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96 连呼吸都香喷喷的仙男

暗糖难防 霏倾 2413 2019-05-06 00:05:00

  096

  唐希恩还想追问,飞机恰好在此时起飞,轰鸣声阵阵,她只得收了话,仔细斟酌傅时御的用意。

  她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傅时御这次铁了心要与黎太太对簿公堂。这也就意味着他与黎韬、甚至“观韬”都是对立关系。所以,他希望她从“观韬”辞职,是为避嫌?毕竟官司进行到庭审阶段,极有可能需要她出庭作证。

  她又想到自己早些时候就答应过乐蔓,民宿盈利之时,即是她从“观韬”辞职之日。既然早晚都要离开“观韬”,那何不现在就答应傅时御?毕竟有他担任民宿的总设计师,民宿将来的盈利还是很稳定的……

  飞机驶入平流层,周围安静下来。

  唐希恩解开安全带,身体一侧倾向傅时御,定睛看了他片刻,低声:“我答应你。”

  “答应什么?”傅时御仍旧垂眸盯着文件。

  唐希恩:“离开‘观韬’。”

  “很好。”严肃了大半日的傅时御,终于淡淡勾了勾唇。

  确定了合作意向,再来就是谈报酬了。

  因为傅时御只说愿意为民宿做主体设计,并未表示是否接受唐希恩当初提出的干股作为报酬的提议。

  唐希恩只能再摊开了讲:“那现在来谈一谈你的报酬问题?就像我之前说的,给你百分之二十的干股,以技术入股的名义,作为你担任民宿总设计师的报酬。”

  她口气很真诚,目光亦殷切,然而傅时御却没有丝毫考虑,直接、干脆地回了句“不用了”。

  他口气很淡,并未流露出任何情绪,但唐希恩莫名觉得他是在看衰民宿赚不了钱,所以抱着一种“反正也分不到红,要什么干股”的心态。

  唐希恩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仿佛被人当众打脸。她此时特别希望自己是个亿万富翁,当场撕一张几百万的支票甩给傅时御。

  可回到现实,她和乐蔓目前确实没能力支付他一大笔设计费。

  怎么办呢?

  唐希恩托腮想了一会儿,从包里拿出记事本,翻开一页,刷刷写下几行字,签了名,这才撕下来递给傅时御。

  傅时御瞥了一眼,失笑:“这是什么?”

  唐希恩收笔,语气颇为自豪:“我工时费不便宜的哦,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执业以来,胜诉率百分之百!”

  “所以?”

  唐希恩这就将傅时御手中的字条抽走,对折再对折,折成一个小小的正方形,“将来吧,你有什么难办的案子,拿这张来找我,我保证不收你半分钱,一定帮你把案子处理好!”

  傅时御挑了挑眉,按住正在自己上衣口袋里捣鼓的小手,轻轻抽出字条,摊开仔细看了会儿,调侃:“你不是要去做民宿老板了么?给我这张,不是空头支票吧?”

  “才不是,”唐希恩扯了扯唇角,笑容颇为无奈,“要是一开始就打算全职做民宿,那我还读什么博士?民宿到时候会交给乐蔓和我妈经营,我只是有时间去代班一下。”

  “所以你做民宿只是为了让阿姨有个事情做?”

  “这是一个原因,”唐希恩顿了顿,抿唇道,“你去过阮家,应该知道我不是阮福生亲生的,阮家父子容不下我,基本上,我算是个没有家的人。当然这个‘家’是狭义上的,指由‘有血缘关系的人员组成的社会生活单位’。”

  她情绪平静,逻辑清晰,语气稀松平常得像是在讲别人家的事。

  傅时御想起在徊城的一切,也能猜到她能拥有如今的通透,是用多少心如刀割、恐惧无措的日夜练就的。

  他敛了敛眼底的情绪,淡笑:“狭义上的‘家’,也可以是由‘无血缘关系、但有法律关系的人组成’。比如,夫妻。”

  “是这样没错,”唐希恩自嘲地笑了下,“只可惜我是不婚主义者。”见傅时御没说话,她补充:“所以,民宿还是我将来养老的地方。”

  傅时御听后陷入思考。默了片刻,他问:“乐蔓也是不婚主义者?”

  “是。”

  ……

  晚上八点,飞机准点在首都机场降落。

  一步出舱门,唐希恩立刻被外头刮着的大风逼得后退一步。

  她身穿一件不到膝部的衬衫裙,虽然披了风衣,但刺骨的寒风还是从她光溜溜的腿部肌肤钻到心间。

  她看了眼乌漆嘛黑的天空,打了个哆嗦,感叹:“冷空气来了。”

  话音刚落,身上蓦然一暖。

  沾染着男人体温的长风衣披在她肩头,她顿觉身心都暖和起来。

  男款风衣要比女款长一些,加之傅时御身高超一八五,故而他的风衣穿在唐希恩身上,倒是能盖上三分之二的小腿。虽然没有长羽绒保暖,但好歹抵御了寒风。

  唐希恩感激地看了一眼只穿西服的傅时御,轻声:“谢谢。”

  傅时御揽着她走出舱门,上了摆渡车。摆渡车上满当当的人,他一手抓着吊环,一手将她护在胸前。

  她双手拿着肘拐,在车体的前进惯力中,身体容易失衡,便只能将身体轻靠在他怀中。

  傅时御高她将近20公分,她穿着平底鞋,俩人贴身而站,她只到他下巴处,目光所及是他扣得郑重的领带和衬衫。

  看上去真有些禁欲呢。

  摆渡车摇摇晃晃的,她的身体也跟着被晃动。

  百无聊赖中,她扬起脸看他。

  他下颌线条紧绷着,琥珀色的瞳仁幽深地直视前方,五官深邃而英俊,是那种只稍看一眼便难以忘记的类型。

  唐希恩想起第一次见面,当时就被这样英俊的他惊艳到了。

  拥有这种姿色的男人,气质注定是冷淡疏离的。果不其然,第二次见面,他冷得让她如置冰窖,包括之后的很多次见面,他都一副冷冷淡淡,爱搭不理的样子。

  她其实已经不记得他们是什么时候从相敬如宾过渡到没脸没皮的,好像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这大概就是共处的魔力吧!能让两个毫无感觉的陌生男女,变成最后的暧昧不清……

  唐希恩盯着傅时御领带上的波点发呆,后面有人撞了她一下,她不得不更靠近他一些。

  他的怀抱很温暖,让浑身冷得起鸡皮疙瘩的唐希恩感到很舒服。这种舒服,就像在寒冷的冬天,冷得发抖的身体突然被一盆热水浇透,暖和都得心肝都会打颤。

  唐希恩想抓住这种感觉,不由自主往傅时御身上偎近一些。他身上的味道很特别,是一种糅合了檀香与皂香,清新淡雅,不拖泥带水的味道。

  那是独属于他的味道,经过同床而眠的那一晚,唐希恩印象深刻。

  想起那个草莓味的吻,她暗叹:真是个连呼吸都香喷喷的仙男啊!

  这么香的他,一点都不像满嘴烟酒臭味的凡男呢!

  唐希恩抿唇偷笑,却在下一瞬,突然想起在“御府会”的那次见面,满屋子的雪茄青烟。

  她知道黎韬是不抽雪茄的,那就只能是傅时御抽。

  可住一起一个月,她却从来没见他在家里抽过烟,甚至家中也没任何烟灰缸。

  “你现在不抽雪茄了吗?”她问。

  他闻言垂眸看她,唇边有淡淡笑意,“不在你面前抽而已。”

  “为什么?”唐希恩好奇。

  他笑:“二手烟么,对你不好。”

霏倾

两章合一(2411字);现在还没入V,所以每天都是更新两千字左右哈,等入V了会多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