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当情深如海时

属于我们的开始

当情深如海时 灵忘初 2345 2019-03-15 07:32:39

  看着窗外的云彩一点点后移,俯瞰一片云海,汐珹的心中既有兴奋也有些许担忧。

  即将见到最爱的母亲,她的心中不胜欢喜。

  但是,她的心也是忐忑的人,因为她不确定,母亲会不会因为和程家的恩怨再加以阻挠。

  “怎么了?不高兴?”程铎浥搂过汐珹

  “你真的觉得所有事情都会那么顺利吗,我担心……”

  汐珹话没说完,程铎浥把食指压在她唇上,示意她不要说。

  “你要是后悔了,现在可以从飞机上跳下去。”程铎浥捏一捏汐珹的脸

  “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汐珹拍开程铎浥的手

  “放轻松,有我呢。”程铎浥冲汐珹苦笑

  “唉,但愿一切顺利。”汐珹摆弄着手里的设计画册

  到达巴黎时已是黄昏,前来接机的是浚珹。

  “哟,汐珹大小姐又恢复生机了?”一见面浚珹就开始损妹妹

  “呃,不会说人话就别说。”汐珹把行李推给浚珹

  “哎,你俩斗嘴,我有点为难,不知道该帮谁。”程铎浥搭在浚珹肩上

  “有异性没人性,走了,回家。”浚珹拖着汐珹的行李,走在前面带路

  “走吧,程夫人。”程铎浥快步跟上去

  “什么跟什么啊,你活腻了吧?”汐珹追上去,两人如孩子般打闹着

  海浪拍打在海岸的岩石上,又反弹回去,形成洁白而雄健的波涛,海风飒飒,给人一阵清爽。

  海岸古堡里,女佣们各司其职,认真做着手里的工作,摆餐具,铺地毯,打扫卫生,准备吃食。园丁大叔悉心照料着各式各样的花草

  守门的小哥,在挂满紫藤萝的门庭下,傲然站立,宛如一道靓丽的风景。

  门口几位仆人静静站着,面带微笑,标准的露出八颗牙

  眼看接近晚餐时间,一辆蓝色玛莎拉蒂驶进古堡。汐珹首先下车,程铎浥随后,浚珹最后出来。

  司机自觉的将车开走,男仆把行李拿走,几个女仆礼貌地鞠一躬,齐声说:“小姐好,程先生好,少爷辛苦了。”

  “你们都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处理。”

  “是的。”一群人快步退下,生怕耽误了工作时间

  “呃,你们家迎接客人的阵仗也太大了吧?”程铎浥若有所思地看着汐珹

  “不乐意你乐意回去。”汐珹贼笑一下,快步上前

  “习惯了就好,走吧。”浚珹拍拍程铎浥

  两人一同进去

  饭厅是传统的中国红木装饰,出来桌上的餐具是欧式的其他所有东西都是红木制的。

  窗框则是用上好的檀香木雕琢而成,有味是镂空的龙凤图案

  三人围桌而作,程铎浥不自觉地坐到汐珹身旁。浚珹特意空了一个座位坐下,那是特意留给女主人,也就是盛溪的位子

  伴随着一阵轻缓的脚步声,欧翰轩推着盛溪进来

  汐珹已迫不及待迎上去

  “妈咪。”汐珹蹲在轮椅前

  看着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大女孩,盛溪眼里的泪花在打转:“小……汐……”她吃力的吐出两个字

  “嗯,是我。”汐珹失劲儿点点头

  看着汐珹脸上包着的纱布,盛溪突然哭了出来,伸手抚摸在汐珹的脸上

  “唉,是我不好,是我把女儿逼得太紧,她才……”

  “不,爸,我没事。”汐珹打断欧阳奕的话

  听着两人的对话,盛溪大概明白了事情原委,拍一拍汐珹的手背

  “我真的没事儿,医生说我的脸会好的。”汐珹努力的笑着,在这个一家团聚的幸福时刻,她不想破坏气氛

  “呼。”程铎浥深呼吸一下,起身过去

  欧阳奕阴沉着脸,见盛溪疑惑地看着程铎浥,他冷冷说一句:“他是程明的儿子。”

  “妈咪,他……是我男朋友。”汐珹低声说一句

  “阿姨好。”程铎浥微微一笑

  盛溪使出所有力气拍在扶手上,情绪突然激动起来

  “小露,她们的事我不阻拦,你是当年那件事的当事人,你做主吧。”欧阳奕蹲下身子,拍一拍盛溪的手背

  “我愿意承担任何后果,只要您能接纳我。”程铎浥笑的越来越淡

  此刻,汐珹抬起头,默默看着程铎浥,平静的外表下一颗心正踹踹不安

  “你………跪……下”因为长时间昏睡,她吐字有些模糊

  “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能跪。”汐珹看着程铎浥

  “扑通”程铎浥跪在盛溪面前

  随即,“啪”,盛溪毫不留情给了程铎浥一耳光,情绪却突然稳定下来

  欧阳奕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认识盛溪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打人

  “对……我……女儿……好一……点”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呆住了,她竟然同意了

  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去原谅当初的一切啊。果然,母爱是伟大的,她只愿女儿能够幸福

  “妈咪,谢谢你,我爱你。”汐珹喜极而泣,她抹一下眼泪,看着盛溪傻笑

  “我会尽我所能对她好,只要她爱我,我此生不负。”程铎浥语气铿锵

  “行了,起来吧,吃饭吧。”欧阳奕将盛溪推到餐桌旁

  有惊无险,晚饭圆满结束,两人感情终于得到认可,这是只属于她们两人的开始

  夜晚,程铎浥和浚珹躺在一起

  “浚珹,有一件事我很疑惑,但是,我又不能去问汐珹。”程铎浥若有所思看着浚珹

  “你说说看看。”浚珹不解

  “明明你爸当时已经松口了,汐珹为什么非要回法国?”

  “这个嘛。”浚珹故意停顿一下,“她觉得她给你带来了不幸,从你们在一起开始,就一直有不好的事发生……”浚珹淡淡一笑

  “唉,我早该猜到的,她性格那么倔强。”程铎浥眉头紧锁

  “好了,都过去了,你也不要在跟她提,快睡觉吧。”浚珹拍一拍程铎浥的肩

  “晚安。”程铎浥躺下

  另一边,盛溪和欧阳奕的房间内

  汐珹故作神秘地让盛溪闭上双眼,她和欧阳奕对视几秒,快步出了房间。

  随后她取来一个精致的苏绣布包,取出一件湖蓝云锦旗袍。衣身上绣的的康乃馨,用的是平针法

  “妈咪,睁开眼睛吧。”

  汐珹话音一落,盛溪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眼前这做工精致,设计构思也很严谨的旗袍,她疑惑地看向欧阳奕

  “这是咱们女儿给你做旗袍,她现在可是国际知名设计师。”欧阳奕看着盛溪,嘴角一丝笑意

  “妈咪,康乃馨寓意不朽的母爱,也代表着我对母亲的爱和尊重。”汐珹鼻尖一酸,眼泪很不争气地流出来

  此刻盛溪想要开口,可是长时间没开口,她的嘴也不听使唤,她只能向汐珹伸出手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只要你喜欢就好。”汐珹嘴角高高扬起

  盛溪使劲点点头

  “小汐,时间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明天我给你妈换上。”欧阳奕终于笑了,十几年了,终于笑了

  “好,妈咪晚安。”汐珹转身离开

  “女儿,我明天约了约翰尼医生,让他给你看看脸。”欧阳奕叫住汐珹

  “嗯,谢谢爸爸,我让你担心了。”汐珹没有回头,只是抚摸着脸上的伤疤,随后加快步子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