去,看到傅时御的手机正滑过一些类似民宿设计的3D效果图。

  她来了兴趣,身体靠过去,探头探脑:“能让我也看看吗?”

  “好。”傅时御转了一下头,把手机拿到俩人中间。

  就在这一瞬间,因为某种巧合的姿势,俩人的嘴唇,狭路相逢……

  粘膜与粘膜的接触,它们湿润、温软。

  傅时御首先回过神来,本能地分开与唐希恩紧贴着的唇。

  黑暗中,谁都没有说话,只听得见对方频率不太对劲的呼吸声及心跳。

  过了几秒,傅时御又重新靠了过去,手缓缓覆上唐希恩的后背,动了动下颌,重新吻上她,温温柔柔地含着她的嘴唇。

霏倾

亲上了⁄(⁄⁄•⁄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