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101 失眠

暗糖难防 霏倾 2403 2019-05-11 00:45:30

  101

  傅时御送他们下楼,目送唐希恩上了秦梓洲的车,直到那辆白色路虎越走越远、最后成为一个白点,他才返回家中。

  他在玄关换鞋,习惯性去看躺椅,唐希恩坐在上头边擦头发边看风景的情景,仿佛前一刻才发生,以至于他记忆犹新。

  他使劲摇了摇头,终还是只能接受唐希恩已经离开的事实。

  一周后。

  凌晨三点。

  唐希恩将眼罩扯掉,打开手机,眯眼看了眼时间,郁闷得翻了个身,将脸埋到枕头里。

  她已经连续失眠一周了,每天晚上九点准时躺到床上,却通常要翻到天亮才能睡着。

  不,那不能算是睡着,那只是身体实在太疲惫,大脑为了不当机,勉强休息一会儿。

  早上九点,唐希恩顶着两个熊猫眼去律所。

  林雨若贴心地送上咖啡,并提醒她,黎韬今天会来所里。

  唐希恩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连续七天,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她整个人都快当机了,此时只能想到一直在为黎太太案子奔走的黎韬,今天回律所,大概是要找刑事部的律师合计庭审策略。

  黎韬今天过来,也确实是因为黎太太的案子,但不是要找人合计,而是傅时御主动约他在律所见面。

  傅时御到的时候,黎韬还在路上,宁兰带他去会客室稍坐等待。

  “观韬”的会客室与茶水间相邻,大约是为了方便招待客户才这样设计,因此客户与工作人员共用一个茶水间。

  作为国内排名前三、国外亦有分所的综合律所,“观韬”的这番设计,实在小气,入不了傅时御的眼。

  然而,虽不入眼,傅时御今天是客人,渴了还是需要去喝点水的。桌上有宁兰端来的茶水,但他没喝。

  他去隔壁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大红袍,坐在落地玻璃边的沙发上,边喝茶,边等黎韬。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大厅来来去去的律师们,想看看会不会碰到唐希恩。但他其实知道,唐希恩所在的涉外部在楼下,没事根本不会到这一层走动。

  傅时御自嘲地笑了下,抿了一口茶。

  期间,律所的工作人员三三两两进来泡茶、聊天,虽然有注意到他一个生面孔在这边,但好似也不甚在意,只是略微压低了声音,依旧讲着彼此有兴趣的八卦。

  傅时御本无意去听,但“唐律”二字倏然闯入耳中,他还是竖起耳朵。

  “听说涉外部的唐律这次请了一个月假,黎par让财务部底薪照发呢!”

  “不是吧?所里的规定一向是请假几天,底薪和年终都按比例照扣的啊!”

  “所以说啊!黎par这次也太明目张胆了,好像还怕人不知道似的,明知道财务部是林par分管的,哈哈……”

  “这唐律该不会是黎par的小三吧?听说黎par正跟原配闹离婚……”

  那些女人边说边笑,脸上的笑容狰狞,令人作呕。

  “没有证据的事情可别乱说,小心唐律告你们毁谤。”

  突然一道清亮的警告声插入闲言碎语中,款款进来的女人穿着白色的职业套装、黑色细高跟皮鞋,长卷发绑成马尾,五官艳丽,身材亦十分傲人。

  讲着唐希恩闲话的女人们纷纷收掉话题,面露尴尬跟来人打招呼:“蒋律好。”

  坐在不远处的傅时御挑眉看向那人。

  被称为蒋律的女人慢悠悠走去咖啡机前,现做了一杯咖啡。

  机子磨动咖啡豆的功夫,她优雅转身,倚在流理台上,笑道:“唐律在B大就是黎par的学生,去了美国又做了黎par的徒弟,黎par带她入行、入所,关照她不是很正常吗?怎么扯上黎par夫妻离婚的事情了。”

  众人眼带暧昧,笑而不语。

  咖啡磨好,她拿着白瓷咖啡杯去接,抿了一口原味咖啡,这才又笑着补充:“她平时开的那辆宝马mini虽然登记在律所名下,但是给她开的时候却是崭新崭新的,为什么啊?因为没有公司会买mini当公车,只是因为她喜欢,所以黎par特地跟后勤部要求的。”

  说到唐希恩的配车,其他女职员开始愤慨了。

  蒋律漫不经心喝着咖啡,又道:“也是因为黎par的关系,她才能去美国,并且那几年一直跟着黎par接触各种不同的案件,所以“经验丰富”,堪比入行十年的资深律师。”

  她故意加重“经验丰富”四字,现场顿时低笑声四起。

  傅时御听不下去,正打算喝止那帮传播谣言的女人,却又听见蒋律说:“我说这些,目的只是告诉你们,唐律师跟黎par是有师徒交情的,而且她业务能力确实过硬,有理由享受特殊待遇,你们就别愤世嫉俗了!”

  说完这些,她搁下咖啡杯,笑笑就走了,其他人也作鸟兽散。

  她表面上是为唐希恩澄清谣言,实际上却有煽风点火之意,比那些直接吐槽唐希恩的人更居心不良。

  傅时御陷入深思,直觉告诉他,这人总有一天会对唐希恩不利。

  ……

  黎韬不久后到,听傅时御说唐希恩不打算追究黎太太的故意伤人罪,顿时松了一口气,但在下一刻,又听傅时御说“那冲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也能判个三年”后,气又蹭蹭在胸口快速聚积。

  他一直压抑的愤怒在此时全面爆发,甚至搬出傅家家主傅泰华,都无济于事。

  傅时御今天过来,本就不是为了跟他商量才来,只是想看唐希恩了,才借口走一趟。

  故而他没太理黎韬,说几句场面话,这就直奔涉外部去了。

  唐希恩正处理一件棘手的案子,加上睡眠不足,整个人又烦又躁,不顾形象地将长直发绑成丸子头。

  听见敲门声,她才从厚重的案卷中抬起头,双眼聚焦到门口的那一瞬,即刻就对上一双琥珀色的深邃眼眸。

  她愣了下,竟开心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嗨!你怎么来了呀?快进来快进来。”

  傅时御高大的身躯倚着门框,唇角抿着淡淡的弧度,双目灼灼地看着她。

霏倾

傅所长是假装坚强本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