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八章 齐聚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2076 2019-04-01 22:19:19

  上官清然和巧儿来到城西的铁匠铺,进门就看见一个老师傅正在用铁锤锻打一把匕首,看见有客临门招呼道:“不知两位姑娘要老朽打些什么?”

  上官清然从怀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图纸交给老铁匠:“师傅,我要打造图纸上的东西,一套十二把,要求由精铁锻造,何时可以完成?”

  老铁匠接过图纸观看,只见图纸上画着一种暗器,形似飞镖却又比飞镖小巧细致一些,镖身比普通飞镖要细一些,镖尾部呈梅花形状。

  此镖名为梅花镖,是上官清然前世所用暗器,是为了一些不方便携带枪支的暗杀任务做准备的。

  “半个月后小姐可以来取。”老铁匠看过图纸后,肯定的回答道。

  ”那就有劳师傅了,半个月后我过来取。”话落看向老铁匠刚才锻打的匕首询问道:“不知那把匕首可是有人定制?”老铁匠摇头道:“没有”。

  “那就也卖给我吧,半个月后我一并取走。”让巧儿付了定金后主仆二人离开铁匠铺。

  回府的路上上官清然又吩咐巧儿到药铺卖了一套针灸用的银针,巧儿将银针递给上官清然后不解的问:“小姐你卖银针干什么用啊,你又不会针灸?“上官清然边收起银针边道:”银针的用处不只是针灸,还可以防身。“迎上巧儿更加迷惑的眼神,上官清然无奈,真是个呆萌的小丫头。

  城外五十里处的送君亭,东方凌和东方晗看着一前一后的西宇国和南陵国使团。

  只见西宇国大皇子慕容轩和六皇子慕容逸骑马走在队伍前头,后边马车里坐着西宇国七公主慕容馨羽。

  慕容轩身着玄色锦袍,面容俊秀,眉间透着一丝阴冷,使整个人平添了几分阴鸷,反观慕容逸清俊的面容上带着如沐春风般的浅笑,让人不由想要靠近。

  而略落后一步的南陵国使团,骑马在前的中年男子是南陵国骠骑大将军潇易寒,身后马车里坐着南陵太子南宫陌叶。

  东方凌和东方晗打马上前来到慕容轩和慕容逸面前,东方凌寒暄到:“本王奉父皇之命前来迎接两国使臣进城,两位王爷和公主一路舟车劳顿,译馆已经准备妥当,请王爷公主入城”。

  “有劳凌王和晗王了。”慕容轩话落继续前行。

  慕容逸微笑颔首:“辛苦二位王爷了,本王和皇兄先行一步。”

  队伍与东方凌和东方晗差身而过时,马车上的慕容馨羽偷偷掀起车帘一角向外看来,只一眼就被骑在马上的东方晗所吸引,眼睛不听使唤一般不由自主的追随那道身影而去,直到马车使过一段距离,看不见为止。

  慕容馨羽的贴身丫鬟竹香看见公主眼中掩饰不住的爱慕之情,打趣道:“公主你看见了吗,这东夜国的凌王殿下和晗王殿下果然如传言一般,凌王殿下英俊潇洒,器宇不凡,晗王殿下风度翩翩,沉着稳重。两人站在一起无论样貌还是气质都不相伯仲。”

  “我到觉得晗王殿下更胜一筹,谦谦君子又不失皇族贵气,不像凌王那般傲气凌人。”慕容馨羽话落清秀的小脸上染上两朵红晕。

  “原来公主是看中了晗王殿下啊。”竹香含笑的看着慕容馨羽说道。一句话惹得慕容馨羽满脸通红嗔怪道:“好你个小丫头,胆肥了敢打趣你家主子我。”说罢扬起小手作势向竹香的头打去。

  “公主饶命啊,竹香再也不敢了。”嘴上求饶可脸上却笑意满满的竹香躲到一边继续说道:“公主咱们这次来东夜国本就有和亲之意,如果和亲的对象是晗王的话岂不是两全其美了”。

  慕容馨羽听了竹香的话低头不语,若是真能嫁给那样的男子她就此生无憾了,可是作为准备和亲的公主她有选择和亲对象的权利吗!对大皇兄来说自己只是一枚棋子,她的命运掌握在大皇兄手中。

  临行之前大皇兄就暗示过想让自己嫁给正宫所出的凌王,可是……

  想到那个一眼就让她失了心的晗王,慕容馨羽脸上浮现出坚定之色,她决定要为自己争取一次,好在这次六皇兄也来了,六皇兄性子温和,对兄弟姐妹都很照顾,到时候自己可以求他成全。

  萧易寒看着朝南陵国的队伍而来的东方凌和东方晗,回首向马车内的南宫陌叶禀报:“太子殿下,凌王和晗王前来相迎。”

  “本宫知道了”车厢内响起南宫陌叶没有起伏的声音。

  不多时传来东方凌清朗的声音:“素闻南陵国骠骑将军威名,今日得见本王三生有幸。”

  “凌王谬赞了,萧某愧不敢当。”萧易寒面容平静的应声,东方晗上前一步道:“萧将军,南宫太子可在车内?”话音刚落就见马车外的青枫挑起车帘,露出南宫陌叶俊美的容颜。

  “劳烦两位王爷出城相迎,本宫惭愧!”南宫陌叶疏离有礼的声音响起。

  只见南宫陌叶一身月牙长袍,不染纤尘,气质高雅不凡,虽只是那随意的坐在车厢内,却给人一种身居庙堂之高的错觉。让看见其风姿的人不禁自惭形秽。

  东方晗汗颜道:“早闻南宫太子,气质风华无人能及,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南宫陌叶对东方晗淡然一笑说道:“晗王过誉了,传言大多言过其实。”

  “南宫太子远道而来,译馆已经打理妥当,不如先进城休息吧!”东方凌插话道,看着面前不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比自己高出不止一点的南宫陌叶,东方凌已失去再交谈下去的欲望,就这样一行人随西宇国使团之后奔城内译馆而去。

  东方凌和东方晗将两国使臣都安顿好了之后,就回宫向皇上复命去了。

  译馆内分东西两面,西宇国使臣住进了西苑,南陵国则进入东苑。

  晚饭后西苑慕容轩的房中一个身着黑色斗蓬的人坐在慕容轩的对面,宽大的斗篷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在斗篷的笼罩下整张脸只露出鼻尖以下的部分,让人看不清此人容貌。

  二人在屋中商谈许久后,斗篷男子转身没入黑夜中,不见踪影,仿佛与这黑夜融成了一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