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绿噬

第八章:裟渊

绿噬 一人吃土 2315 2019-05-16 01:31:20

  元罗穿戴整齐,便随竺缊与程儿一同回王子殿下房中。

  “主子。”竺蕴敲动房门,语气极致轻柔。

  “进。”

  竺蕴退一步有礼的伸手,意思请元罗进屋。

  “萝儿姐姐请!”

  元罗点点头,一踏进房门,竺蕴便将门带上。

  “这换了身衣裳,怕是要为你惹来很多麻烦。”王子殿下的声音冷不丁响起。

  衣裳怎么了,不和她们一样嘛。

  殿下从书桌前起身,径直走到元罗面前,“告诉我,你是怎么解的毒。”

  哎呦,难得,这王子还记得给她下毒针一事呢?

  “毒?什么毒?”

  桑渺皱着眉,“你?”

  “公子说昨天的药丸?你给我下毒了?”元罗背过身抠着嗓子眼,一边呕一边哭。

  桑渺叹了口气,见女子狼狈模样,十分嫌弃,“那药不会要你命,放心吧。”

  元罗用手绢擦干嘴角的污秽,满眼泪光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过来。”桑渺领着元罗走到书桌前,提起毛笔就要往元罗脸上去。

  “主子,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这是要做什么?”元罗紧紧的握住桑渺拿笔的手,眼神多不解。

  “放心,我只为你脸上添一小颗痣,不让你的容貌太引人注意。”

  元罗慢慢松开了手,眼睛直直看着他。

  桑渺无法直视被画完痣的元罗,才画完就又背对着她,两手一别,很是高傲。

  “嗯~”声音从喉底发出,元罗照着房中的铜镜,内心很是复杂,黑点如葡萄大小,称作痣实在是委屈了它。

  “主子,这才叫引人注意吧。”

  “别看了,随我去书房。”

  “好的,主子。”

  “主子,今日还要往连簌家送礼吗?”位栖侍卫趴在桑渺耳边轻声讲道。

  元罗面无表情的看着桑渺夹了片肉放到嘴巴又不吃,听完位栖侍卫的话又把它放在碗里,默默放下半麻的手,靠在一旁柱子上,把柱子旁的竹帘子都靠变了形。

  桑渺感觉到了后面的动静,面露不悦,“做我的丫鬟,很累?”

  这人怎么阴晴不定,元罗乖乖把手摆好,“主子,萝儿只是没吃饭身体没什么力气了,主子要是不喜欢,那萝儿下次就尽量不让肚子饿。”

  师兄说了,跟男人硬没用,孩子也一样,语气都得软。嗯,她觉得她刚才说的一番话,够温柔了。

  “不送,今日我亲自去拜访她,等会记得把图带上,这么多日她应该也没耐心和我们磨了。”桑渺自动忽略元罗的话,反倒是得意洋洋的跟位栖侍卫讲着其他的事。

  元罗突然记起,他的四个随身彪悍护卫呢?那个势力的小厮呢?这三位侍卫又是何时蹦出的,在城外时没见过啊。

  吃了好一会,饭菜都凉了,桑渺依旧保持着一口吃半个时辰的状态,元罗听明白了,他们要在那个连簌家演一场戏,他要拿两幅假的醉忧图骗人家姑娘。

  “位栖,你与她一起用早膳,吃完带上醉忧图直接骑马去连府,顺便把她带上。”

  位栖拘礼后,对元罗来了个眼神,两人快步奔向了大食堂。

  “钟姨,上菜,饿头昏了!”位栖拉着元罗坐下后,对着一位已有年岁的女子招手。

  “好嘞,早就准备好了,马上啊!”

  位栖年纪不大,五官分明,性格爽朗,肯定很好套话。

  发现对面的女子盯着自己看,位栖很是不自在,“萝儿姑娘,你看着我做什么?”

  “我见主子如此信任你,你可是从小跟着主子的?”

  位崎抿了口茶,想了一会笑道,“也就半年。”

  半年?元罗摇摇头,这个王子不仅性情难测,心眼也大。

  “萝儿姑娘可是疑惑为何主子会坦然的在你我面前谈论他的计谋?”

  “正是。”

  位栖淡淡笑着,手摸上胸口,“按时间算来,半月后萝儿姑娘便会知缘由,主子为何如此信任你我。”

  这,嘴角不禁抽动,不会是那颗药丸吧,没事,没事,元罗自我安慰。

  “你说的是那颗药丸,你能不能告诉我那是什么药丸,我好准备准备。”

  “让让。”

  钟姨推了推元罗,将菜一盘盘放在桌上后,好奇的看了眼丫鬟装束的元罗,一个小丫鬟怎么会与身为侍卫的位栖坐同一桌,想来又是个不知天高地厚,不守礼法的女子。

  “钟姨,这是萝儿姑娘,是主子的贴身丫鬟。”

  钟姨抱着托盘,眉眼一挑,上下打量着元罗,“水灵是水灵,可惜面有恶痣,而且身板这么柔弱,保护自己都难哦!”

  元罗拿起筷子,静静的吃饭,饿都饿死了。

  “钟姨,主子自有他的打算。”

  “丫鬟嘛,本来没什么作用,我也就是瞎担心下。”钟姨得瑟的说完见元罗并无反应便无趣的走开了。

  位栖见她低着头吃饭,以为她是听了钟姨的话难受了,“萝儿姑娘,不是想知道那颗药吗?”

  说到药,元罗立刻停下动作,等着他说出下文。

  位栖沉默了一会才慢慢说到,“那是宫廷绝密毒药,毒性极强,名:裟渊,虽说主子会固定时间给我们解药,但你毕竟女儿身,到时让人备个浴桶,倒满热水,多备几床被子,毒性会走的快些。”

  寒毒?她中的居然是寒毒,她这身体最怕冷,寒毒血液是消解不了的,裟渊,每隔半月入夜子时身体像置于冰天雪地之中,没有解药,只有一种蛮丸能暂缓寒气,王子啊王子,小小年纪心肠这样歹毒。

  “位栖,看你现在好好的,我倒也放心许多。”

  位栖一头雾水与元罗同敬一杯酒。

  吃完早膳,元罗就在村长府门前等位栖拿醉忧图。

  常话说,伴君如伴虎,这小老虎也是老虎,一定要想办法拿光他身上所有的蛮丸,尽快解了他的封印,再回去找师傅想办法解这裟渊。

  “听说萝儿姑娘受到公子的赏识了?我在这祝贺萝儿姑娘了。”村长不声不响的出现在元罗身后。

  元罗背后一凉,转过身,这村长真是不耐看,起先还觉得他生的挺好看,现在看才觉得十分猥琐,难入眼。

  “若非村长放过我,我怎会有机会待在主子身边啊,萝儿谢过村长您了?”元罗像模像样的跟着掬礼。

  村长笑眯眯手正要来扶,视线突然落在了她额间的痣上。

  “诶,萝儿姑娘脸上怎么一夜之间生出了如此大的一颗黑点?”村长惊讶,正准备提袖伸手去摸那颗大痣。

  “位栖哥哥。”元罗冲着牵马前来的位栖远远的招手。

  哥哥?位栖表情扭曲,不解她为何突然叫的这般亲密,当他走近才发现,旁边的村长。

  “村长可是要出门?我和萝儿也正要出门呢,要不要带你一程。”位栖拍拍马身,马儿立即配合的起蹄吼了两声。

  村长被马吓得退了两步,连忙摇手,“不了,我坐马车,你们去吧。”

  “位栖哥哥,我们走吧。”元罗扶着位栖的手跳上马背,不再看村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