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91 此“疼”非彼“疼”

暗糖难防 霏倾 2657 2019-05-01 00:05:00

  091

  坐在简宁旁边的裴雅突然问:“唐律师房间住得还习惯吗?”

  唐希恩客气:“挺习惯的。”

  裴雅笑笑没说话。

  简宁也问,口吻像开玩笑:“对了,唐律师这次怎么会一起过来?是不是咱们公司法务这一块,以后要交给唐律师负责?……”

  SY建筑设计所虽然设有法务部,但主要处理合同这一块,诉讼及法律纠纷,一般由外聘律师处理。故而SY的法务员只是一般职员,地位甚至要低于设计师。简宁这么问,其实是暗讽唐希恩水平就这样。

  听得懂她话中之意的其他设计师皆都朝唐希恩投来意味不明的目光。正跟路航交代事情的傅时御也收了音,冷冷看向简宁。

  路航看出傅时御脸色不好,忙出声打断:“简设!别瞎猜,唐律师是专门处理国贸纠纷的涉外律师,不是帮你过合同的小法务员!”

  见路航维护唐希恩,大家就都了然地笑了下,大抵明白唐希恩的分量。想来也是,能入得了傅所长眼的女人,可不是一般人。

  而简宁的话里有话,唐希恩不是察觉不出来,她甚至还猜到简宁正暗恋傅时御,所以才会将她当成假想敌,一再踩低。

  她懒得澄清自己的执业范围,因为那没什么杀伤力,还显得不自信。给敌人毫无招架的一击,即是牢牢控制住敌人最在乎的东西。

  气氛静默得诡异,除了傅时御,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唐希恩的反应。

  唐希恩拿起餐巾纸擦了下唇角,抬眸看向简宁,甜甜笑了下:“简设误会了,我这次只是纯粹跟来玩玩的。脚伤了在家休息,你们傅所长一出差,我就无聊了,饭都吃不上,所以为了不饿死,只好跟过来啦。”

  这话无疑一枚重磅炸弹,炸得简宁脸色白一道青一道,其他人也都眼带暧昧地打量过来。原以为傅时御只是正追求唐希恩,倒没想到俩人已经住在一起了。

  傅时御无声笑了下,往唐希恩的杯子里添椰汁。

  唐希恩侧过脸看他,知道他虽然没表现出异样,但肯定要教训她。她便就起身说要去洗手间,他果然也默契跟着起来,俩人一起离席。

  人一走,设计师们早就安耐不住八卦起来。

  简宁黑着脸不吭声,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握成拳。

  裴雅逼问路航:“那女的跟老大到底什么关系啊?”

  路航也不知道傅时御和唐希恩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便就支支吾吾不敢说。

  裴雅又追问:“什么来头她?”

  这个路航敢说:“哈佛法学女博士,‘观韬’涉外部的三级律师!牛掰吧?”

  裴雅掀了掀嘴角,冷哼:“到底是不是真哈佛毕业的啊?现在拿假毕业证书到处招摇撞骗的可不少。”

  路航这就用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她,摇了摇头,讽刺:“你是被人骗过还是骗过人?唐律师研究生就在你们B大念的,你可以去贴吧发个帖子问问看她什么来历。”

  裴雅这才敛去脸上的不屑,能在B大念研究生,显得上哈佛就不是那么不可能。

  简宁坐在一旁不说话,愤然的眼神始终看着唐希恩和傅时御离开的方向。

  席间有未见过唐希恩的男设计师开玩笑:“还真看不出她是律师,还以为老大哪里泡的小模特。”

  路航也偷笑:“你挺了解老大的嘛!知道他喜欢‘高妹’。”

  “高妹有什么好的?”裴雅不服气,反驳,“跟个木头桩子似的,看上去就是无趣又木讷的样子。”

  路航这就想起一个月前,才跟傅时御见第三次面,唐希恩就能在他家浴室摔断腿,不仅让本不需要负半点责的傅时御心甘情愿支付所有费用,甚至还能把一个月回不到五次家的傅时御折腾得天天在家,大老远送她回徊城、又花了几十万把她从徊城拉回家。

  过去那个怕极了麻烦,烦极了女人,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傅时御,这个月可谓是破例无数。

  路航只觉得魔幻。

  如果唐希恩真的无趣又木讷,能让傅时御这样么?

  只是这些他可不敢说,说了非被傅时御扒层皮不可。

  见他沉默,大家就都以为唐希恩真如裴雅所说,是木讷的木头桩子。简宁这会儿的脸色终于也好了一些,她觉得,傅时御早晚要甩了唐希恩。

  ……

  另一厢,傅时御陪唐希恩去上洗手间,在外头等她。

  他走去窗边,点了一根烟,却没抽,只夹在指间,这是他思考难题时的仪式。

  他本还打算晚上跟唐希恩聊聊,倒没想到唐希恩今天就能有房间搬出去。

  他便就只能改主意,等工作结束了,其他人都回去了,没有干扰了,他再好好跟她谈。

  “咔擦,”洗手间门开了,两只银色的拐杖首先出来。

  烟雾缭绕间,女人白皙修长的小腿猛然撞入傅时御眼里。她小心翼翼的,像小女人那般柔弱无助。

  薄薄的烟雾加体内翻滚发酵的酒精,往傅时御的双眼蒙上一层天然滤镜。

  今晚的唐希恩,美得摄他心魄。他难耐地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翻滚几下,将香烟摁灭,迎了上去。

  穿着平底人字拖的唐希恩矮他一截,扬起脸看他,黑亮的眼睛湿漉漉的,他猛地就想起昨晚怀里那只浑身颤抖的小兽。

  “我们走吧?”小兽细声问他。

  他胸腔的火团越燃越旺,拼命压抑着,点头之后,电光石火之间,竟一把将小兽压到墙上。

  小兽蹙眉看他,“你干嘛?”

  他眼底有碎芒,低声:“一会儿结束后,我们……”

  “傅总,”简宁从外头款款走来,“蛋糕送过来了。”

  傅时御松开按着唐希恩双臂的手,站正身体,沉下脸,口气不悦:“知道。”

  简宁越过他的肩膀,看了唐希恩一眼,朝她笑了下:“唐律师,我们一起出去吧?”

  唐希恩没理她,抬眸看傅时御,“先出去吧。”

  她和简宁走在前头,傅时御走在后面,出去的时候,长桌中央果然放着一个造型简单的大尺寸蛋糕,上头插着一支数字32的蜡烛。

  唐希恩这就猜到是傅时御的生日。

  重新入座后,她低声问傅时御:“今天是你生日啊?”

  “嗯。”

  她刚想说自己没准备生日礼物,那边大家就都起哄要傅时御许愿吹蜡烛。

  傅时御笑,倾身将蜡烛一口吹灭。

  大家纷纷将礼物拿过来,在傅时御面前堆成一座礼物小山。

  傅时御蹙眉,口气严肃:“谁明年再给我送礼物,年假取消!都拿回去!”

  大家就都哄笑起来。

  路航将一个个的礼物盒子往下发,再原路退回各自手中。

  再后来就是切蛋糕吃蛋糕,唐希恩喜欢甜食,自己那一块吃完不算,还把傅时御那一块也吃了。

  “唐律师这么晚还吃两块大蛋糕,不怕胖呀?”坐在对面的裴雅笑。

  唐希恩瞥了眼手臂和腰身都明显不够纤细、却硬要穿凸显曲线、打造视觉显瘦的简宁和裴雅,又吃了口奶油,淡笑:“有人说我肉太少,骨头撂得他疼,要我吃胖点。”

  正喝水的傅时御身体一瞬间顿住,想起昨晚抱着她,确实说过她太瘦,抱着疼这样的话。

  想起昨晚抱她入怀,拥她入眠的感觉,体内那股火热愈烧愈旺,加之酒精的催化,他明显感觉身体某个部位起了变化。

  来自荷尔蒙的冲击,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猛灌了自己几口冰水,这才将那股念想压下去一些,但也仅仅是一些。

  他无奈笑了下,低头,靠近她耳边,悄声说:“此‘疼’,非彼‘疼’……”

  “终究是‘疼’,”唐希恩也笑,扬起脸看他,转移话题,“抱歉,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礼物明天补,你想要什么?”

  她的唇周沾了少许奶油,看得原本就心潮澎湃的傅时御心猿意马,搭在她椅背上的手臂一抬,大掌抚上她的后背,低头轻轻舔去她唇周的奶油。

  甜甜的。

霏倾

来人啊,傅所长耍流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