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遇大山

第107 遇险

相遇大山 阿猪的猪 3076 2019-05-16 10:00:00

  周大山亲了亲她举到面前的大拇指,紧了紧拥着顾筱羽的双手,“羽儿,还没找到抓你的幕后之人,以后无论去哪里都要多留个心眼,要是我没能陪着你,你就找春玲陪着,知道吗”?

  “知道了”。

  两天后,周大山带了所谓的’几’个男人过来,数了数,足有12个……。周大山跟赵二说要好好教他们,并没透露他们的来历,安排在工坊和庄园里住下。

  这十个汉子都是身强力壮的,走路虎虎生风,而且行事非常有纪律性,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几天后又来了十个人,工坊一下子增加了这支强力的队伍,产能大增,专门派了几个人出外采购肉类,附近几个镇的肉都供应过来,一时间采购和送货的车马出入不停歇,真是门庭若市。

  黄天派来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总人数保持在二十人左右,但是陆陆续续的其实有好几十人来学艺了,听说已经开始着手在京都及其它的州里开设工坊。

  这时候,村里开始暗地里有一股流言在散播着,虽然明着里大家都不说,但那些闲汉懒妇三三两两聚到一起总是窃窃私语,说的是顾筱羽。周家人对外都说顾筱羽当初是与周大山闹别扭自己跑掉才令周大山遍寻不到,但不知道谁最先透露,顾筱羽并非自己跑的,而是被山贼掳了去,这代表什么啊,一个孤身女子,长得还不错,被山贼掳走还能好得了?于是都说顾筱羽已经失贞,说周大山孬种戴了绿帽子还乐呵呵的,又说顾筱羽不要脸,失贞了还好意思回夫家,换了别的刚烈女子早就一根草绳自己了断了,竟然还有脸回夫家补摆成亲宴,呸。

  流言开始是在那些八卦妇人中间流传,后来越演越烈,工坊里的人也都听闻了,传到了周家人耳里,黄氏亲眼看到了顾筱羽的落红,自然是坚信不疑,但是心里气愤不巳,又很担心顾筱羽被流言所伤。

  反倒是顾筱羽像没事人一样,丝毫不为所动,日常该干嘛就干嘛,一样的巡视工坊,或者与周大山在庄园里闲逛,有时还上山上去摘果子,山上的桃子李子多得很,还有各色的野果,都快过季了,趁这几天两人带着春玲、小勇和小黑天天上山摘几箩筐下来分给工坊的人吃,剩下的做成果酱存到冰窖里。

  那流言本来像个充气人偶,被鼓吹得张牙舞爪,却没想到遇上风平浪静的当事人,煞时像被扎了针似的泄了气,很是无趣,传言的人渐渐没了兴致,但村里人看顾筱羽的眼神还是怪怪的。

  不过顾筱羽仍是不在意,反倒是周大山怕她委屈,对她更是变本加厉的温柔,真是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晚上愈加的柔情似水恨不得将她揉到自己身体里去。于是,在各种或幸灾乐祸或担忧安慰的眼光中,顾筱羽被滋润得越发的明艳动人,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意,浑身上下散发着幸福的光彩。

  这天周大山去了镇上,顾筱羽带着春玲和小黑到田里去转悠,夏季的农忙已经过了,田野里空无一人,只有收割后剩下的半截稻秆,空气中飘散着稻草的清香。

  这片田地就在青龙河旁,顾筱羽站在田埂上远远望向青龙河宽阔的河面,对面是李家村,要是在河两岸种上桃树,三月花开之时沿河游船观赏一定美极了。这样想着便信步往河边走去,走过开长的田埂便到了河堤,河堤离河面还有点距离,那土并没有沙化,应该适合种树。

  沿河往上游走,远远就看到自家的宅子和庄园,背后是高高的卧龙山和葱绿的林子,心中很是满足。从刚到来时的一无所有,到现在有屋有田,而且有一门赚钱的生意,真是如梦般的际遇,但是那个把自己宠到骨子里的男人又是如此真实,刚开始还会思索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落入这个时空,现在觉得自己来这里就是为了遇上周大山。

  梁春玲见顾筱羽眼神无落处,满脸含春的模样,不禁笑起来:“周夫人,你又想周老板了吧,哈哈”,顾筱羽回过神来,瞪她一眼,转身快步往前走去。

  梁春玲在后面追上来,笑道:“屋后的玉米熟了,要不要摘几只回去煮了吃,可香甜了”。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顾筱羽被她看穿有点拉不下面子,不好意思了。

  “好吧,我去摘几只,很快就回来,你在这竹子下等着吧,别晒着了”。

  梁春玲说完快步往山坡上走去,上面是周五福种的玉米和红薯,玉米正是成熟季节,还不太老,摘下来煮了可好吃了。

  顾筱羽转身走下河堤来到河边的一丛竹子下,竹子紧靠着水边生长,河风吹来带着潮湿的气息,弯弯的竹子尾在风中摇曳不止,竹叶摩挲之间沙沙作响,四周一片静谧,顾筱羽闭着眼睛迎着河风正陶醉着,突然听到身边的小黑汪汪吠了几声,伴着有轻微的脚步声走近,以为是梁春玲,开口道:“这么快”?

  脚步声停了下来,却没听到春玲的回应,只有一声嗤笑,“嫂子挺有闲情的”。

  顾筱羽转身,竟是梅花,想起周大山的提醒,不露声色,微微笑着说:“可不是,今天闲点儿,出来走走”。

  “大山哥不陪你吗”?

  “他有事忙去了”。

  “哦?嫂子知道我是谁吗”?

  顾筱羽微微挑眉,“你不是梅花吗”?一边说着一边移了几步,往竹子后边靠去尽量远离水边。

  梅花发现了她的意图,又是一声嗤笑,“嫂子在怕什么”?

  神经病呀,顾筱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反问道:“你觉得我在怕什么”?

  “嘿,你知道我是梅花,也就知道我与大山哥的事,你插进来拆散了我与大山哥,当然怕了”。

  顾筱羽气得想笑,“大山从来没喜欢过你,你自己一厢情愿罢了,我与大山两情相悦,何曾拆散了谁”?

  梅花脸色一变,瞪着眼,指着顾筱羽大声说:“就是你拆散了我与大山哥的,要不是你,大山哥早娶了我,你这个来路不明的狐媚子”。

  “我劝你现在马上离开,不然我的人来了就怕你落不下面子”。顾筱羽冷冷道。

  “哼,你看看周围有谁会来,我知道你的丫鬟上山去了,就是她现在跑下来,也救不了你了”,梅花一张好看的圆脸扭曲起来,咬着牙笑得诡异。

  顾筱羽看她一副失控的模样,也有点害怕,往旁边移几步想往河堤上走去。梅花见顾筱羽要走,急走几步冲过来,直往顾筱羽身上撞来,一边口中叫着:“你怎么还不死”。

  顾筱羽看着那面容扭曲竭斯底里的女子,电光火石之中,厉声道:“是你找人绑架我的,是不是”!

  “哈哈,是啊,怎么样?这次看还有谁能救你,你这个脏女人,进了贼窝还敢回来,快去死吧”。说话间她已经撞上了呆住的顾筱羽,顾筱羽一手抓住一根竹子才没被撞倒。梅花见状竟上前捉住顾筱羽的手,要将她的手从竹子上掰开来,两人撕打起来。小黑在旁边大声吠起来,上窜下跳,要上前帮顾筱羽,又不知道怎么帮,跳了几圈才上前咬住梅花的裤脚往后扯,一边呜咽地叫着。

  堤上有人大步走来,一边急喊,“羽儿”,是周大山的声音。顾筱羽一喜,抬头往堤上望去,见周大山正大步奔来,待要喊他,一分神间,竟被梅花掰开了手,拼尽全力一推,顾筱羽呀地惊叫一声往河里栽下去,嗵一声跌入水中。

  周大山眼看着顾筱羽被推下河,目眦欲裂,大喊一声:“羽儿”,竟一个纵身从堤上跳到河边,大手一挥,梅花被他一掌拍倒在地上,正待要补上一脚,身后一人冲上前朝他叫道:“救人要紧”。周大山一个跃身便跳入了河里。

  梅花倒在地上,红着眼冲周大山的背影大哭,“大山哥,你回来”,一会又大笑,“哈哈,她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大山哥我们成亲吧”,状若巅狂。

  这段河道离山不远,几股水流刚从山上冲下来,比较湍急。顾筱羽落入水中,猛地呛了几口水,幸好早有防备,落水时不至于受伤,扑腾几下冒出水面,便见周大山扑通一声扎入了水里,“大山”,顾筱羽吐掉口中的水朝他游过去。

  周大山扎入水迅速往水下看去,河水不算浑浊,但没看到顾筱羽的身影,心中一急,正要往更深处潜去,忽然听得头顶上方传来顾筱羽的喊叫,猛的窜身而起,看到同样身处水里但安然无恙的顾筱羽,长吸一口气,双臂划水游到顾筱羽身边,一把抱住她。刚才吓得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水里不宜久待,周大山抱着顾筱羽游到岸边,攀着竹子跃上岸,因为身上衣服都湿了,他紧紧把顾筱羽抱在怀里。梁春玲在山坡上听到小黑的吠叫已经跑了下来,站在梅花旁边仇视着她。周大山沉声道:“把她带过来”,说完抱着顾筱羽大步往家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