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100 碎裂

暗糖难防 霏倾 2078 2019-05-10 00:02:53

  100

  唐希恩拍了X片,骨裂部位愈合良好,很顺利拆了石膏。石膏是管状的,她特地让医生沿中线剪下,打算带走留作纪念。

  从医院出来,已是中午,天气很好,虽然气温不高,但是清朗、干燥、万里无云,偶尔吹来的风里夹着丝丝山茶花的淡淡香味。

  唐希恩深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心情不错。

  上车后,傅时御却没立刻启动车子,而是问:“吃了午饭再回去?”

  “那啥,”唐希恩讪笑,手按着上腹部,“我早餐吃太晚,又吃得有点多,到现在肚子还堵堵的。”

  傅时御无奈,只得直接开车回家。

  俩人一路都没再多说话,气氛十分尴尬。

  车子驶过热闹的街道,有人在卖花,有人在吆喝驴打滚。唐希恩支着下巴看热闹,她一个月没出过街,这样的烟火气好像很遥远了。

  车子驶过跨海大桥,驶入地库,很快到公寓。

  唐希恩下车,接过傅时御递来的肘拐,有些不好意思地进了电梯。

  电梯缓缓上升中,傅时御淡淡开口:“打算几点搬?”

  “我再收一下尾,三点吧,也不能太晚,回去还得收拾一下呢。”唐希恩说。

  傅时御点点头,“我下午会在家,帮你一起搬吧?”

  唐希恩连忙拒绝:“梓洲和乐蔓会过来,就不麻烦你了,你也怪忙的。”

  其实在昨晚,秦梓洲就说了今天要一早带她去医院,她当时不知在想什么,下意识就拒了。

  现在想来,她好像是想把时间留给傅时御,想跟他最后独处一天,顺便告别,虽然她也不确定傅时御会不会陪她去医院。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傅时御会在狭小的电梯里,没头没脑地问她要不要跟做建筑的试一试?

  什么叫“试一试”?

  她当然说不要了!

  然后他就没再说什么,但可以看得出心情不太美妙。

  也是,他这种姿色、这种身价的傲娇高岭之花,接受不了被女生当面拒绝的吧?

  ……

  虽然才住一个月,但零零散散的东西收拾起来,还真不简单。唐希恩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将自己留下的痕迹消除干净。

  把最后一个无纺布袋的拉链拉好,三个大行李箱整齐划一排成一排,唐希恩长长呼了一口气:“大功告成!”

  她又转身去收拾床铺,将脏床单、被套和枕套都拆下来,然后拿出衣柜里干净的备用四件套换上去。

  傅时御过来喊她去吃午饭,见她正费力地换被单,半个身子都钻进被套里,仅留下纤细的腰和浑圆翘挺的屁股在外面,心瞬间被什么击中,肾-上-腺-素急剧分泌,血液欢腾地在血管里来回穿梭。

  他稍缓心神,走过去,从她身上拿下被套,熟练地将被子的两个角固定好,长臂一展,被子上下扇动几下,很快就平整了。

  站在一旁的唐希恩搓着小手手看他,尴尬笑道:“没想到你这么会装被单。”

  傅时御轻轻“嗯”了声,动作娴熟地将四件套分别装好,看了眼整齐放在角落的行李箱,说:“吃了饭再走吧。”

  “好啊。”

  唐希恩爽快应下,傅时御却没立刻离开。

  彼时,午后阳光正炙,唐希恩站在窗边,初冬的暖阳幽幽地洒在她身上,显得面目格外温柔。

  那团温柔的颜色在傅时御眼前弥散开来,形成一片光晕,他想伸手拥住,却发现什么都抓不住。

  傅时御猛然回神,房里只剩他一人。他追出去,厨房里立着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

  唐希恩盛了两碗米饭走出来,朝他笑:“饭盛好了,来吃吧。”

  这一瞬,他恍觉自己掉入平行世界,在那个世界,或许唐希恩已经跟他在一起了。

  内心有些酸涩,有些无奈。傅时御压了压情绪,平静坐下,与唐希恩吃最后一顿饭。

  唐希恩盛了一碗汤给他,笑得客气:“这一个月真的特别感谢你,不仅在生活上照顾我,还帮了我三个大忙,我简直无以回报。”

  “你说这话,是真的不打算报答我了对吧?”傅时御唇角抿起一丝淡淡的弧度,眸色幽幽地看着她。

  唐希恩仍是笑:“我说过了,你有解决不了的案子,我一定会尽力帮你。”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案子……”话到这里,傅时御顿住。

  罢了,死缠烂打不是他的风格。

  唐希恩像是给面子似的又冲他一笑,大方道:“不是案子的事情也可以的,总之你将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她这话也是客套客套的,傅时御能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她找傅时御帮忙还差不多。但面上总要客气一下的。

  傅时御没再说什么了,静静吃饭,他用餐时一向不多言的。

  唐希恩偶尔偷偷打量他。

  他穿着藏蓝色的开司米毛衣,浓密的深棕色头发自然蓬松地落在额边。他的眉毛很浓,眼窝略深邃,眼眸明亮而犀利,是真正的“剑眉星目”。他咀嚼食物时嘴唇紧闭,从不发出任何奇怪的声响,很优雅很绅士,看得出家教良好。

  这样的高岭之花,跟自己怎么可能是一路人呢?或许他也知道他们难以长远,所以没有正式的表白,只问她要不要试一试吧?

  唐希恩自嘲地笑了下,抬眸,瞬间对上傅时御看过来的眼神。

  她的瞳仁有片刻瑟缩,但很快定了心神,朝他扬起一贯明媚的笑:“很高兴认识你!”

  傅时御却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脸颊边有狠咬后槽牙的痕迹。

  她有些尴尬地收回笑意,低头继续吃饭。

  三点一到,门铃响了。

  唐希恩搁下筷子,开心道:“乐蔓和梓洲过来了,我去给他们开门禁。”

  这处高级公寓是入户电梯设计,客人要么持门卡才能进电梯,要么在电梯外通知主人开门禁。

  唐希恩开了门禁,又把大门打开,然后来餐厅收走自己的碗筷。她不吃了,傅时御便也就没心思用餐,干脆跟她一起收拾。

  收拾到一半,乐蔓领着一个年轻斯文的男人进来。

  唐希恩立马迎上去,与对方拥抱,娇娇柔柔地喊了声:“梓洲……”

  俨如小别的热恋情侣。

  傅时御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霏倾

亲妈只想说俩字:“活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