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102 周六有时间吗?

暗糖难防 霏倾 2227 2019-05-12 00:19:55

  102

  他穿一袭深空灰西服,白色法式衬衫搭配深灰底粉色波点领带,气色和状态看上去很不错,与眼下带着青紫、模样憔悴的唐希恩形成鲜明对比。

  他优雅地走进来,在小沙发上坐下。

  唐希恩的办公室不大,配备的3+1式沙发自然也是S码,原本就不大的对方,还堆了一些案卷,以至于身高腿长的傅时御落座后,直接将逼仄的空间挤压得更小。

  唐希恩从脚底下的箱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声音难掩欣喜:“你来找我?”

  傅时御:“有点事过来处理,顺便跟你打声招呼。”

  “这样啊,那事情处理好了吗?”

  傅时御点点头,视线在唐希恩不算宽敞的办公室扫了一圈,最后在堆满案卷的办公桌上停住,“工作很忙?”

  唐希恩抿唇:“有点。”

  傅时御收回视线,下一瞬,看向她穿着黑色平底长筒靴的腿,“腿怎么样了?”

  “还行,就是站着的时候不太敢用这脚使劲儿,走路的时候有点崴。”唐希恩笑,仿若星辉的漂亮眼睛定定看着他。

  “伤筋动骨一百天,还是要多休息。”

  “是是,”唐希恩笑得客气,踟躇着,终还是问起自己最关心的事情,“那个……咱们什么时候去看地啊?”

  傅时御打开手机,看了眼行程,问:“周六有时间吗?”

  “有的有的,我双休!”唐希恩态度积极。

  “OK,那周五晚上确定出发时间。”傅时御起身准备离开。

  眼看民宿的筹建进程即将迈出一大步,唐希恩心情好,像送贵客那般亲自送他出律所。

  俩人一前一后进电梯。

  起初,谁都没有说话,正当唐希恩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缓解尴尬时,忽然听傅时御问:“‘观韬’有个女律师姓蒋?”

  “多大年纪?”

  “看上去比你大一点。”

  唐希恩想了下,说:“那应该是家事部的蒋颜。”顿了顿,她又笑道,“其实她跟我同岁。”

  “是吗?”傅时御垂眸看她,“你看着是显小一些。”

  唐希恩抿着嘴巴偷笑。看她笑,傅时御霎时觉得一心窝的烦闷被冲刷得干干净净。

  “叮,”电梯门开。

  唐希恩将傅时御送到大门口,正打算折返,傅时御忽然叫住她,唤的还是客气的“唐律师”三个字。

  她愣了一下,转身看他,“怎么了?”

  他问得随意:“你和律所同事相处得怎么样?”

  “止于工作。”

  傅时御这就明白了。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抱团文化,那些跟同事止于工作的人,一般不招人喜欢,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一堆女同事站在茶水间讲唐希恩的是非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双手抄兜,静静看了唐希恩几秒,忽然低下头,在她耳边低声:“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唐希恩微愣:“什么事儿?”

  她最近饱受失眠困扰,记忆力也受到影响。

  傅时御微微侧头,入目是她小巧可爱的耳垂,上头还有细细绒毛。

  他克制地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滑动几下,从嗓子里溢出沉稳磁性的声音:“从‘观韬’辞职。你忘了?”

  他说话时呼出的气体,直直喷洒在唐希恩颈间,唐希恩缩了缩那一侧的肩头。

  “我没忘,”她没料到他这么快提起,措手不及,辩解,“我手头还有案子,等这些案子都结了,我会递辞呈的。”

  “尽快。”他站直身子,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唐希恩也回办公室。林雨若端了咖啡进来,她却拒绝:“我下午不用咖啡提神啦,这会儿感觉精神不错。”

  “早上看您还恹恹的,这会儿一见傅所长,人就精神了呢。”林雨若半开玩笑道。

  唐希恩闻言猛然回神,抬手按住自己跳动过快的心脏,喃喃道:“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

  林雨若:“不信您照下镜子,面色红润的。”

  “真的吗?”唐希恩立马从抽屉拿出镜子,端详了镜中美目盼兮的女孩儿半晌,满足地将镜子放回原处。

  她托腮思考,片刻后竟是不自知地甜甜笑起来。

  当晚,她破天荒睡了个美美的觉,仿佛失眠从来没有发生过。就在她以为自己的睡眠终于恢复正常,隔天,她又失眠了,重新开启晚上睡不着、白天软绵绵的循环。

  她在百思不得其解中,迎来傅时御的电话。

  傅时御:“我去接你,明早八点半,你家楼下碰面。”

  唐希恩绞着睡衣下摆,纠结道:“那个……能不能中午再过去?”

  电话那头的傅时御沉默半晌,但也没追问为什么,只回了声“好”,便就挂上电话。

  唐希恩想了一下,又拨回去:“需要花很多时间吗?如果要,那早点出发也没事。”

  傅时御态度冷淡:“不差那三四个小时。”

  挂了电话,唐希恩立马打开天气预报,发现明天可能会下雪,立即奔到衣柜选衣服。

  比划来比划去,衣服丢得满床,却挑不出一件合适的。她给在外地商演的乐蔓发去视频请求,接通后,又一件件穿给乐蔓看。

  视频那头的乐蔓皱眉,问:“你明天要相亲?”

  “不婚主义者去相亲,好比秃头的去超市挑选洗发水。”

  乐蔓笑,伸手指了指床上的一抹白:“那件白色的羽绒服不错,再配个蓝色九分牛仔裤和黑色平底靴,显年轻!”

  “是吗?”唐希恩将那件羽绒服扒拉起来,按照乐蔓建议的全身穿好,往镜头前晃了晃,“怎样?如何?”

  “漂亮!”乐蔓从来都不吝啬夸赞唐希恩。

  唐希恩就站在镜头前,边换衣服边和乐蔓聊天,“你明天回不来了吗?如果是这样,那我就自己和傅时御去看地了啊?”

  “你去吧,注意安全,”乐蔓说着,突然拔高音调,“所以你明天是要跟傅时御见面,才大晚上的翻箱倒柜?”

  “不是啦,”唐希恩讪笑,“我看天气预报,明天会下雪嘛。要不然我就直接穿裙子和大衣了啊!”

  “……”乐蔓一副“我看透你了”的表情,提醒唐希恩注意安全后,便结束了视频通话。

  唐希恩收拾好一屋子的衣服,又翻箱倒柜把春天买的羊皮平底靴找出来,准备好明天的装备,已是后半夜。

  她累得倒头就睡。迷迷糊糊睡了不知多久,突然感觉身体热热的,像是在北海那晚,被傅时御拥入怀里的感觉。

  傅时御将她牢牢拢在怀里,先是低头轻咬她的唇瓣,而后又去亲她的脖子、锁骨,被他亲过的地方凉凉的、痒痒的,很舒服……那种舒服的感觉一直延续到下一身……

霏倾

嗯嗯傅所长和唐律师周六约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