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见长虹

第十五章 放风筝的女子

一见长虹 雁飞然 2425 2019-03-15 11:52:43

  “六弟是带兵打仗之人,性格豪爽不拘小节,不会在意那些子虚乌有的流言蜚语。”李泽锁紧了眉头。

  如果真的是子虚乌有他皱眉头为哪般?

  “殿下说的是,六弟肯定不会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事。”庞汝茵不敢再多说什么,附和道。

  “去年中秋,父皇给六弟赐婚实在是出乎意料。六弟没有受伤前,他和四公主的伴读中书令曹象的千金曹清雪很谈的来,连皇后娘娘都认为他们是很合适的一对,曹小姐至今还没有婚配。”

  “今日看来,六弟对南宫小姐也不错。”庞汝茵道。

  “也许不错吧,六弟性子冷清笑容都没有一个。等将来时机成熟了如果六弟想娶曹小姐也未尝不可,娶到府里做个侧妃也算是一种补偿。”

  “殿下说的极是。”

  “你休息吧,我去处理一些公务。”李泽说着离开了房间。

  安楚侯南宫科和雅姬夫人回到侯府,直接去了中书房,面色阴沉。

  “妙儿,你太大意了,苏王妃只不过是受惊吓昏过去罢了,你竟乱了方寸,只一心照顾她而没有防范其他的刺客,如果另一个刺客杀出来你岂不是丢了性命,犯了兵家大忌。回去把绝尘剑第十招,十面埋伏练百遍,把《女训》抄十遍。”

  南宫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刺客刺杀苏王妃,但可以推测出当时的情景。刺客来的目的有两个,一个目的是杀了苏王妃让三年前的重演,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挑拨离间嫁祸于人,破坏安楚侯府和良王府的联姻,刺客是谁派来的呢?

  刺客绝对是庆昌王府派去的,庆昌王这只老狐狸又出手了。

  “是”妙九也不反驳,轻声应是,准备离去。

  “等等,去换件衣服,过来帮我沐浴。”

  “我要去练剑,没有时间。有些时候没有看到阿梅了,我这几日有时间去看她。”妙九把下巴一抬,转身走了。

  “你越发的放纵了!”南宫科笑了,其实妙九在修缮别苑的表现他是非常的满意,只是怕助长了她的顽略,不愿意夸赞罢了。

  在圣都城外,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在放风筝,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田间,他们恣意的追逐嬉闹,少女的纯真和热情展露无疑,世上的一切烦恼忧愁都于他们无关,他们只是欢快的说笑着,尽情的展示着青春的活力。

  当他们沉浸在欢乐当中的时候,风筝断了线,飘飘悠悠的飞向了远处的树林。二人跑过去寻找落下的风筝。

  “妙儿,你可看清楚了,断线的风筝真的是飘到这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树林,披蓝色披风的女子问披黑色披风的青年。

  “是飘到这边来了,再仔细找找。”穿黑色披风的青年肯定的说。

  “妙儿,我和梅叔过几日又要去黎城送花茶了,你要能和我们一起去就太好了,那的芝麻饼好吃极了。真希望有机会带你和颖娟去黎城玩,我还给她做了新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给她。”

  “颖娟在那狼窝里,很让人担心的。阿梅,路上你要多加小心照顾好自己,我叮嘱你的话一定要记得。”

  “我知道了,你都说好多遍了。”阿梅撒娇道。

  “还有梅叔除了擅长种菊花,还精通花茶的买卖之道,你要多向他讨教,将来可以做个女掌柜。”青年道。

  “我才不要做什么女掌柜,我只要能天天看到你就好。”

  “口不应心,你心里明明想的是:天天和三师兄见面就好了。”

  “妙儿,你又取笑我,不理你了。。。。。。。”

  “她叫妙儿,好妙的名字!”树上的人暗道,真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她,虽然穿了男装,但一眼还是认出来她。

  “谁,请下来吧。”披黑斗篷的青年高声道。

  “妙儿,你在说什么,这哪有什么人呀?”阿梅说着躲到了他的身后。

  树上的两个人看到被发现,就从树上跃了下来。

  “良。。。。。”

  “妙公子,几日不见可安好,在下党军智有礼了”身姿挺拔的黑衣男子抱拳见礼。

  党军智?

  “还好,多谢党公子挂念。”妙九很快反应了过来,党军智是他便服出访时的化名吧。

  “你们什么人啊,干嘛爬到树上偷听别人说话”阿梅瞪大眼睛叱责道。

  “阿梅,我们搅扰了二位的正事,你看他们衣服都有湿了,怕是蹲守了一夜。阿梅住在离此不远的梅庄,我们是来放风筝的,不想打扰了二位。。。。。”

  “妙公子,即使你们不来,我们也要走了。”

  “阿梅姑娘,我看到风筝挂在东边的树上了,我带你去取吧。”李沐身后的卫疆机智的指了指东边。

  “真的,那麻烦你帮我拿下来吧。”阿梅兴冲冲的跟着卫疆拿风筝去了。

  “阿梅和我一起长大的,情同姐妹,林中屋的事情她不会说出去的,请良王殿下放心。”

  “妙姑娘,我出门在外都自称党军智,这是我以前的名字,你也可以这样叫我。”李沐精神抖擞,强忍住心中的喜悦,一夜的疲乏在对方的嫣然一笑间像晨雾一样消散了。

  “党-----,党公子”妙九笑了,“你们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吗?”

  “姑娘的信札提供了线索,信札中多次提到一个林中屋的地方,我们查看了了很多地方,发现这儿很可疑。

  你看这里四周是田地,冬天少有人烟,这一片树林树木高大茂密,屋舍像是守田人的居处不引人注意,距离官道不足十里,交通便利,据说有很多江湖人士经常变装进出此地。”李沐道。

  “党公子不愧是领兵之人,我也看了信札却没有考虑这么多。这片田地是梅庄旁边柳家庄庄主的产业,柳庄主乐善好施在此地口碑很好。再远些是梅庄种花卉的田地,再往北就是猎鹰峰了。”

  说道猎鹰峰妙九有些不好意思,“那晚在猎鹰峰多谢公子出手,助我脱身。”

  “妙姑娘自谦了,即使我不出手你也会安全脱身的。”两人说说走走相谈甚是投机。

  取个挂在树上的风筝对于出身武将的卫疆来说不需半刻钟,但这个长蜈蚣却用了半个时辰也没有取下来,看到小路上急驰来一辆马车方从树上下来,领着阿梅回到李沐身旁。

  “公子,车来了”卫疆恭敬的告知李沐。

  “妙公子,告辞。”李沐抱拳一礼,和卫疆飞快的钻进了马车,马车没有停留急驰而去。

  “他们两个从背影看倒像是兄弟呢,举手投足都像。妙儿,你和党公子可熟识?”阿梅娇声问道。

  “我和党公子有几面之缘,阿梅风筝坏了了吗,还能飞起来吗?”妙九岔开了话题。

  “没事,只是线断了,再寻些更结实的线就好。还是在岛上的时候好,海风一起风筝想飞多高就飞多高。”阿梅很怀念在岛上的日子,那时候经常能看到三师兄,想想都开心。

  “如果你想回岛上去呆一段时间,我让岛主安排一下就好。”妙九张开双臂做了个展翅高飞的动作。

  “别,千万别在岛主面前提起我,一想起岛主,我就想起他把我绑在东侧岛上,逼你回无涯神岛,这至今是我的噩梦。”阿梅连连摆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