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白蛇青女传说

第八章 遥远的她

白蛇青女传说 付吻吻 3061 2019-03-15 23:58:05

  “我们定好了包厢的。”曲师宁轻轻的敲打着大理石质吧台,眼睛是不是的看向前台小姐身后的摆钟。

  “好的,您请稍等一下。”前台小姐笑容有容春风佛面,奈何曲先生不做任何的回应。

  “姓曲是吗?”她再次确定一下,以免有重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就不好了。

  “恩。”前台小姐美则美矣却略显俗气,并不是他中意的类型,便一直有意避开她的魅惑眼神。

  “好的,曲先生,你跟我来。”有另外意外工作人员为他们引路。

  “我还以为,你这几年在美国会喜欢西餐呢。怎莫会想吃韩国烤肉。”曲师明脸上总是对弟弟不吝啬笑容,笑声也变得爽朗起来。

  “恩,就是突然想吃。”

  繁华的华尔街上,车来人往,一辆稀有的进口车在韩尚餐厅的门口停了下来。

  “许总,你来了。”餐厅经理亲自来迎接。

  “薄逸来了吗?”餐厅的经理一直没换,但许薄云一直都记不住他的长相,一个人站的越高大概就容易忽视底下的风景,不过对于经理来说这都不重要,只要薪水给到位就行。

  “许少爷还没来。”他的站姿始终是保持微躬,笑容有些僵硬,像快用完的牙膏还要硬挤出来似的。

  正说着呢,许薄逸却恰好走到楼梯口,灰色休闲西装套装,里面搭的是一件v领的短袖,看上去是有些性感。尽管他把帽子压的很低,又是带口罩又是带墨镜的,像穿着夜行衣一样出现,但他那修长的身形和走路懒散的样子,还是被他们一眼就看穿。汪浩云看到小舅舅的这身的打扮,不惊觉得自己的舅舅好酷。许薄云也是看的一脸的诧然,但一想弟弟是共众人物,低调一点,也就不足为奇了。但他不知道的是越是这样低调就会越显得高调。平常人哪里会又戴墨镜又戴口罩出门的呢。

  特别是他刚出车祸就到美国去做治疗了,那些娱乐记者想了解情况也是没机会的,接着又传出和安美言分手的消息,半年之后又悄悄回国,这么多疑问,娱乐记者是想狠扒的,就是苦于没机会,就只能紧跟着安美言不放了,可苦了那位大小姐了。

  许薄逸看到姐姐和外甥站在包厢门口,呆呆的盯着他看,有一点点的不自在。

  “姐。”声音虚无缥缈,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但姐姐能理解他是不想被人发现,从而故意伪装的。

  “哦,来了。”

  “舅舅,你好酷哦。”王浩云总是不分场合的大声夸赞自己的舅舅,之前姐弟所有的掩饰眼看就要前功尽弃了。

  “听说这家餐厅前几天刚刚翻修过。”

  “恩,不错,啊,服务员,请问一下洗手间在哪里?”

  不知是曲师宁有意安排还是天意如此,在曲师明与许薄云眼神交会的那一刹那,先是愕然,然后是眼神的躲避,已有十八年的时间距离,应该是的,汪浩云正好十七岁了呢。惊讶的不仅仅是他们俩,还有许薄逸和曲师宁。他们也有十八年没见了。早就打听好了许薄云今天晚上会来这里用餐,原本是想让哥哥和许薄云相见的曲师宁,却没想到许薄逸也在这里。也对,他应该在这里的,因为今天可是端午节啊,家人团圆的日子。就这样,两个俊俏的男子,和一对昔日的恋人,仿佛时间停止,身体又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无法动弹,然后在心里挣扎着,又纠结着,想要逃开,却一直迈不开脚步。

  只有汪浩云,手里拿着平板电脑,一双漂亮的,像极了妈妈许薄云的大眼睛,一会看看他,一会看看她,很是好奇,也没办法读懂他们或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站在一旁的餐厅经理正要回答曲师明的问题,却被曲师宁抢先开了口。

  “好久不见了。”他的眼神在闪烁,有不甘,也有不舍。

  很老套的对白,却是曲师宁的心里话。十八年不见了,许薄逸在他心里,就像初恋情人一般,不痒不痛,却一直在他心里的某一个位置占据着。

  “恩,是好久不见了。”许薄逸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神情,内心却复杂的很。

  “你好像没什么变化。”

  “你也一样。”

  说话的语调像一杯白开水,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内心却暗潮涌动。这是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没想到再见面两人能在表面表现的如此平静,是要感谢这些年来演戏所积累的经验吗?许薄逸内心暗讽着自己,这样也不错,维持这表面的和平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不会给别人带来不适。一直没有忘记这位亲密的好朋友,以前的不愉快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却像一根根尖锐的钢针插入对方的心脏,疼痛仍不能与他人排遣释放,这是件恐怖的事情。还好曲师宁在这个时候出国了。这是两人最好的意料之外的结局。

  但是许薄云和曲师明就不一样了,两人是昔日的恋人,现在却处在这样尴尬的境地。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你过的还好吗?”

  曲师明的眼神是温柔的,可见他对她依然情深不减。许薄云也能感受的到,曲师明对她的感情还是那么深,就像她也一直深爱着他一样。可是终究是有缘无份的。

  曾经那么刻苦铭心深爱着的人,时过境迁只能化作路人,是有惋惜,有不甘,有挂念,也是苦苦挣扎却无能为力的事,如今只能盼望时间能够淡化伤痛。

  “我还好,你呢?”强装笑容或许不是许薄云的技能,心里憋闷的很难受。

  “我也还好。”曲师明都能感觉到嘴里的苦涩。

  简短的几句寒暄,却是来自两人真心的问候,都希望对方过得好,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会想着分开以后对方要过得幸福。

  “都在啊?”陈瀚明兄妹的到来,让在场的几人有点不知所措,却也解了他们的尴尬境地。

  “汪浩云。”只有单纯的陈倪姗没有察觉到在场几人的不对劲,也许是因为她的注意力只在汪浩云身上的缘故吧。

  “夫人,你回来了。”不忙的时候,王妈会在第一时间为许薄云守门。

  可能是因为今天见到曲师宁兄弟两的缘故,她并没有什么胃口,许薄逸大概也能体会姐姐的心情,聚餐就这样早早的结束了。

  “少爷这段时间都在薄逸那里,就不回来住了,你收拾一下他常用的东西,明天叫司机送过去。”她有气无力的交代着这件于她来讲比较琐碎的小事。

  “是。”王妈看得出来她有心事,可也不好询问着,明显夫人累了需要休息。

  许薄云一进门就直接进了卧室,打开台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梳妆台前,想着今天见到曲师明的那一幕。默默的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是不是已年老色衰,眼睛那里爬满了鱼尾纹。又在心里暗暗自问,这些重要吗?都过去十多年了,他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对自己一网情深。房间里安静的很,仿佛是在等,在等许薄云自己找答案。她疑惑着,沉思着。终于,眼泪夺眶而出,滴落在自己的手心里,让她感觉到一阵冰凉,一直凉到了心底。

  “到了。”许薄逸很绅士的帮王浩云打开车门。

  “哎呀,终于到了哈。”按捺不住兴奋的王浩云赶紧下了车往老宅里走。

  “少爷,你回来了。”

  “恩,这位是我外甥,汪浩云,这段时间都会住这里。房间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汪少爷,你这边请。”

  梅姨是韩叔介绍过来的,前两天刚过来,还没摸清这里的情况,所以做什么事都小心谨慎,生怕出了什么差错。汪浩云来之前韩叔就已经打好招呼了,吩咐收拾出一间客房来,让汪少爷住,她哪里还敢怠慢。在他们回来之前就已经收拾好了房间。

  “先洗澡吧。”

  “恩”

  听许薄逸说洗澡,才想起来,自己的换洗的衣服都没带好。

  “对了,舅舅,你有没有那个啊?”王浩云面露羞涩的问他。

  “什么啊?”

  “就是那个啊?”

  “什么这个那个的,到底是哪个?”许薄逸脑子短路始终猜不出来他想要表达什么。

  王浩云见舅舅还是不懂,便凑到他耳朵旁说。

  “哦,原来是内裤啊。有啊。”毕竟是小男生,有点害羞,看梅姨在旁边不好明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