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二十一章 针锋相对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2407 2019-04-13 22:00:00

  “百里庄主幸会,希望庄主可以换一个称呼,叫我名字就好。”

  小丫头这个称呼实在让上官清然受不了,毕竟自己的心理年龄要比在座的几位还要大。

  试想,听着比自己小的人叫自己小丫头,这种感觉有点让人恶寒。

  “我觉得叫小丫头挺好的,一看小丫头就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不会在乎这些称呼的,你也可以叫我浩泽,我是个生意人,不像南宫太子和逸王一样注重身份,所以小丫头和我相处随性一些就好。”

  百里浩泽想着,等上官清然成了南宫陌叶的太子妃的时候自己就得改口了,现在得多叫几声才够本,而且余光看见南宫陌叶阴沉的脸色让百里浩泽觉得自己这个称呼甚好。

  慕容逸开口道:“我在清然面前只是朋友而以。”好你个百里浩泽,自己想和清然套近乎,竟然拿我和南宫陌叶做衬托。

  在场的几个人里谁用身份说事了,在清然面前他们只想做自己罢了。

  “逸王果然如传言一般平易近人,怪不得是西宇国千金小姐们的理想夫婿啊!”百里浩泽不着痕迹的阴了慕容逸一把。

  然后看向南宫陌叶:师兄你看师弟对你多好,还负责帮你处理情敌。

  南宫陌叶看了一眼百里浩泽一眼,哼!算你识相。

  上官清然觉得西宇国的女子眼光不错,慕容逸人品相貌都是一流,身份又高,确实是理想夫婿。

  “清清你刚才不是说饿了么,菜都上齐了,快尝尝一品斋的手艺如何。”南宫陌叶抢先一步打断慕容逸张嘴欲说的话。

  慕容逸无奈摇头,自己只不过想请上官清然吃个饭而已,怎么就遇上南宫陌叶和百里浩泽这两个讨厌的家伙了呢,还在这防他跟防贼似的,

  别说他本就没有非分之想,就是有和他们俩有什么关系,他们又不是上官清然的什么人,好吧,自己君子之风不和这两个小人计较。

  “小丫头怎么样,我一品斋的招牌菜不错吧。”看着吃的认真的上官清然,百里浩泽自信的为自己家做着广告。

  上官清然点了点头:“嗯,很好吃。”其实上官清然对吃的没太多的讲究,对她来说只是填饱肚子而已,不过一品斋的菜品味道确实不错。

  “小丫头喜欢就好,以后要常来啊,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都记我账上,我会交代掌柜子的。”

  “谢谢。”对于百里浩泽的好意,上官清然表示感谢。

  “和我不用客气。”百里浩泽笑的如沐春风。

  饭桌上只剩百里浩泽和上官清然偶尔的几句问答,南宫陌叶和慕容逸因着身份的关系都有着很好的餐桌礼仪,在用餐时很少讲话,而南宫陌叶一直注意着上官清然夹菜的动作,以此来观察她对菜品的喜好,然后默默记在心里。

  四人用完午膳,百里浩泽招呼小二收拾走桌上的残羹剩饭后,又吩咐小二上了一壶茶。

  “小丫头尝尝我特意为你准备的高山云雾,看看味道怎么样!”百里浩泽一边说一边给上官清然倒茶。

  “百里庄主果然富甲天下,这高山云雾年产量极低,就连各国皇帝都很少品尝,没想到今日在这能品尝到!”慕容逸拿起茶杯轻啄一口。

  “逸王今日是沾了小丫头的光,否则如王爷所说,高山云雾一年产量不足三斤,除去进贡皇宫的,也所剩无几。要不是今日和小丫头一见如故,本庄主是万不会拿来待客的。”

  高山云雾每年进贡三国皇宫的加在一起也就不足一斤,而其余的都被百里浩泽所得,此茶的珍贵可想而知。

  只是用这么好的茶招待上官清然属实有些糟蹋了好茶了,对上官清然来说多好的茶也不如白水来的实在,她没有品茶的雅兴。

  上官清然如同之前一般一饮而尽。“味道很好!”确实味道和以前所喝的茶的味道都不一样,可是上官清然还是觉得不如白水解渴,可为了不辜负百里浩泽的好意,还是夸赞了一句。

  慕容逸对上官清然的动作见怪不怪了,可百里浩泽和南宫陌叶第一次看见这么品茶的,都惊了一下,南宫陌叶很快的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嘴角带笑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丫头果然豪爽,哈哈!”百里浩泽回神后,露出爽朗的笑声。忽然一阵冷梅香串入鼻中。

  百里浩泽这次彻底愣住了,这个香气和昨天师兄身上的香气一样,而昨天师兄是去见了雪玉镯的主人,那上官清然岂不是……

  要不是百里浩泽进来的时候正赶上小二上菜,使屋内一时间充满了饭菜的香气,否则以他敏锐的嗅觉早该发现了。

  要知道昨晚南宫陌叶只是在敲上官清然额头的时候,衣袖划过带了一点点余香,就让百里浩泽在稍微靠近南宫陌叶一点时给闻到了。可想而知百里浩泽的嗅觉多么灵敏

  百里浩泽还没从上官清然就是雪玉镯主人的事中回神时,上官清然已起身告辞:“几位留下慢慢品茶吧,清然先告辞了!”

  “清清我送你回去吧!”南宫陌叶跟着起身。

  慕容逸本想送上官清然回去,可没想到被南宫陌叶抢先开口,只好看着南宫陌叶道:“本王有些事情想和南宫太子请教,可否请南宫太子留步。”既然自己不能去送,还是都留下的好。

  “我认识回家的路,不需要麻烦人送。”说完上官清然带着巧儿转身走出雅间。

  待百里浩泽回神时只看见上官清然离开时摆动的裙角。

  “逸王,你昨日劝我不要将她拉入皇权之争,今日你又是做什么。”南宫陌叶眼神不善的看向慕容逸。

  此时的南宫陌叶一改平时的温润形象,气质冷然。

  慕容逸看着这样的南宫陌叶脸上浅笑不变,这才是南陵国太子应有的气质吧,堂堂一国太子怎么会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本王只是把清然当成知己好友,未做他想,况且若真如太子所说,清然注定逃不脱皇家的话,本王一定是比南宫太子更合适的人。”

  慕容逸对皇位没有一点兴趣,也不喜欢父子兄弟之间的勾心斗角,相比之下更喜欢寄情于山水之间,所以平时更是很少呆在皇城里。

  在慕容逸看来,上官清然不适合皇宫的生活,如果注定要嫁入三国皇室,那么只有自己能给上官清然想要的生活。

  “呵呵,你是最合适的人?逸王你未免太想当然了,上官清然既然被本宫看中,那么她的将来自有本宫为她谋划,不劳逸王费心。”南宫陌叶第一次露出对上官清然的占有欲。

  “本王觉得想当然的是太子殿下吧,清然现在不属于任何人,将来会怎样还尤未可知。”他们看的清楚,上官清然虽然面上淡然,可骨子里却是坚韧不拔,如果不是她自愿要做的事,恐怕没人能勉强。

  “究竟鹿死谁手,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南宫陌叶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百里浩泽边品茶边看着南宫陌叶和慕容逸在言语上的交锋,心下感叹,上官清然真是个惹麻烦的主啊,竟能让谦谦君子的逸王露出如此凌厉的一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