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言樱传

第三章 元寿(二)

言樱传 秋叶子兮 2332 2019-03-16 00:15:27

  “你是何人?”一声打破了千璇园的宁静。

  那人停下笛音,空气中沉淀着静谧。只见那笛子通身洁白,一尘不染。

  樱爱走到此人面前,刚想开口,一抬头,仿佛触电一般——

  乍一看,这少年仪表不凡,竟是樱爱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但是他的面容冷的像一池清水,触碰一下,就会泛起层层涟漪,渗出令人发指的寒冷。额头上缚着一绸被月光染了色彩的抹额发带,长长的垂在青丝之间。最令人惊奇的是他的一双眼睛,长长的睫羽下附着一双诱人的暗红色瞳眸。樱爱看着,像一颗红心宝石,光彩照人,快要被吸取了魂魄。

  这一双眸色与众不同,这是怎么回事……

  “翼…”他放下抬着笛子的手,面无表情地回答。

  “你为什么在这里吹笛子呢?”

  “……不为什么”翼垂着眼睛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女孩,不是很愿意有人打破这一片宁静。

  ……

  “我知道你是谁了。”樱爱突兀地打断了没有意义的一问一答,这人不就是在台上看到的“小孩”吗?樱爱还想着让他叫自己一声姐姐,但是距离那么近的时候,却更显得自己是个孩子了。

  “……”翼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她开口。

  被这么一个貌似潘安的翩翩少年盯着,樱爱尴尬地用眼睛四处扫扫,心中有说不出的窒息感。面对这么精致的脸蛋,还有那双眼睛——兔子,嘿嘿,某人不禁浮想联翩。

  “狱寻氏的少主,幸会!”樱爱为自己的准确判断沾沾自喜,她自信而坚定地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她能看到他眼中的自己,一个洋洋得意,骄傲的自己。

  “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翼顺着她的意思,捧奉了一句。

  “莫不是你在想家?”翼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得发出声音,只是他动动嘴角,还是一个冷沉沉的眼神。不过他心里的戒备少了许多,而且觉得她说的话很有意思,别人从不会那么不尊不卑地对他说这种话。

  在他认识这个世界以来,人们总称他人为“君”,“您”,带着一片片诚挚的尊敬之心,一本正经。实际上又有谁真正是问心无愧的忠诚呢?“虚伪”这一次再合适不过了。又或者是说明这位人称南宫宫主的姑娘太没礼数了。

  翼点点头,算作回答她了。

  “六界以外,岂是几里路可及,委于家主等人忙于事事无法前来,还请宫主包涵见谅。”翼拱手作揖,一副请示批评的模样。

  只见樱爱笑嘻嘻地看着他,大大咧咧地说:“没关系,我不介意。”她两手摊得平平的,耸一耸肩,挑起一对细眉,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怎么说?是不见外吧——

  “来者即客,我们可以聊聊!先坐下来。”樱爱拉着他的衣袖,往下扯了扯,翼便坐了下来——

  千璇园里一阵阵清风萦绕在樱爱的耳畔,她拢拢被微风吹乱的长发。远方,一座宫殿灯火通明,繁花似锦,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园中若有若无的香气浮动在空气中,引人遐思;婉转清亮的鸟鸣声掩在影影绰绰的树丛花间,剔透欢快。

  千璇园伴而立,每夜每寸北辰宫殿的墙垣都被月光透得像玉石一样闪闪发光。

  “正式介绍一下,南宫樱爱,字粱羲。”

  翼愣了一会,眼底闪过一丝波澜。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几个陌生的画面……

  “‘樱’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

  “听说我是在林中生下的婴孩,取之便为其名。”

  樱爱不止一次问过南宫旭“樱”的含义,但记忆中的南宫旭总是潦草带过。正如月爱,取“月”为其名,便源于月爱的父名。她告诉樱爱,这是其母告诉她的。樱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即使整日纠缠舅父也无济于事,问不出一星半点消息。

  翼一直缄默不言,一双幽幽的红瞳落在远处的宫殿。过了一会才说——

  “樱是一种植物,其花为落叶乔木。”

  “那,樱花又是什么样子的?”

  “是……”他停住了一会儿——

  “是人族最寻常不过的植物罢了。”

  他拿起刚才那把白的与黑夜分明的笛子,月光让白笛泛出虚无缥缈的光晕,在他青丝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迷人。他轻轻地将唇附在玉笛上,垂着眼眸。月光洒下的光辉落在他的指尖,青丝,睫毛,还有随风而扬的抹额发带上。

  “……”

  一声,周围的风铃花便没了脑袋。樱爱十分诧异,刚要开口哇哇的惊喜大叫,只见落下来的风铃花呈一字形排列,飞升到她的眼前,风铃花一个跟着一个绕着樱爱转几圈来,然后飞升至她的头顶舞动着——他的笛声没有停止。是他用笛音控制花的方向,这是什么厉害招数哇!

  樱爱转过头去看着他,心却扑通的跳动着——而他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指尖的白笛上。

  婉转的曲子顿时变得跌宕,如激流冲击打磐石。干净,利落。一朵朵花落了下来,落在樱爱身上。只剩五朵花停在空中不动,樱爱正要去拾起地上的风铃花,却被那五朵花惊却了——风铃花瞬间破碎开来,变成一堆散在风中的花瓣,花瓣五个为一组,组成另一种花的形状,这一组合,形成了好几组从未见过的花形。

  花形一直停留在空中,樱爱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

  笛音停止,周围又恢复了起初的宁静。

  “这便是樱。”少年抬起头却面露冷霜。樱爱刚想伸手去触碰组好的花形,却瞬间炸开,落了一地,纷纷扬扬的,有一些还落在樱爱头上,身上。

  “不过樱乃常系外的稀物,如果我们有缘再次见面,我就亲自带你去看。”翼收起了笛子,笑意流露在嘴角。

  “好,我与你约定,你要带我去看看。”

  翼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身影——便是翼的随从。

  “少主,时辰到了。”翼嘴角的笑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一挥手,一架蓬舆从月亮的尽头奔驰而来,迅速落在地面。他一跃而上,随从也跟上去,随后蓬舆腾空而起。

  “恕在下无礼,宫主,吾先行告退。”他向她作揖。一双暗红色的双眸低得沉沉的。青丝随着他身体的前倾也上前倾斜。一绸月色的抹额发带拂过他的脸颊。樱爱没有回应,只是愣了很久——

  蓬舆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世界仿佛被抽离了某物失去了平衡。待樱爱回过神,一切又有了生息——

  栖息在水边中的鹭鸶,拍打着羽扇,不远处的矮丛中窜出几只流萤,千璇园突然涂满了颜色,将樱爱裹挟为一体。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与子成说,其言不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