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十九章 相邀一品斋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2934 2019-04-11 22:00:00

  上官清然因为昨晚睡得比较晚,比平时晚起了一个时辰,所以今天没去晨练。

  简单的吃了点早膳就带着巧儿去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正在房中喝茶,看见上官清然进来笑容爬上眉梢。

  “清儿给祖母请安!”上官清然微微福身见礼。

  “清儿快来祖母身边坐,怎么不多睡一会,早膳用了吗?”老夫人慈爱的向上官清然招手。

  上官清然来到老夫人身边坐下:“用过了,清儿想陪祖母聊聊天!”

  巧儿上前给上官清然到了一杯茶后就退了出去。

  “好啊,清儿想知道什么就问祖母吧!”

  老夫人活了一把年纪还有什么看不通透的,上官清然平时一向沉默寡言,祖孙俩聊天也是老夫人找话题,今日上官清然主动要陪她聊天,就一定是有什么事要问她。

  “祖母,清儿是想问问娘亲的事情,昨日皇上和皇后在金殿上的表现太奇怪了。”

  这个事昨天回来上官清然就想问老夫人了,可是看老夫人疲惫的神态,就没舍得打扰。

  “你娘啊,那是一个美好的女子,温柔、淡雅,脸上总带着纯洁的笑容,只是眉间好似有着一缕散不去的忧伤。”老夫人想着往事,脸上有着淡淡的哀伤。

  “我娘是什么人,怎么没听您提过我娘的家人?”

  “当年你爹在和南陵国相邻的邺城处理军务,也是在邺城和你娘成的亲,直到回京祖母才知道你爹成亲的事,当时祖母本来挺气你爹的,连成婚这种大事都不和我商量一下,直接就在边境办了。”老夫人讲述着当年的过往。

  “可是气归气,更多的还是高兴,毕竟你爹离开家两年了,终于回来了,还带回了媳妇,还有肚子里的你。再说你娘确实招人喜欢,懂事、有礼还孝顺。

  我问过你爹,关于你娘的家世,你爹说你娘是孤儿,没有家人了。”老夫人摇头叹息,心疼那苦命又短命的儿媳。

  “孤儿!”上官清然狐疑,凡是见过她娘的人都对她娘赞不绝口,若真是孤儿怎么会有那般耀眼的风华,不会和她一样穿越来的吧!

  随即又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哪来的那么多穿越,自己就已经够不可思议了。

  “是啊,你爹是这么和我说的,可是我看你娘的一身灵气,又才艺绝佳怎么也不像孤儿,你爹说你娘原来一直隐居深山,所以才沾染了山中灵气,才艺也是已故父母传授的,我也就没有在多问。”老夫人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上官清然。

  “那我娘和皇上之间有什么渊源吗?”

  上官清然记得在金殿上东方则看见她的第一反应,那似眷恋又似回忆的神态,她可以肯定皇上思念的那个人是她娘。

  “皇上?你娘会和皇上有什么渊源,也只是在宫宴上见过两次而已,到是和皇后关系很好,皇后时常招你娘进宫。”老夫人不解上官清然为何如此问。

  突然老夫人脑中闪过一件事:“对,我想起来了,你爹下葬后有一次皇上下旨宣你娘进宫,你娘回来后情绪非常低落,我问她什么事,她只说皇上问了问你爹的身后事,当时我和你娘都因为你爹的死难过,这事就没在提过,没几天你就出生了,你娘在你出生三天后就撒手人寰了!”提起儿子儿媳去世的事老夫人脸上露出一抹哀伤。

  “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去世时有没有留下什么话?”上官清然感觉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事是她们不知道的。

  “你娘生完你身体很虚弱,太医看过说是精血耗尽,回天乏术了,你娘邻去时拽着我的手托我好好照顾你,说她对不起上官家,对不起子皓,来世愿做牛做马偿还。

  我知道她是因为不能亲手把你抚养成人,不能替子皓在我身边尽孝而愧疚自责,可是我怎么会怪你娘呢!”老夫人说道最后眼中闪着泪花。

  “祖母您别难过,清儿会一直陪着您的。”上官清然嘴上安慰着老夫人,心里想的确是她娘临死前的一番话。

  真的如祖母所想,娘是因为不能照顾自己和祖母而愧疚自责吗,事情真的如表面这么简单吗?

  “老夫人,管家过来传话说西宇国的逸王殿下派人送了帖子来,说中午想请小姐在一品斋用膳。”绿柳进来的通传声打断了上官清然的思绪。

  “清儿,逸王怎么会突然请你吃饭呢?”老夫人看向上官清然,面露不解。

  上官清然想到慕容逸昨天在金殿上的维护之意,还是很感激的,在上官清然心里慕容逸是名副其实的谦谦君子。

  “去了就知道了。”上官清然不以为意。

  “祖母怕逸王和南宫太子一样的心思。”老夫人担心上官清然逃脱不了和亲的命运,到时候清儿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可怎么办啊!

  “祖母不用担心,逸王是真君子。”上官清然还是对慕容逸的印象挺好的,以曲观人不会错的。

  想到慕容逸的箫曲,脑中浮现出南宫陌叶昨晚月下吹箫的模样,同样一曲高山流水两人吹出了不同的意境,慕容逸是一种逍遥与山水之间的肆意,而南宫陌叶则是多了一种山河在握的霸气。

  上官清然带着巧儿来到一品斋,刚下马车走到门前,小二就过来热情的打招呼:“小姐,里边请。”

  正是午饭的时辰,一楼大堂已经座无虚席,可见一品斋生意有多好,怪不得一品斋酒楼开遍三国都城。

  上官清然在小二的引领下直奔二楼雅间的天字二号房,雅间内环境优雅、宽敞,进门处一张八仙桌在中间,右边一扇山水墨画屏风,屏风内有一供客人歇息的软榻。

  上官清然进入雅间就看见,一身紫衣潋滟,俊颜如玉的慕容逸坐在八仙桌旁优雅的饮茶。

  “清然郡主请入座,今日逸冒昧相邀,还请郡主不要见怪。”慕容逸见上官清然进来,放下茶杯起身温润的打招呼。

  “逸王殿下过虑了,本应是清然宴请逸王才是,以感谢昨日金殿上逸王相助之情!”

  上官清然落落大方的坐在逸王对面,巧儿站在了上官清然身后。

  “郡主太自谦了,昨日一曲高山流水无论是琴技,还是曲境都堪称一绝,我只不过一时被郡主的琴音所感染才贸然的以箫声相合,郡主不怪逸破坏了郡主的琴曲,就已经很好了,哪敢承谢啊!”慕容逸边说边给上官清然倒了一杯茶:“郡主尝尝这雨前龙井味道如何。”

  “谢逸王殿下。”上官清然拿起茶杯一饮而尽,毫不淑女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显得粗俗,反而给人留下坦率,不做作的印象。

  “郡主要是不介意直接称呼逸的名字可好,一曲高山流水逸早已将郡主引为知己好友。”

  上官清然看着慕容逸坦荡又清澈的眼神,点了点头:“那你以后也直接叫我上官清然吧,朋友就应该以名字相称。”

  上官清然对交慕容逸这个朋友一点也不抵触,虽然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可明显比平时多添了三分暖意。

  “好,听清然的!”慕容逸自然而然的舍去了上官二字,上官清然并未太在意,一个称呼罢了。

  虽然现在身处这个时代,可骨子里的灵魂是21世纪的,对于很多东西上官清然还是不喜欢拘束的太多。

  慕容逸见上官清然并未反驳自己的称呼,心中一喜,同时也在心中鄙视自己,慕容逸呀慕容逸,妄你一生潇洒恣意,荣辱不惊,权势富贵皆不看在眼中,没想到今日因一个女子,一个称呼而暗自窃喜!

  “今日你邀我前来,是单纯的吃饭,还是有别的事情要说?”上官清然直奔主题,既然是朋友了,也就没有必要拐弯抹角,打量试探了。

  说的慕容逸一愣,又笑着摇了摇头道:“清然你还真是直接。”

  “我认为朋友之间的相处就应该简单直接,否则也不能称为朋友。”这也是上官清然的交友之道。

  上官清然不是一个喜欢耍心机的人,她把人分成三种,一种是朋友,可真诚相交,坦诚以对,放心把后背交于对方的人。

  二就是敌人,对敌人出手绝不留情。

  第三种就是不相关的人,对这类人,上官清然一直都是冷漠以对。

  “清然说的有理,我也是如此认为的。”慕容逸认同的点了点头:

  “我今日只是单纯的想交清然这个朋友而已,并无他意,清然可以放心,其实本来我应该亲自过府拜访的,可是想到镇国侯府内都是女眷,怕有不妥,才只好约在这一品斋相见。”

  “既然逸王知道不妥,就不该约清清单独见面,以免有损清清闺誉。”清冷如玉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进人雅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