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98 夜出

暗糖难防 霏倾 2233 2019-05-08 00:21:45

  098

  晚饭时,乐蔓终于还是发现唐希恩脸颊上的细微刀痕。

  唐希恩边给傅时御使眼色,边搪塞:“就有一次我在厨房切菜,然后那个菜刀口面向着外面,刚好我又弯腰下去拿东西,猛地站起身,一不小心就被划了一道……”

  乐蔓半信半疑地看了傅时御一眼,见他神色淡然,仿佛此事就如唐希恩所说,只好暂且相信。

  唐希恩冷汗涔涔地拉了拉衬衫裙的领口,防止乐蔓发现她脖子上也有刀口。

  一顿晚饭在各怀心事中结束,唐希恩去洗澡,乐蔓帮忙。洗好澡出来,唐希恩坐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边看夜景,边让乐蔓吹头发。

  “我肚子又饿了,”她抚着肚皮,“蔓蔓,你去把剩下的羊蝎子热一热,我要当夜宵。”

  “行。”乐蔓将吹风机收到绒布袋里,起身去厨房找了一圈,没找着,便就站在餐厅问,“冰箱里没有,还有其他地方放剩菜吗?”

  “没了,剩菜都放冰箱里。”说到这里,唐希恩突然想起,在这边住了一个月,就从没见过剩菜剩饭的影子。

  她起身,打算去厨房看个究竟,刚好碰见从房间走出来的傅时御。

  见傅时御换上外出服,手里还提着笔记本,唐希恩微愣:“你要出门?”

  “嗯。”傅时御走去玄关穿鞋。

  唐希恩跟过去,“你把吃剩的羊蝎子放哪去了?”

  “倒了。”

  “……”唐希恩无语,“真是暴殄天物啊!热热还可以吃的,我饿了……”她边念叨边朝厨房走,想再去冰箱找找其他食物

  “我给你带吃的。”傅时御轻声说,但唐希恩已经进了厨房,也不知听到没。

  他去楼下商场里的星巴克。一进门,坐在隐蔽卡座的简宁朝他招手:“时御哥,这边。”

  他敛了敛眼底的不耐,拿着笔记本朝简宁走去。

  “时御哥,真不好意思,我笔记本突然坏了,上不去公司后台,只能借用你的登录一下了。”简宁说。

  “这么晚还上公司后台做什么?”傅时御将笔记本放到桌上。

  简宁接过,温婉笑道:“下午在飞机上有一些构思,打算晚上熬夜做好,明天就可以拿出来讨论了。”

  “辛苦了。”傅时御态度冷淡,好像并不是很关心。

  简宁打开笔记本,“其实时御哥你不用特地出来的,我本来就到你家附近了,上去借用一下电脑,也不影响你休息。”

  她说得简单,其实目的不过是想确定唐希恩是否真住在傅时御家,谁知人都到楼下了,傅时御一句“不方便”,直接把电脑带下来。

  计划落空,但能碰到傅时御的电脑,她仍觉得不虚此行。

  电脑锁着密码,简宁问:“时御哥,密码是多少呢?”

  傅时御回神,将电脑挪过来,在键盘上快速敲了几下。他敲太快,简宁没看清楚,只依稀瞧见最后三个键似乎是“Y-C-R”。

  简宁失魂,直觉告诉她,那三个字母缩写,应该是某人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拿回笔电的那一刻,她立马打开word,在上头用“Y-C-R”拼字,但凡她能想到的傅时御所认识的异性名字,她都翻出来拼了一遍。

  可惜拼了半天,都无法拼出一个符合的。她也知道自己行为愚蠢,可怎么办,傅时御的私生活她一无所知,只能用这样蠢笨的方法。

  她转而去查看傅时御的硬盘和文档,一无所获。傅时御这部电脑是工作用,没放半丝私人信息。

  一小时后。

  简宁还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一直看着手机的傅时御揉揉发胀的眼睛,问:“你差不多要好了吗?”

  “啊?”根本没在处理工作的简宁惊慌回神,“快好了!”

  傅时御淡淡扫了她一眼,视线复又看向手机。他打算给唐希恩带点宵夜上去,但又不知道她想吃什么。

  “如果想知道一个人喜欢吃什么食物,除了开口问,还有什么方法?”他问。

  简宁:“方法有很多的,比如看看对方的朋友圈、微博,或者其他社交软件。”

  “原来。”傅时御笑了下,大拇指移到微信客户端,只可惜刷完唐希恩为数不多的几条朋友圈,都没见她分享过任何关于美食的信息。她的朋友圈,大部分是跟法律相关的转发。

  傅时御这就想着去找唐希恩的微博,但他上次搜她名字时就没找到她微博,可能她用的是跟名字无关的昵称,所以搜不到。

  他本想作罢,随便给唐希恩和乐蔓带点星巴克的甜点上去。突然,脑子灵光一现。

  乐蔓是半个娱乐圈人士,肯定会有微博实名,只要去乐蔓的微博里找找看,肯定能顺藤摸瓜找到唐希恩的微博。

  果不其然,乐蔓最新一条微博,是一只站在宠物秤上的布偶猫,内容写着:「你闺女自从跟我过,一个月胖一公斤!你说我这干妈称职不?@欢喜糖」

  欢喜糖?

  傅时御笑了,知道这位“欢喜糖”就是唐希恩,点进相册一看,果然看到几张唐希恩的个人独照。

  照片背景在哈佛大学,唐希恩穿着红领黑袍的博士服,手捧白蔷花束与学位证书,黑色的证书封皮上有烫金的“HARVARD LAW SCHOOL”。

  她戴着普通的黑色金属框镜,及肩长发温顺地垂在颈间,笑得明媚阳光。出现在镜头里的纤纤十指修长白皙,指甲圆润整洁,没有半丝奇怪的颜色。

  傅时御盯着这张照片出神,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时御哥?”简宁唤了一声。

  傅时御回神,下意识关上手机屏幕,神色迅速恢复一贯的冷淡,“你好了吗?”

  简宁面露难色:“其实没好,但是时间好像不早了,一直坐在这边等也不是个事儿,干脆我到你家用电脑,你可以先去休息,这次去北海怪累的。”

  傅时御蹙眉,心间的喜悦被眼下的烦躁取代。

  搁在桌上的修长五指有节奏地敲击了几下桌面,他下最后通令:“快十点了,你没弄完人家也要打烊了。有灵感是好事,但也要分场合。既然电脑坏了,那就不要逞强。”

  他口气很奇怪,不仅有平时的严肃,甚至还有一丝不耐和责怪。简宁听出来了,巨大的委屈瞬间涌上心间。

  傅时御却没看出她情绪不对,或者说他打从进来,压根就没多看她一眼。

  简宁双眼湿湿地看着傅时御走去柜台,点了一些甜点打包,眼泪瞬间从眼角滑落。傅时御从来不吃夜宵和甜食,更别提在大晚上吃甜点了。

  她百分百确定,他肯定是真的跟唐希恩同居了!

  修得精致犀利的美甲深深陷进手心,简宁合上电脑,朝傅时御走去。

  

霏倾

这个简宁是女配之一(属于炮灰女配,不是实力女配,实力女配还没出来)。她跟傅所长青梅竹马,因为喜欢他所以念了建筑,到他的设计所当设计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