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99 想不想和做建筑的试一试?

暗糖难防 霏倾 2019 2019-05-09 00:07:33

  099

  简宁走过去,将电脑还给傅时御。

  傅时御颔首,“回去注意安全。”他提着打包好的甜点,正打算回家。

  简宁却没往相反方向走,而是追上他,边跟着他走,边问:“时御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请说。”

  “你真的跟唐律师住在一起吗?你们是恋人关系?”

  傅时御脚步顿住,侧头看向简宁,目光冷冽。片刻后,他面无表情说:“你这是两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说罢,他很快拐弯走进电梯间,搭乘商场电梯,再转梯回家。

  进门的时候,唐希恩和乐蔓在客厅看美剧。唐希恩头靠在乐蔓肩上,手臂还亲昵地环着乐蔓的腰。

  傅时御眸色微动,换好拖鞋,将手上的纸袋轻放在茶几上,“带了些星巴克的甜点。”

  唐希恩闻声凑过来,立马打开袋子,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后,欣喜地“呀”了一声:“这都是我爱吃的诶!”

  乐蔓睨她,失笑:“不是刚吃了拉面吗?还吃甜点?胖死你。”

  “唔,”唐希恩抓起一块重芝士,小心翼翼尝了一口,“还不错呀!”说着,举到乐蔓面前,乐蔓就着她吃过的位置又咬下一口。

  乐蔓这次要陪唐希恩住三天,傅时御便就打算连着三天都住在设计所,毕竟家里多了一个不算熟的姑娘,实在不方便。

  而针对乐蔓的调查,也有消息了。

  乐蔓来自Z市,家境殷实,只不过她母亲死得早,父亲再娶,她在家中成了多余。从Z大毕业后,开始了北漂之旅,一开始帮艺人写写民谣,后来因为外型出色,被经纪人包装成了独立歌手。两年前,乐父身故,她分得一点微薄的遗产,拿着那笔钱,在南湾郊外买了一块地皮。

  傅时御想起唐希恩第一次邀他做民宿主体设计时,提到民宿的项目地就在南湾郊外,想必,那块地皮的主人就是乐蔓。

  这些都没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乐蔓是个深柜。

  傅时御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看完调查报告的第一时间,他立刻回了公寓。见只有唐希恩一人在家,他问:“你朋友呢?”

  “蔓蔓啊?”唐希恩将叠好的衣服放进行李箱里,“她临时有通告,中午就走了。”

  “你在收拾行李?”

  “嗯啊,”唐希恩将放得满满当当的行李箱扣上,推到一旁放好,这才站起身说,“我明天早上拆石膏,打算明天下午搬家。”

  “搬哪去?”

  唐希恩莞尔:“搬回我自己家呀!大门已经换好了,这下没人能闯进来了!安全得很,你放心!”

  话落,她走过来,将手放到门把上,对着傅时御笑了下:“我想睡了,明天要早点去医院。”

  “明天我陪你一起……”话没说完,房门关上了。

  傅时御沉沉叹了口气,本打算再敲门,手抬到半空忽然顿住。

  她在逃避。

  时机不对。罢了。

  他回房,想到唐希恩明天要搬走,一夜无眠。倒是想出几十种要她留下的借口,但最后又因为太过蹩脚而被他一一否决。

  ……

  翌日,傅时御起了个大早,因为唐希恩昨晚也没表态是否愿意让他陪着去医院,所以他一早就起床、做好早餐,坐在餐厅里逮她。

  结果说要早点去医院的人,照旧睡到九点多才起来,且看上去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见她在家里飘来飘去的,傅时御被气笑,“过来吃早餐了。”

  “嗯?”似乎是没想到他还在家里,唐希恩愣了好一会儿,才问,“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去上班?”

  “我带你去医院,”傅时御口气淡淡,“不过你昨晚不是说今天要早点去医院吗?怎么还睡到这个点?”

  “预约的十一点。”

  “……”还真的是在逃避。

  吃过早饭,唐希恩又在房里捣鼓了好半天,直到时间快来不及了,这才磨磨蹭蹭、一脸不开心地出来。

  俩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谁都没说话,气氛安静得很尴尬。

  唐希恩盯着不断变化的数字,面上虽平静,内心早已一片惊涛骇浪。

  因为打从电梯门一关上,傅时御就主动牵住了她的手。她试着要抽出,却是被他攥得更紧。

  电梯缓缓下降中。

  “唐希恩……”傅时御忽然轻轻唤了一声。

  唐希恩吓一跳,这还是傅时御第一次喊她名字呢,虽然连名带姓地喊有点无礼,但胜在他声音好听,也就没那么惹人反感了。

  她回神,佯装惊讶,澄澈的眼睛对上电梯反光墙中傅时御深邃的眸子,问:“什么事儿?”

  傅时御:“你谈过几次恋爱?”

  唐希恩不答反问:“你问这这个做什么?”

  傅时御眸光深深地看着她,忽然笑了下,“你看不出我对你有兴趣?”

  唐希恩大骇、警惕,刚在脑子里琢磨着要怎么回答,“叮”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敛了敛心绪,她说:“先出去再说。”

  俩人一前一后上了车,傅时御仍旧像之前那般,体贴地帮她开车门,将拐杖放到后备箱。

  车子驶出地库,开出远远一段,傅时御玩笑般问:“谈过做建筑的么?”

  唐希恩心想:完蛋,看来今天是躲不掉了。

  她抠着指甲上的倒刺,用微笑掩饰紧张:“还真没谈过做建筑的。”

  傅时御无奈笑了下,不知该高兴俩人关系即将迎来突破,亦或是该遗憾。

  她的言下之意,没谈过做建筑的男友,但有谈过其他专业的。傅时御暗叹自己太贪心,竟期待如此优秀的她,感情经历是一张白纸。

  但她有过恋爱经历,对他来说,并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她在遇到他之前,并不是为他而活,遇到心动的人,她投入一段感情,再正常不过。

  恋爱这种事,他看得很通透。

  他侧头看唐希恩。

  初冬的阳光穿透挡风玻璃,柔柔地洒在唐希恩脸上、身上,以至于她此时看上去特别温柔、娴雅。

  傅时御心里一暖,视线回到正前方时,问:“想不想和做建筑的试一试?”

霏倾

好想扁傅所长一顿,这算哪门子表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