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六章 太子陌叶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2513 2019-03-31 21:53:00

  青枫走后,男子回身坐到桌前,手执起茶杯眼睑微敛。

  想起刚刚自己站着窗边,本是随意的一撇,竟被那一身白衣不染纤尘的女子所吸引,她步伐优雅,面容清冷的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虽然身在人群中但周身所散发的气质却让人无法忽视,毫无疑问这样的女子走在哪里都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不似大多数女子那般娇柔做作,气质虽然清冷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如果说这是上官清然给男子的第一感觉的话那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对男子来说就是不可思议了,看着上官清然身手如闪电般在马蹄下救出孩子时,男子以探究的目光看着上官清然,他不敢相信眼前的明明是个没有内力的弱女子身手竟然会如此之快,是的,男子在看见上官清然的时候从她的脚步中就能断定她没有任何内力,紧接着就迎上上官清然看过来的冷眸,让男子心头一震:不过转瞬间,这女子就感觉到她探究的目光了,好强的洞察力。这个女子勾起了他的兴致,所以当女子离开时他立刻让青枫跟上,想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男子没有想到自己扔下出使团提前一天进城竟还会有意外的收获

  没错,这名男子就是南陵国太子——南宫陌叶。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一身青色锦袍的百里浩泽走了进来,笑道:“师兄,怎么样这东夜国京城的一品斎不比南陵皇城的差吧”。

  南宫陌叶放下茶杯淡淡的道:“你迟到了”。

  又想到要不是百里浩泽迟到自己就发现不了那个女人了吧,想到这嘴角不由的向上翘起。

  百里浩泽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尴尬的摸了摸鼻尖坐在南宫陌叶对面,刚想替自己解释一下来晚的原因,还没开口就看见南宫陌叶向上翘起的嘴角,迷茫了,师兄这是怎么了,笑什么呢一脸傻样,当然形容的有点夸张,而夸张的原因就是在百里浩泽的眼里别看南宫陌叶一副翩翩公子的形象,其实内里腹黑又冷血,偶尔露出的笑容也是透着疏离和淡漠,他第一次看见这种笑容,虽然很淡却是由心而发。

  如果百里浩泽早一点到就会发现南宫陌叶刚刚对上官清然露出的笑容与这个笑容一模一样,不然也不会一个笑容就让上官清然放下戒心。

  百里浩泽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说起正事道:”师兄雪玉镯。被人买走了。“

  南宫陌叶闻言抬头看了过来,百里浩泽继续道:“就是刚才有人在珍宝阁买走了雪玉镯,李掌柜亲眼看见雪玉镯认她为主了!于是马上向我禀告了这事,才耽误了我赶来的时辰。”这也是百里浩泽来晚的原因。

  雪玉镯原来真的会认主,要不是浩泽提起他都快忘了雪玉镯的存在了

  雪玉镯是百里浩泽五年前偶然得到的,要不是他们曾在无忧谷中看见过关于雪玉镯的记载,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一个布满裂痕的镯子和那个神秘的雪族联系在一起的!书中记载雪玉镯乃雪族至宝,玉通灵性,可自行择主,寻常外表呈翠绿色上边布满裂痕,一旦认主裂痕消失,翠绿中呈现丝丝白雾,可解百毒!

  虽然得到雪玉镯但是没有认主的宝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了鸡肋,所以雪玉镯一直放在珍宝阁定价千两,看是否会寻到它自己满意的主人,南宫陌叶和百里浩泽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可以得到雪玉镯的认可。

  “知道是什么人买走的吗?”南宫陌叶问道。

  百里浩泽摇了摇头:“李掌柜说从未见过此人,是第一次出现在珍宝阁,只知道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子,身穿白衣,容貌倾城,气质清冷出尘!”

  听完百里浩泽的描述,脑中浮现出那马下救人的白衣女子,会是她吗,突然灵光一闪,刚才那女子伸手抱起孩子时手腕处露出过一抹翠绿,虽只是一闪就被衣袖盖上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只是当时并未在意罢了,现在想来也许就是雪玉镯,如果雪玉镯真的认她为主,那她到底是何人呢,和那个从不入世的神秘雪族又是否有关呢?

  百里浩泽看着陷入沉思的南宫陌叶,刚想说什么之际就见青枫推门而入,先是冲百里浩泽微微颔首道:“百里庄主。”又转身面向南宫陌叶单膝跪地请罪道:“主子人跟丢了,请主子责罚!”

  青枫心里憋屈啊,明明是个没有内力的普通女子,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呢!这么简单的任务都没完成,他对不起主子啊。

  可青枫哪里知道这个任务可一点都不简单,要知道以上官清然作为杀手的敏锐度和隐匿的身手,想要发现青枫并隐藏身形躲过跟踪并不是难事。

  南宫陌叶淡淡的道:“起来吧!”青枫的身手他是知道的,竟然也会被她发现,如果雪玉镯真在她手上那他必须要找到这个女人!

  一旁的百里浩泽好奇的问:“青枫你家主子让你去跟踪什么人啊,你的身手也能跟丢?”

  青枫脸色臭臭的看向一边,哼!这么丢脸的事他才不会说呢。

  百里浩泽见青枫不理自己,只好询问南宫陌叶:“师兄,你到底派青枫去跟踪哪路高手了。”在百里浩泽的认知里能让青枫跟丢的一定是高手!青枫听了百里浩泽的话脸都黑透了。

  南宫陌叶看着百里浩泽说到:“凤星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额!”突然的转换话题惹得百里浩泽一愣,好吧!他忘了这件事才是他们见面的主要目的,忙回答道:“我来东夜京城之后把这京城中一个半月来发生的事情都仔细的查探了一番,并未发现什么和凤星有所联系的人和事,除了镇国侯府痴傻十六年的小姐在一个半月前掉入荷花池后变的清醒了之外,在没有其他的事了,帝师真的说推算出凤星落在东夜国京城吗,会不会地点上有些许偏差?”百里浩泽本能的排除了上官清然是凤星的可能性。

  帝师曾言:得凤星者得天下。主宰天下归属的凤星怎么可能是个傻子呢!

  听完百里浩泽的话南宫陌叶眉头紧锁,否定道:”不可能,帝师的观星和推演之术天下没有几人能及,没发现凤星是你不行,别往帝师身上推。”

  “什,什,什么,你说我不行!”只见百里浩然像只炸毛的公鸡一样指着南宫陌叶,男人不管哪方面都不能被说不行。

  “我不行!我天下第一庄眼线遍布三国,只要是本庄主想知道的就一定能查到,就算想知道哪个大臣宿在哪房小妾处,一夜几次都不在话下,哼“。百里浩泽用语言强势的证明自己很行,真的很行!!!

  “那就请师弟在为兄明日进城之前查出那白衣女子的身份,这点小事一定难不住百里庄主你吧?”不等百里浩泽回答南宫陌叶又补充道:”还有去查查那个清醒的镇国候府小姐。”

  说完优雅的起身向外走去。

  百里浩泽不解的追问:“你不会真认为那个傻小姐和凤星有关吧?怎么可能,就算她清醒了可一个傻了十六年的人能有什么用处。”

  南宫陌叶停下即将跨出房门的脚步,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百里浩泽,无奈的解释道:”你别忘了帝师曾说过凤星十六年前就已现世,然后不知为何消失,十六年后重现。”说完后转身跨出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