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十四章 守孝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2434 2019-04-06 22:00:00

  “回父皇,灵嫣为了父皇为了东夜国,不觉得委屈。”东方灵嫣体贴的说道。

  “灵嫣有心了!”东方则转头看向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南宫陌叶问道:“南宫太子对于联姻之事一直不语,可是有何看法?”

  南宫陌叶弹了弹衣袍上不存在的灰尘优雅的起身回道“临行前父皇是有交代过,希望能和贵国结姻亲之盟,西宇国既然也有此意,本宫自当成人之美,何况联姻不一定非灵嫣公主不可。”

  说到这南宫陌叶转身看向上官清然:“本宫觉得,郡主就很好,过满则溢,本宫甚悦。”

  “南宫太子的意思是?”东方则再次询问。

  “如果南陵国有幸和东夜国联姻的话,那么本宫的太子妃人选只能是上官清然。”南宫陌叶掷地有声的说道。

  南宫陌叶话落东方晗、东方凌还有慕容逸脸色皆变,东方灵嫣更是眼中含泪的看向南宫陌叶,那眼神充满哀怨,好似南宫陌叶移情别恋了一般。

  而作为主角的上官清然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南宫陌叶后,转头看向别处,仿佛一切与她无关一样。

  上官清然清楚自己现在不需要说什么,两国联姻不是简单的事情,如果东方则真同意南宫陌叶的提议,她也不会坐以待毙,她可不会为了所谓的两国和平而牺牲自己。

  和上官清然的镇静自若不同,东方晗起身走到殿中福身道:“父皇,清然郡主是镇国侯府唯一的血脉了,怎可远嫁他国,上官老夫人已经和儿子阴阳两隔,不能再和唯一的孙女分离两地了,忘父皇体恤镇国侯府,体恤上官老夫人!”

  东方则没想到这个一向温润的儿子会因为南宫陌叶的一句话突然站了出来。难道晗儿他……

  再看东方凌同样难看的脸色,东方则心中叹息。

  “南宫太子,本王也觉得清然郡主甚好,正因为如此,本王认为这般美好的女子不应该卷入这种政治漩涡之中。”慕容逸来到南宫陌叶身旁,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上官清然注意到慕容逸走到南宫陌叶身边,说了什么她虽然听不见,可是她懂唇语,所以慕容逸说的话被上官清然轻易的读懂了。

  以曲观人,慕容逸果然是谦谦君子,上官清然心中赞叹道。

  南宫陌叶听了慕容逸的话眼神再次瞟向上官清然,那眼神仿佛能穿透人的内心一样:“逸王觉得如此风华的女子真的能逃离漩涡,置身事外吗!”

  慕容逸听了此话,低头不语,是啊,有些事情不是想要逃离就能逃离的了的。

  东方则在听了东方晗的话后就一直沉默的看着殿前的几人,自然也看见了慕容逸和南宫陌叶的小动作,虽不知他们说了什么,可是也能感觉到与上官清然有关。

  再看上官清然一副淡然如水的样子,东方则心道:上官清然你和你娘一样,有着让男人一眼就着迷的本事,而你们却又可以置身事外,潇洒的转身离去。当年朕拿你娘没有办法,而如今……

  想到这,东方则看向上官清然说道:“清然对南宫太子所说,你有何看法?”

  上官清然起身微微福身,不疾不徐的说道:“清然要为父母守孝三年,南宫太子的美意清然心领了。”

  “子皓和梦云已经去了十六年了,清然何来守孝一说啊?”东方则面露不解的问道。

  “清然一病十六载,十六年来不知冷暖,不知悲喜,对别人来说父母已经离世多年,对清然而言,清然醒来之时才知父母已逝,自然要从清醒起为父母守孝三年,才不枉父母对清然的生育之恩。”

  上官清然神色不卑不亢的说完一番话后,不知为何突然的看向南宫陌叶,表情有些怪异。

  “原来如此,清然的孝心可嘉啊,既然如此,朕也不能勉强,南宫太子以为如何?”东方则道

  “清然郡主一片孝心,本宫又怎会为难,但本宫说过的话不会改变,这京城景色宜人,本宫多叨扰些时日,东夜皇不会介意吧!”南宫陌叶没有因为上官清然明显的搪塞之词而改变初衷。

  慕容轩也紧随着南宫陌叶附和道:“本王也正有此意,也可进一步确定一下两国联姻的人选和具体事宜。”

  “既然南宫太子和轩王有此雅兴,朕当然欢迎之至。”东方则又对东方凌几人吩咐道:“凌儿你们兄弟几人替朕好好招待南宫太子,轩王和逸王,不可失了礼数。”

  “儿臣领命”东方凌兄弟三人齐声领命。

  “今日众人都乏了,宴会就到这里吧!”东方则起身走过皇后身边时,瞪了皇后一眼,悄声的训斥道:“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好女儿,简直是丢人现眼。”说罢拂袖而去。留下一脸惨白的皇后。

  出宫后,上官清然和老夫人坐上回府的马车。

  老夫人握着上官清然的手,满脸担忧:“清儿,祖母看着那南陵的太子并没有放弃娶你的念头,虽说他一表人才又是太子,可是自古和亲的女子有几个好下场,不过是男人争权夺利的牺牲品罢了,祖母真害怕到时候不能护住你啊!”

  “祖母,你忘了清儿今天宴会上和你说的话了吗,没有谁能欺负的了清儿,以后就由清儿来保护祖母,祖母你就放心的安享晚年吧,不要再为清儿费神了,祖母你要相信清儿!”上官清然柔声的劝慰老夫人,其实上官清然外表冷血,冷情,可对真正对她好关心她的人她都以真心相待,这一世表现的尤为明显。

  “好好,以后让清儿来保护祖母,祖母别无所求,只求清儿的一生能平安顺遂!”

  平安顺遂吗?真的能吗!

  想起金殿上南宫陌叶对慕容逸说的话上官清然心情有些沉重,南宫陌叶那句话是对慕容逸说的,又好像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她只是一个没有父兄依靠的女子,只想过安稳平淡的生活,为何南宫陌叶就断言自己不能置身于漩涡之外呢,还有慕容逸那个温润儒雅的男子似乎也赞同南宫陌叶的话。

  难道自己就注定不能过平凡的生活吗?

  南宫陌叶,南宫陌叶,真是个既麻烦又讨厌的男人。

  在上官清然心里南宫陌叶就是一切麻烦的源头,都是因为他自己才会牵扯进两国联姻的事,也是他自己才会遭到东方灵嫣的怨恨,还记得东方灵嫣离去前那个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眼神,虽然她并不害怕,可是麻烦啊!

  上官清然搞不懂自己怎就入了这个妖孽的眼了呢,长得妖孽不说,武功也很妖孽,想起刚才她用给父母守孝的理由拒绝和亲时,她耳边传来南宫陌叶哀怨的声音:清清就算你想拒绝本宫,也找个走心一点的理由吧,这个理由你也说的出,不过不管你用什么理由,本宫都不会放弃的!

  她当时发现只有自己能听见这些话时,真的被南宫陌叶惊了一下。

  记得她在书中看见过记载,这种武功叫传音入密,是以内力控制把自己的话传给某一个人听,且不被别人发现,修习这种武功需要很深的内力。

  上官清然在回府的一路上总结出南宫陌叶这个人太深不可测了,必须远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