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97 肢体行为可以勉强

暗糖难防 霏倾 2413 2019-05-07 00:05:00

  097

  摆渡车到航站楼,路航和其他设计师去拿行李,傅时御带唐希恩先走。

  拿了行李的路航很快追上来,小声道:“陆总的车子在外头,咱们出去直接上车刚好。”

  傅时御冷笑:“今天刮的什么风?”

  路航:“傅总,今天刮的是北风。”

  傅时御黑脸。

  唐希恩见气氛不对,赶紧出来打圆场:“陆总是谁呀?”

  路航:“陆总是SY的常务副总,也是傅总在剑桥大学的同学。”

  唐希恩听言诧异:“你们傅总不是伦敦大学的吗?我看杂志上是那么说的啊。”

  路航愣了几秒,笑道:“杂志写的可能是傅总硕士时期的学校吧,那是伦敦大学没错。”

  唐希恩这就懂了。原来傅时御是建筑学博士。

  在世界知名大学取得博士学位,需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唐希恩再清楚不过,她突然发现,傅时御在某些地方,或许和她一样……努力。

  或许,他是因为理解她的不易,所以才在某些事情上对她网开一面?

  走出航站楼,唐希恩被外头呼啸而过的北风吹得一下站不稳,身体往傅时御那侧倾了倾。傅时御顺势搂住她,朝停在路边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走去。

  迈巴赫后备箱盖缓缓升起,从主驾位下来的陆淮朝他们走来,动作殷勤地帮他们把行李拿到后备箱。

  傅时御打开后座车门,让唐希恩先坐进去,然后拿着她的肘拐放到后备箱,这才再绕到另一侧上车。

  “嘭”一声,后备箱盖被重重关上。

  车子很快驶离机场范围,陆淮朝后视镜中的唐希恩咧嘴一笑,态度热络:“唐律师,又见面了啊?”

  唐希恩也回以客气的微笑:“陆总晚上好,真是不好意思,还劳驾你过来接机。”

  “为美女服务,再忙也得过来!”陆淮满脸堆笑,“话说我上次见到你还是在所里呢,这才个把月吧?你怎么看上去又漂亮了?”

  明知陆淮这句话只是客套,唐希恩却仍佯装惊喜:“真的吗?可能是最近停工,睡眠充足,人就显年轻了。”

  其他姑娘被帅哥恭维漂亮或许会害羞或局促,唐希恩却一反常态,落落大方地将话题引到工作及生活习惯上,此举很快招来陆淮的共鸣,热络的聊天气氛得以维持下去,一点没冷场。

  陆淮诧异:“停工?怎么回事?”

  “我脚不是骨折了么?请假一个月。”

  陆淮点点头,又说:“说起睡眠啊,我们做建筑的和你们做律师的一样悲催。碰上赶项目,连续几天通宵都是正常的。”

  他伸手扒拉了一下自己的法令纹,丧道:“前几天,我突然发现泪沟和法令纹都出来了。本来我这年纪不应该的……”

  他还说自己去医院咨询过,要解决泪沟和法令纹的毛病,得打玻尿酸。唐希恩这就告诉他,泪沟可以用外科手术解决,千万不要往体内注射东西。

  俩人聊了一路医美,直到下车时,都没掰扯清楚陆淮的法令纹该怎么处理。

  进了电梯,沉默了一路的傅时御忽然淡淡开口:“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健谈,跟第二次见面的男人也能聊一路?”

  唐希恩冷哼:“这不叫健谈,叫正常社交!”

  傅时御不满地睨她:“搁我这儿,你社交怎么不正常了?”

  “……”唐希恩嫌弃地撇了撇嘴,反驳,“人与人之间是讲究磁场的,咱们磁场不对,自然话不投机咯。”

  傅时御:“亲都亲过了,你跟我说磁场不对?”

  “……”唐希恩缓了缓心中那股想掐死他的冲动,清声,“肢体行为可以勉强,精神世界无法凑合。”

  “行吧,精神世界这块我就不强求了。”傅时御垂眸,高大的身躯逼近她。

  唐希恩被逼得直接退到电梯墙角,退无可退之下,她烦躁地抬头瞪他,“你要干嘛?”

  傅时御抬手抚上她的脸颊,大拇指指腹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摩挲着,琥珀色的眸子幽深,声音微沉,“你说的,肢体行为可以勉强。”

  唐希恩被他气得脑仁疼,一把挥开他的大猪蹄子,但又不敢跟他翻脸,毕竟民宿的设计图还没拿到。

  另一厢,陆淮顺路送路航回家。

  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摸着下巴,连连嗞了几声:“不对啊!唐律师怎么跟阿御一起上楼了?俩人住同一幢?”

  “唐律师住在傅总家里。”

  “我去!”陆淮突然大叫一声,“那唐律师不是当妈的人了么?”

  路航笑里有几分暧昧,“傅总正追她呢,追得起劲,依我看,当妈那事儿应该是个误会。”

  陆淮赞同:“你别说,这俩人看上去还挺配。就是这个傅家门不好进啊……”

  他点到即止,没再往下说。

  路航也摇头,神情颇为惋惜。

  ……

  下了电梯,回到熟悉的屋子,唐希恩心情很快又好起来,很快忘了刚才跟傅时御在电梯里斗嘴的事,又狗腿地跑去问他:“你晚上要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傅时御正在衣帽间整理衣服,边往衣架上挂衬衫,边说:“冰箱里没什么菜可以煮了,叫外卖吧。”

  “外卖啊,”唐希恩想了下,说,“好,那我让乐蔓顺路去‘老北记’打包点羊蝎子吧?”

  “……”傅时御突然感到胃部一阵抽痛,但又不想说自己其实吃不了羊蝎子,只得转移话题,“你没跟我说乐蔓要过来。”

  唐希恩“唔”了声,莞尔:“我现在跟你说了呀?怎么,不让乐蔓过来吗?”

  傅时御反问:“我说不让,你愿意听?”

  “当然不听啦!”唐希恩开开心心地掏出手机给乐蔓打电话。

  傅时御洗好澡出来,见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刷手机,便就擦着头发过去坐下,问:“在看什么?”

  “淘宝,打算买几双拆石膏后穿的平底靴。”

  傅时御点点头,默了片刻,又问:“你现在有时间?我们谈一谈。”

  “有时间!”唐希恩迅速坐起身,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要谈什么?民宿的事情吗?”

  她现在心里只有民宿,已经忘了第一次接吻过后的翌日,他跟她说过的,项目忙完,要好好谈一谈。

  傅时御心里不是滋味,但仍强迫自己要稳住。他说:“民宿项目的考察时间,安排在你拆石膏之后。”

  唐希恩好奇:“到时候我是不是要带你去看地?然后要不要买几个安全帽带上?”

  “是,我们要一起去看地,还要看看周围的环境。如果方便,你也可以带我去几处你喜欢的民宿看看风格,我找一下你喜欢的感觉。”

  说起这个,唐希恩就有很多话说了。刚列举几处自己住过的民宿,门铃响了。

  傅时御去开门,见是提着羊蝎子的乐蔓,眼底有细微情绪快速闪过。

  唐希恩跟乐蔓去厨房准备羊蝎子火锅了,傅时御回书房,人一坐下,猛然发现,唐希恩刚才是在转移话题。只是她转移得太自然太巧妙,以至于他一时间没有发觉。

  意识到她不想再提起那天晚上同床而眠的事,傅时御一阵心烦,闭眼思考了片刻,拿起手机发出一条信息。

  「帮我查个人:乐蔓,90年前后出生,独立歌手。」

霏倾

焚香沐浴后的傅香香准备表白啦,结果却被道行更高的唐人精完美避开,好无奈呀!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