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七章 灵嫣公主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2286 2019-04-01 21:55:30

  上官清然在躲过青枫的跟踪后回到府中,刚进大门就看见巧儿焦急的迎面走来:”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奴婢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正想出去找你呢。”巧儿后怕的说道。

  巧儿取完云锦后回府发现小姐还没回来,问了车夫才知道小姐吩咐他先回来了,巧儿回到清浅阁左等右等不见小姐回来,想起小姐第一次出府不禁吓出一身冷汗,赶忙起身朝府外走去,还好小姐回来。

  “我随意逛了逛,这不是回来了吗。”上官清然随口的说道,心里还在琢磨着刚才跟踪自己的人是谁,为何跟踪自己呢?不会是那个虚伪的公主派来的吧。

  上官清然可没忘记刚才在街上那个公主即使隔着车窗也掩饰不住的恨意,也搞不懂那个公主哪来的恨意,难道自己长了一张招人恨的脸?

  好吧,上官清然你真相了!

  皇宫灵岚殿是公主东方灵嫣的寝宫,此时灵岚殿内发出一阵阵瓷器跌落后的碎裂声,寝殿外伺候的太监宫女一个个低头不语,仿佛听不见那刺耳的声音一般。

  寝殿内满地都是花瓶茶具的碎片,放眼望去一片狼藉!待殿内能砸的东西都砸的差不多了,东方灵嫣也发泄的差不多了,瞪了一眼旁边的可儿吩咐道:“还不让人进来都收拾了。”说完就悠然的走向内室。

  可儿忙喊来殿外伺候的太监宫女吩咐道:“公主不小心打了几个茶碗,你们赶紧将殿内清理干净。”然后又吩咐人将殿内摔坏的用品重新添置齐全。可儿庆幸今天公主把气都出在这些物件上了,自己躲过一劫。

  世人只知皇后所生的灵嫣公主是温柔高雅,文静婉约的才女兼美女,堪称皇室公主的典范,可这满地的狼藉和整殿噤若寒蝉的宫婢们却昭示出殿内的主子并不好伺候!

  东方灵嫣躺在内室的软榻上,想着今天在街上惹怒自己的白衣女子,眼中充满恨意。

  当时她虽然在马车上,但是透过车窗帘布的缝隙还是可以看见那个女人的,只见她的容颜倾城艳丽,比自己还要美上三分,一袭白衣灵气逼人,浑身散发出的清冷气质比她这个生在皇室的公主还要略显高贵。

  这也是让一向骄傲不可一世的东方灵嫣接受不了的,所以她任由可儿责骂她,却不想她竟拿御史台来威胁她,哼!要不是怕影响自己一直以来维持的高雅形象,她绝不会轻易放过她,那个女人只看一眼她就恨的想毁了那张脸。

  想到这里叫道:“可儿,进来。”

  可儿急忙小跑进来:“公主,奴婢在,您有什么吩咐。”

  “去派人给本公主查查今天那个女人的身份。”东方灵嫣狠狠的说道。

  “奴婢马上让人去办。”可儿领命转身出了寝殿。

  傍晚上官清然陪着老夫人在花园散步消食,绿柳和巧儿跟在身后。

  祖孙两人边走边聊着天,大多是老夫人在说上官清然偶尔附和两句,没办法上官清然实在不是个会找话题聊天的人。几人走到花园里的凉亭,上官清然扶老夫人坐下后自己也坐在旁边。

  坐下后不久上官清然就感觉到假山上有人,为了避免惊吓到老夫人,上官清然把手拿到石桌下,一个反手,手中就多出两枚绣花针,针以一个极为巧妙的手法射向身后的假山,却没有惊动到身边的几人,感觉出假山上的人气息一变,然后气流浮动,人已消失在花园。

  上官清然想着,自从自己醒来生活一直很平淡,怎么出府一趟就变样了,先是跟踪这又是想干嘛,打探还是准备行凶?从气息可以分辨出来人身手不凡,被她的绣花针射中不过是因为自己出手太快打了对方个错手不及罢了,要是面对面打斗自己未必能占上风,毕竟她不会那个坑爹的内力。

  不管是谁的人,要是惹了她就别怪她手下无情,她虽然只想和祖母安稳的生活,不想惹麻烦,但并不表示她怕麻烦。

  上官清然今天中午回来后想到有人跟踪自己的事就随手在巧儿的针线篓里拿了两根绣花针,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上官清然想着,看来自己得准备点趁手的暗器,已备不时之需,毕竟自己不会内力,也不会使刀使剑的,真要和人对上光凭武功硬拼太吃亏了!

  想到这里她叫来巧儿:“巧儿你知道城里哪个铁匠铺子的师傅手艺好吗?”

  巧儿想了想答道:“奴婢听人提起过,城西有家铁匠铺子的老师傅手艺不错,尤其擅长打一些小物件,小姐你要打什么啊?”

  “明天你就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明天早上咱们出府去城西”。

  城南,一座雅致的别院中,百里浩泽坐在桌前,右手放在还有些发麻的左臂上,脸黑如碳,想他百里浩泽堂堂天下第一庄庄主今日竟然在一个小丫头手上吃了亏,太不可思议了。

  今晚出现在镇国侯府后花园假山上的人正是百里浩泽,南宫陌叶走时的那段话让他茅塞顿开,其实以他的才智要发现上官清然和凤星的关系并不难,只是一时着相了才没往深里想,如今得南宫陌叶的提醒,他决定亲自去镇国侯府打探一番。

  百里浩泽刚到后花园假山上,就看见上官老夫人和一个背向自己的女子坐在凉亭里,还来不及喘口气,就见两枚绣花针朝自己心口射来,速度极快,快到百里浩泽来不及闪开,只能侧身躲过心口的位置,绣花针正好打入手臂的麻穴上,出师不利的百里浩泽只好闪身离开。

  第二天一早,上官清然带着巧儿坐上马车向城西出发,镇国侯坐落在城东,同时城东也是达官贵人府邸的聚集地,当马车就要行入主街时,上官清然听见外边人声鼎沸,还有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问道:“怎么回事,外边怎么这么吵?”坐在车厢外的巧儿回身掀起车帘回道:“小姐今天是两国使团进京的日子,凌王殿下和晗王殿下带着二百御林军出城相迎。”

  “把车停在一边,等他们过去了,咱们再走。”上官清然淡淡的说道。车夫听后应声把车赶到了一边停下。

  东方凌骑在马上看着身边的东方晗面色不善,明明是他负责接待两国来使的一应事宜,今早父皇突然让东方晗和他一起出城迎接,真不知道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

  东方晗——东夜国五皇子,贤妃之子,英俊潇洒,是典型的谦谦君子,很得东夜皇的喜爱。

  东方晗注意到东方凌不善的眼神,无奈的摇头,他知道皇兄不待见他,皇室中成年的皇子只有他和三皇兄还有九皇弟三人,父皇又对他非常喜爱,所以三皇兄理所应当的把他当成了争夺皇位的假想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