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五章 公子世无双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2115 2019-03-31 21:51:54

  上官清然下了马车抬头就看见烫金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珍宝阁。

  巧儿说这是京城最大的首饰铺子,里边的首饰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吸引的不仅有官家的夫人小姐就连宫里的娘娘公主也是这里的常客。

  上官清然抬步走进珍宝阁,马上就有小伙计前来招呼:“小姐里面请,您是要看金饰还是玉饰,小店都应有尽有。”

  上官清然虽是第一次来,但这里的小伙计每天接触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客人,一看上官清然浑然天成的气质就知道对方身份不简单,在旁边殷勤的介绍着。

  上官清然来到玉饰柜台前看着用玉打磨雕刻的各种首饰,不禁感叹古代人的智慧,这些玉饰的做工毫不比现在机器打磨出来的粗糙,甚至更加的圆润,光滑。

  不经意间上官清然看见角落里放着一支翠绿色的玉镯,玉镯上布满裂痕,让人看不出玉的成色。可只一眼上官清然就喜欢上这只玉镯,伸手拿起玉镯对伙计说:“这只玉镯我要了。”

  一句话引得小伙计和巧儿均是一愣。

  “小姐这只玉镯上都是裂痕怎么带啊!”巧儿回神说到。

  上官清然没理会巧儿,看像因她拿起玉镯而走过来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来到上官清然面前恭敬的道:“我是这珍宝阁的掌柜,小姐可是看中了这款玉镯?”

  “是,多少银两?”上官清然问道。

  珍宝阁掌柜看了上官清然一眼后回答:“小姐这款玉镯名叫雪玉镯,售价一千两”

  “什么,一个破镯子还要一千两,你怎么不去抢钱啊”。巧儿不服气的道,一千两够普通百姓生活几年了!

  珍宝阁掌柜子听了巧儿的话笑而不语的看向上官清然。

  上官清然说道:“巧儿,付钱”。巧儿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怀中掏出一千两银票给了珍宝阁掌柜,巧儿想着:出府前老夫人让管家送来两千两银票,让小姐相中什么就买什么,别舍不得,可是为什么满屋子的珠宝首饰小姐都不选,偏偏选了这么个有裂痕的镯子呢,难道小姐的病没好全!

  上官清然没理会小脸皱成一团的巧儿,将镯子带在了手腕上,只见原来镯子上的裂痕在一点点的涌动,慢慢向玉镯中间流转,最后变成丝丝雾气流动着,衬托的整个玉镯更加的翠绿,上官清然看见这一幕并未惊讶,因为在看见这支雪玉镯时除了第一眼外她看见的一直都是翠玉中白雾流动。

  巧儿也发现带在上官清然手腕上的玉镯发生变化了,先是不敢相信然后就是满满的崇拜:这个玉镯好奇特啊,小姐一定是早就发现了,小姐好厉害啊!完全忘记了刚才她还在怀疑小姐的智商来着!

  上官清然又给老夫人选了一套金饰就带着巧儿出了珍宝阁。上官清然前脚刚走珍宝阁的掌柜就匆匆的向后堂走去,他必须马上通知主子,雪玉镯认主了!

  出了珍宝阁后巧儿说老夫人在布庄订了两匹云锦要给上官清然做衣服,她过去取,让上官清然先做马车回去。

  巧儿走后上官清然看着古色古香的街道,突然兴起想自己逛一逛,来了一个多月了,她还不知道京城长什么样呢,于是吩咐车夫先回侯府,自己走着回去就行,本来车夫是不放心上官清然一个人的,可是迎上上官清然清冷的眼神只好赶车先走了。

  上官清然独自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听着街边小贩的叫卖声虽然有些吵闹,可她的心却感觉很宁静。

  “小宝别乱跑,街上人多,等等娘。”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前面跑着,他娘在后边边追边叫。

  这时大街上驶来一辆华丽的马车,速度极快,行人都分分让路,可小男孩看见迎面跑来的高头大马却吓得没了反应,站在道中一动不动,吓坏了赶来的妇人,眼见马车就要撞到小男孩时只见一个白色身影以迅雷之势从马蹄下抱起小孩闪到路边,马也因突来的疾风受到惊吓扬起前蹄发出嘶吼,一切仿佛发生在弹指间,待人们反应过来时上官清然已将小孩交到了妇人手中,车夫也安抚了受惊的马儿。

  妇人刚想道谢时马车里出来一个身穿桃红色衣衫的小丫鬟,责骂道:“大胆刁民,竟然敢惊扰公主的车架,你们都不要命了吗!”

  上官清然没理会叫骂的丫鬟而是突然抬头看向街对面的二楼。

  只见窗边站了一名风华无双的男子,身穿月牙色长袍,手持翠玉折扇,五官俊美,眉宇间显露出独有的尊贵和优雅之气。

  男子见上官清然看向自己,回了一个友善的微笑,这个笑容像是有电流一般直击到上官清然的心上,上官清然此时脑中闪过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容貌气质天上人间,绝无仅有。

  上官清然见过的美男数不胜数,不说前世就是一个月前见到的东方凌和东方煜也算数一数二的美男了,可都没有给过她这种感觉。

  上官清然定了定神,收敛了发散的思绪,见男子没有恶意便转头向马车看去。

  小丫鬟迎上上官清然冰冷的眼神,有点怯懦,但想到自己主子的身份,又来了底气,指着上官清然和抱孩子的妇人叫嚣道:“还不跪下给公主请罪。”妇人吓得连忙跪地求公主饶命。

  上官清然冷眼捎过车厢清冷的声音响起:“当朝公主,闺阁千金的典范,今日竟纵容属下马车伤其子民,恶仆恐吓无辜良民,若是被御史台得知不知该如何禀奏。”

  “可儿放肆,我平时太宠你了是吗,尽然在百姓明前大放厥词。”车厢内传出一道柔弱的声音道:“起来吧,本公主今日有急事出宫,不会为了小事为难百姓的!”说完就吩咐车夫赶车离开。

  一番话落无不是彰显她公主的气度,真是让人可笑至极,上官清然心道,果然皇家人都这么无耻,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公主的出现影响了上官清然逛街的心情,抬步朝侯府的方向走去。身处一品斋二楼的月牙白袍男子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见上官清然走入人群,眼底闪过一丝探究,对身边的青枫说:“跟上去。”

  青枫领命,眨眼之间消失在二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