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山有木奚

缘来缘去总归来10

山有木奚 写书的大南瓜 2677 2019-03-16 00:29:35

  百年后……

  六月初三,鬼门大开,诸事不宜,却是娶阴亲的好日子,伴生伴死伴轮回,结亲结魂结因果。

  磷火照,昏鸦叨,百鬼笙歌起。一红衣女子奔跑在路上,身后的大红花轿跟在身后,抬轿之鬼嘴中念着“新人上路,莫回头嘞!”红衣女子被逼的无路可走,站在悬崖边……血色之下,女子血色衣衫和白色脸庞相映处处诡异,女子抖着身子伸出手指着他们“你们别过来!啊!”

  悬崖之下飞上一紫衣女子蒙着面纱手中缠着白绫挡在红衣女子身前“结亲这事,还能强着来?”

  红衣女子害怕的躲在紫衣女子身后,拉着她袖子“救我。”紫衣女子回过头对她说“你已经死了,还怎么就你个法?”

  话音刚落,三千乌鸦鸣叫散去,自天而落一男人一身玄色衣衫横卧轿顶,支起一只腿,一只手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拿着酒杯嗅着。及腰黑发随意披在身后,嘴唇比那红色嫁衣还要红,脸色也是煞白。他轻笑“哪里来的,竟然敢阻拦我娶亲?嗯?”声音之中带着一股慑人心魄的魔力,红衣女子不敢去瞧他。男子抬眸目光落在那一抹红“你穿起来,果真好看。眠儿,过来。”他嘴角带着笑,看的出来那是假笑,更加瘆人。他见她不动,直接连假笑也撤了下来,周身顿时变得寒冷起来,紫衣女子抽出白绫,那白绫浑身挂着神力,让男子倒是真真正正笑了“怎么神界的人也管我的婚嫁了?你是来贺喜的吗?”

  紫衣女子扔出白绫去纠缠玄衣男子,男子却只是挥手就将白绫揉作一团,仿佛白绫就像是一块破布一样。男子起身从轿子上稳稳落在了地上道“我说过,敢惹我,神又如何?”

  瞬间竹林哗哗作响,月光被一片一片组成的竹叶群遮住,顿时一片黯然。无数竹叶化作利刃袭来,根本无处可躲,而且片片都只奔着她来,早知如此,就把他媳妇还给他了!

  “师兄,救我啊!”紫衣女子喊着,但是心中已经觉得自己根本来不及等到师兄了,怕是要凉了……脸上一痛,竹叶已经连带着面纱一起割破,她已经放弃挣扎了,却出乎意料的没有了攻击。她睁开眼睛,那竹林之中拎着酒壶走过来的男子所到之处成了一片光亮,天空中的竹叶也纷纷落下,落在那男子身上已然没有了攻击力。她只看得他衣袖上的金色丝线绣着的花好看至极,就像是……像是她见过的最喜欢的花儿。

  那男子醉醺醺的,把酒重重的扔给了玄衣男子,玄衣男子稳稳接过不洒一滴。

  “堂堂鬼王!何必和小孩子计较!把你鬼后还给你就是!这酒可是千年难求,我拿这酒换那个丫头的命,你看值不值?”

  鬼王牵着嘴角“醉颜你酿的酒自然是值。”他挥袖便让红衣女子飘了过来,将红衣女子放入花轿,一同消失在夜色之中。

  醉颜蹲下身拾起了白绫,经他之手,白绫又活过来一般,不再死气沉沉。他递给她道“多管闲事,先要保护好自己。”明明是责怪,可在她耳中听来却是暖暖的。他又不知在哪里拿出一壶酒接着喝,她拉住他的手“我叫卫瑾瑜!谢谢你的帮助!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醉颜嗤笑“以身相许吗?”卫瑾瑜呆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醉颜推开了她的手“别乱跑,你师兄不可能总在你身边。”

  “那你呢?”她脱口而出这话问了他。醉颜顿住脚步“我……也不能。”他垂眸,暗自神伤。她又拉住他的手“你认识我师兄,是吗?”

  “不认识,不认识。”醉颜又挣脱摆着手,喝了一大口酒再次走向竹林之中。走了几步突然觉得头晕目眩晕倒在地,卫瑾瑜扬起了嘴角,花怜这迷药还是依旧管用。

  半月后……醉颜头疼欲裂捂着头,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晕倒?看着周围的环境,一个茅屋倒是也雅致,床旁边放了一个几层的柜子,每一层都摆着奇花异草。醉颜看着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了,穿着的是一身紫色衣衫。他忽然想起来昏迷之前,立马坐了起来匆匆下床,准备离开。走的匆忙和迎面而来的卫瑾瑜撞了满怀,卫瑾瑜向后仰去醉颜下意识去拉,又意识到不对收了手,她重重的坐在了地上。她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她瞧准了他出来故意撞他,他竟然不是抱住她不让她摔倒,而是……她惊呆了,她干脆坐在地上盘了腿,一手支着脸盯着地上,另一只手随手拿起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道“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这么着急走?”她抬眸,看他。他偏过头去不看她,卫瑾瑜笑了“你看你的衣衫和我的多好看。”听了她的话看向她,她笑得眉眼弯弯扔掉了树枝扯着衣服示意醉颜看,醉颜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衣服都是紫色的。她拍拍手掸下去手上的灰尘站了起来,给他让出了路“有缘再见啊!”醉颜还是没有回答,头也不回的伴着清晨细雨纷纷离开。

  卫瑾瑜低头看着她写的二字“成奚”道“我会让你慢慢接受我的。”那雨毫无预兆的变大,瞬间打湿了她的衣衫,她慌张伸出手遮着头顶,刚要向屋内跑头顶没了雨滴,但是耳边的雨声没停。她抬眸看见一把油纸伞遮在了她头顶,她笑嘻嘻无奈道“师兄,又让你找到了。”

  “这次失踪了半个月,我还以为你被哪个妖魔鬼怪抓了吃了呢。”

  她撇嘴“差一点,走吧走吧,进屋。”

  他为她撑着伞一起进了屋内,臻玉凉将油纸伞晾在一旁,她道着去换衣服。他留在外市余光瞥见了堆在桌子旁边的衣衫,叹气道“真是长不大,怎么又乱丢东西!”他走到桌边去拾,却发现衣袖绣了几朵琼林花,他像是碰到了什么扎手的东西扔下了衣服。臻玉凉皱了眉头,醉颜来了?卫瑾瑜从内室出来,他连忙回到原地道“跟我回去吧,再乱走我就把你的白绫收走当成裹脚布!”

  卫瑾瑜哼了一声道“师兄……”她撒娇,臻玉凉又瞥了一眼地上的衣衫“外面多危险,你还爱闯祸,必须和我回去!”卫瑾瑜咂咂嘴“师兄,我呢,不是孩子,你现在比以前唠叨多了。”

  “以前是以前,以前你也不用我……”他突然停住“什么以前?”

  “你知道的。”卫瑾瑜又笑嘻嘻的把白绫系紧在腰间,这下子臻玉凉解不开了。“师兄!我走了,哈哈。”

  “瑾瑜!”

  卫瑾瑜停住脚步说“我觉得这个名字不怎么好听,不如你唤我……成奚吧!”

  臻玉凉眉头紧锁“成奚!你……要去……找谁?”

  成奚的笑容慢慢消失,转过身对着他说“去找他。”

  “他就算见到你了,又怎么能再面对你?”

  “没关系,这次让我喜欢他。”她如释重负的欲转身离开,臻玉凉重重的将她从背后禁锢在怀里“成奚,你和我……”

  “师兄,从前是我不好,我懂了,你以大局为重娶了师妹。你也从来没有想伤过我,是我太自私从来没有顾及你的感受,我爱你的时候为你死了两回,也够了。这次我要为自己活一回,师兄,就此珍重。”

  臻玉凉松开她,沉默良久,最终笑着对着她说“外面还在下雨,拿着伞。”

  他从一开始就次次错过成奚,什么神魔和平,没了他娶水神也不会让神界有虞,他就应该顶着一切神对蔚姬的伤害带她离开,他就应该认准成奚而不去娶孟挽晚,假如,他早点知道自己爱的成奚多好?

  这一次,他知道不会再有转圜余地,这一次,他真的彻底失去了成奚。他对醉颜自愧不如,醉颜之爱成奚他自愧不如,成奚从前爱他他也未回馈半分。既然她认定了,那便随她,由得她开心就好。

  上卷结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