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二十七章 南宫陌叶失态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2586 2019-04-19 22:00:00

  回到清浅阁中,上官清然吩咐暗卫乙把巧儿抱到了自己的房中。

  并警告院内的丫鬟婆子不许把今日发生的事传出清浅阁,否则就别怪她不客气。

  上官清然刚进卧室,暗卫甲就带着大夫一路用轻功赶到了清浅阁。

  大夫年纪大约五十出头,精神抖擞,但此时的脸色却不是很好。

  “韩老,受伤的人就在里边,你老赶紧去给看看吧!”暗卫甲待韩老站稳后,尊敬的说道。

  韩老的医术非常高超,在治疗外伤方面,也很权威。

  像他们这种人,受伤是家常便饭,严重的外伤都是韩老给他们医治,所以暗卫们对韩老都很尊敬。

  “哼!怎么现在什么人都要老夫医治了,老夫只给自己人医治的规矩你们忘了?”韩老双手背到身后,生气的看着暗卫甲。

  这个小子胆肥了,他正在别院研究医书呢。

  暗卫甲进去后就说了一句,有一个姑娘中剑了,让他来医治。

  然后就不由分说的把他带了过来,他这把老骨哦!

  暗卫甲看韩老生气的样子,连忙解释:“韩老啊!她现在虽然还不是自己人,将来就是了,你先提前救一下吧!”

  百里浩泽吩咐暗卫来保护上官清然时说过,上官清然是主子在意的人,让他们一定要保护周全,不得有任何闪失。

  暗卫四人心中自然的认为,清然郡主早晚是主子的人,那么清然郡主的丫鬟自然早晚也是自己人。

  “什么现在,将来的,你小子什么意思?”韩老被暗卫说的有点蒙。

  暗卫靠近韩老,小声的说道:“清然郡主是主子十分在意的人,受伤的可是清然郡主……”的贴身丫鬟。

  额!暗卫后边的几个字还没说出来,韩老已经一阵旋风的冲进内室。

  韩老心中一阵排腹,这小子真是欠抽,主子的女人受伤了,不早说,在那磨磨唧唧的,要是耽误了救治,他们有几个脑袋够主子摘的!

  韩老一进来就看见上官清然坐在床边,一身是血的巧儿靠在她怀里,右胸上插着一把剑。

  因为巧儿身上的剑贯穿身体,不能平躺在床上,上官清然又不敢贸然拔剑,只好等着大夫来处理。

  上官清然看见进来的韩老,连忙道:“大夫麻烦你来看看巧儿的伤怎么样了?”

  韩老上前查看了一下伤势,摇了摇头:

  “剑没伤及要害,只要把剑拔出来,止住血后,休养月余就会没事了。”

  巧儿的伤看着吓人,却没伤到主要器官,对韩老来说小菜一碟。

  韩老上前准备给巧儿拔剑,回头看着晚一步进来的暗卫甲,不客气的说道:

  “你过了扶住这个小丫头,我来拔剑。”语气非常不善。

  韩老一进来就看明白了,收伤的明明是上官清然身边的丫鬟,怪暗卫说话说不明白,害他白担心了一场。

  完全没有想到,明明是自己太着急进来,而没把话听全。

  “不用,我来扶着就好。”上官清然冷声说道。

  韩老一愣:“郡主,老夫在拔剑的时候,她的身体一点也不能移动,否则造成二次伤害,怕会伤到这个小丫头的肺部,还是让暗卫来扶着吧!”

  毕竟暗卫伸手好,还是男子。

  “没事,我不会动,大夫你拔剑吧。”上官清然坚定自己的想法。

  韩老无奈道:“那郡主扶好,老夫要开始拔剑了。”

  韩老一手握住剑柄,一手拿着一块干净的白布。

  唰的一声,抽出巧儿身上的利剑,剑离开的一瞬间,飙出一股鲜血。

  “啊!”巧儿大叫一声,再次晕过去。

  鲜血飙到了身后的上官清然一脸,上官清然闭上眼睛,感觉脸上温热的血气,还有刺鼻的血腥味。

  韩老看着被鲜血喷溅一脸,依然纹丝未动的上官清然,面露赞赏,心道主子看中的女人,果然不简单。

  “郡主剩下的就交给老夫吧。”

  韩老用白布按住了巧儿出血的伤口,把巧儿放倒在床上,开始处理伤口。

  暗卫甲看着一脸是血的上官清然,

  转身出去叫了一个小丫鬟,让她去打一盆清水来。

  小丫鬟虽然不知道这个男子是谁,可还是听话的去打了水。

  上官清然怕影响韩老给巧儿包扎,移步来到外间,低头看了看沾染了一片血迹的白衣,准备去旁边的屋子处理一下。

  刚抬步要往外边走去,一阵疾风扫过,南宫陌叶就出现在上官清然面前。

  看着脸上,身上都是血迹的上官清然,南宫陌叶脸上惨白,语气颤抖的说道:

  “清清,你伤到哪了,怎么会流这么多血?”为什么在他的人的保护下还会伤这么重,该死!

  南宫陌叶抓起上官清然的手,想要给她把脉,看看有没有内伤。

  门口的暗卫甲一眨眼的功夫,就发现自己主子出现在屋内,想着主子的武功真是越来越好了。

  接着听到南宫陌叶的话后,暗卫甲面上露出尴尬之色。

  主子怎么了,清然郡主身上的血一看就是沾染的,这么明显,主子竟然没看出来!

  上官清然甩来南宫陌叶的手,淡淡的说道:“放手,这不是我的血。”

  额!南宫陌叶一愣,仔细看了一下上官清然,确实不是上官清然的血。

  上官清然懒得理会南宫陌叶,从他身边走过。

  正好小丫鬟端着清水走到门口。

  “把水端到旁边房间来,然后给我拿一套干净的衣服送过来”上官清然说完就走向旁边的房间。

  咳咳!南宫陌叶轻咳了两声缓解一下尴尬,看上官清然走出去清洗,南宫陌叶一脸平静的坐在了主位上,等上官清然回来。

  别看南宫陌叶脸色恢复正常了,可心里还是很郁闷的,没想到自己今天会如此失态。

  本来南宫陌叶在驿馆处理事情,青影突然来报。

  说百里浩泽的别院传来消息,上官清然回府途中遇刺。

  保护上官清然的暗卫匆匆回了别院,带走了韩老。

  南宫陌叶当即脸色大变,起身就赶往镇国侯府。

  南宫陌叶直接飞身进入清浅阁,一进来就看见一身是血的上官清然。

  情急之下,也没有细看那血是不是上官清然的。

  现在想想,自己刚才是怎么想的,如果血都是上官清然的,她怎么可能还站在自己面前呢!

  真是丢人啊!

  南宫陌叶抬头冰冷的看着,站在门口的暗卫甲。

  暗卫甲感觉冷风袭来,急忙单膝跪地:

  “属下们保护郡主不利,请主子责罚!”话落,又窜出三道黑影,齐齐跪在了暗卫甲旁边。

  出现的正是其他三名暗卫。

  在上官清然回府后,他们又隐到了暗处,现在出来,自然是请罪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陌叶语调平淡的问。

  暗卫甲把发生的事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包括上官清然如何出手杀人,和巧儿替上官清然挡剑的事,事无巨细的向南宫陌叶禀报清楚。

  南宫陌叶听了事情的始末之后,眉头微皱,竟然有两伙人都要上官清然的命。

  “尸体可都带回去了?”想要知道刺客的身份,可以先从尸体下手。

  “属下回别院去请韩老时,就让兄弟去把尸体带回别院了。”暗卫甲回答道。

  “你们都先下去吧,分批回去领罚。”今日要不是暗卫大意轻敌,本不会有人受伤的。有错就该罚,南宫陌叶一向赏罚分明。

  “是!”只是领罚,不是让他们回去重新训练,四人已经很高兴了。

  暗卫丙起身后上前,从怀里拿出一块布,放到南宫陌叶边上的桌子上。

  “主子,这是郡主杀人的飞镖,郡主吩咐属下从尸体上挖回来的,已经搽拭干净,放在这了。”

  话落暗卫丙转身离开。

  南宫陌叶看着布里包裹的飞镖,嘴角抽搐。

  这个女人真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