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95 辞职

暗糖难防 霏倾 2072 2019-05-05 00:04:43

  095

  傅时御没回了,不知道是在忙,顾不上回,还是压根不想介绍对方给唐希恩认识。

  唐希恩很快就忘了这茬,到处走走看看,拍了一些照片,在附近的西餐厅坐了会儿,吃了点东西,很快就到中午了。

  回去的时候,设计所那帮人正在餐厅用餐,都是年轻人,彼此间笑笑闹闹的,氛围很是轻松。

  唐希恩从客厅经过时,被眼尖的路航瞧见,路航朝她喊:“唐律师,你吃饭了吗?”

  她停下,客气:“我在外面吃过了,你们慢用。”

  不过说一句话的功夫,她一眼就看中坐在人堆里的傅时御,他穿着纯正的法式白衬衫、烟灰色细格纹西服搭配钨灰色领带,既年轻,又耀眼。

  此时,他也看着她,深邃的目光直直穿过群人,钉在她脸上。

  她敛了敛眼底的惊艳,上楼。

  将闹钟定好,她安心睡了个午觉。起床后,收拾好行李,敲门声及时响起。

  站在门外的傅时御,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接过她手中的行李袋,兀自走在前头,似乎正跟电话那头的人交涉着什么重要的事。

  唐希恩默契地跟在他身后,直至上了车,傅时御才将电话挂上。

  坐在副驾的路航转头看傅时御,斟酌:“傅总,当初跟‘霍氏’签约的时候,霍桀先生明确要求过,要您担任总设计师,这项目才给咱们。”

  “是谁跟‘霍氏’签的约?”

  路航低声:“陆总。”

  傅时御黑脸:“谁跟他们签的约,让他们找谁去。”

  路航嘀咕:“如果毁约,那违约金也是算在SY头上……”

  唐希恩这就听明白了,原来是SY的副总陆淮私下跟人签了合同,还在傅时御未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答应对方傅时御将出任总设计师,结果到傅时御这边,傅时御不乐意了,似乎有毁约的打算。

  对方敢提出要傅时御担任总设计师,说明这个项目的标的额绝对不低,那么毁约的话,势必得付出比设计费高几倍的违约金。

  唐希恩替傅时御肉疼,小声建议:“那个……不要跟钱过不去嘛!能做就做吧。”

  傅时御没应声。

  男人一般忌讳女人在自己的事业上指手画脚,傅时御此时并未对唐希恩的插嘴表现出反感或不悦,眼力见极好的路航这就明白了。

  他将希望寄托到唐希恩身上,“唐律师,您帮忙劝劝傅总吧!其实他行程上是可以的,反正北海这边的考察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设计部忙活的事了。傅总他完全可以拨出时间做‘霍氏集团’的项目。”

  “对啊,”唐希恩赞同,“你这不是有时间吗?干嘛非要毁约呢?毁约不仅得付违约金,也得考虑对企业形象的影响,万一对方起诉的话,更是麻烦事一桩。”

  傅时御始终闭口不言,唐希恩劝了会儿,见他不为所动,也懒得再费唇舌。

  进了机场,在候机厅,傅时御又去旁边打电话。唐希恩远远看见他脸色不太好,似乎很烦躁。

  “唐律师,”路航走过来,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低声,“你那个民宿的项目,能不能缓缓?”

  “嗯?”唐希恩一愣,反问,“怎么说?”

  “‘霍氏集团’这个项目,傅总之所以不愿让步,大约是想留时间做你的项目。”

  路航这么说,唐希恩就听懂了。她反问:“可你怎么知道你们傅总不是因为确实不想做‘霍氏’的项目呢?”

  “陆总接的项目,傅总以往再不乐意,也会硬着头皮去做。但这次他态度坚决,我猜应该是因为他前几天答应了帮你做民宿的项目,所以这次才会推了‘霍氏’的。”

  “这……”唐希恩犹豫了,毕竟她好不容易才得到傅时御的首肯,还以为回去后,民宿的设计和动工就能提上日程,眼下有人插队,等排到她,不知又是什么时候。

  她没答应路航,只说回去同傅时御商量一下再说。

  午后的阳光从航站楼挑高的玻璃墙洒进来,傅时御一手抄兜,另一手拿着电话,身影挺拔地站在那儿。

  他时而看着外面起起落落的飞机,时而转身看向候机厅。

  唐希恩隐约感觉出他看着这边,但背光的角度,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确定他是在看自己,还是看着所有人。

  窗外炽橘色的阳光,热烈笼罩了他周身,他像是宇宙中最闪耀的那颗星球。唐希恩突然觉得这一幕很有意境,拿起手机,拍下自己为傅时御拍的第一张照片。

  只是这张照片,看不清片中之人是谁,只依稀可以看出,那是个身高腿长,气质极好的男人。

  飞机起飞前,傅时御终于挂了电话,但立刻又拿起平板看图纸。

  唐希恩和他并排而坐,踟躇片刻,问:“你为什么宁可赔钱,也不接‘霍氏’的项目?”

  “没空。”

  “是因为民宿的事?”

  傅时御没答,唐希恩纠结片刻,说:“如果不是很久,我可以等的。”

  “‘霍氏’这次要开发东北部的第一个民用机场,连着机场的片区要一次性开发,不仅会配套一般商住房、高端别墅,甚至商业区也要一并开发。我如果做了这个项目,那不是一年两年可以结束的事情,且到时候可能还要常驻东北。”

  唐希恩咋舌,反应极快:“那还是先帮我弄民宿,反正我就小小一块地,耽误不了你多久时间。‘霍氏’的事情,你再跟人家好好商量商量,能做就做,千万别跟钱过不去。”

  傅时御无语,敢情自己说了那么多,她都没抓到重点?

  沉吟片刻,他说:“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从‘观韬’辞职。”

  唐希恩诧异,转念一想,又淡淡笑了下:“我在‘观韬’上班,你帮我设计民宿,这二者之间有什么矛盾关系吗?”

  傅时御抬眸,静静看着她的眼睛,仿佛要看进她的心里。

  片刻,他复又低头看文件。

  文件翻过一页,他淡淡道:“没什么矛盾关系。但我的要求仅此一个,可以接受的话,等你腿好了,我们立刻启程前往民宿项目地。不能接受,这个事情就此作罢。”

霏倾

跟工作有关,傅所长态度是比较严厉谨慎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