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三十八章 识破身份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2114 2019-04-30 22:00:00

  慕容逸和一个身穿袈裟的老和尚,出现在南宫陌叶和上官清然的视线里。

  “清然,你怎么在这里?”

  慕容逸来到两人面前:“南宫太子也在啊!”

  “本宫当然是陪清清而来。”

  南宫陌叶看向慕容逸身边的老和尚说道:“没想到,在东夜国也能见到普慈大师,本宫和大师真是有缘啊!”

  “阿弥陀佛,两年不见,南宫太子风采依旧啊!”

  普慈大师眉目含笑,虽然年过百岁,可是精神抖擞,看着不过古稀之年而已。

  “我是来陪祖母礼佛的,你也是来听普慈大师讲经的吗?”

  上官清然听到南宫陌叶与慕容逸身边的和尚打招呼,知道来人就是普慈大师。

  果然是得道高僧,一看就慈眉善目,仙风道骨。

  “我与普慈大师是忘年之交,听说大师来到寒露寺,我前来与大师一聚。”

  慕容逸又为上官清然引荐到:“这位就是普慈大师。”

  “大师,这位就是我刚刚和你提起的清然郡主——上官清然。”

  刚才慕容逸和普慈大师在叙旧时,不经意间提起了上官清然的琴艺,以及那曲高山流水。

  上官清然给普慈大师行了一个佛礼,态度疏离有礼。

  “郡主果然风姿卓然,难怪逸儿对郡主赞不绝口。”

  普慈大师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眸注视着上官清然,那眼神让上官清然有一种被看穿灵魂的感觉。

  “贫僧看清然郡主气质冷然,定是出处不凡,才成就如此风骨。”

  普慈大师的一句话在南宫陌叶和慕容逸听来,都认为普慈大师在称赞镇国侯府。

  但是上官清然却听懂了,普慈大师看出了她身躯中的异世灵魂。

  也只有上官清然知道,自己这一身清冷的气息是在上万人厮杀中练就出来的。

  当年上官清然在杀手岛时,有上万的孩子,在他们学成的时候,组织下达了一条残忍的命令。

  那就是这上万人中,只有三个人能活下来,她们不得已只能向同伴挥起匕首,那一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场厮杀持续了三天三夜,最后上官清然在和自己唯二的好友夜娆还有夜微的默契配合下,成功的活到了最后。

  从那一刻起,踏着同伴鲜血活下来的上官清然感觉自己的血都是冷的。

  上官清然冰冷的双眸直视普慈大师,没有一丝被人看破的慌乱。

  “无论我出自何处,因何而来,如今不过是所图一世安稳罢了。”

  来到这个时代,代替原主而活,这一切都不是上官清然能够选择的,她能选择的也只是未来要走的路而已。

  “郡主又怎知来处就一定是家,到处就是客,世间万物,因果循环,自有其定律。”

  普慈大师说道此处时,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又再次看向上官清然。

  “贫僧只希望将来,郡主以天下苍生为念,莫要多造杀戮,阿弥陀佛!”

  话落,普慈大师转身离开,留下呆愣的三人。

  南宫陌叶心道:看来这个老和尚看出清清凤星的身份了,不愧为世人推崇的得道高僧,果然慧眼。

  上官清然想着,普慈大师那句“怎知来处一定是家,到处就是客”到底是什么意思?

  南宫陌叶怕上官清然多想,忙拽起上官清然。

  “清清,别听那个老和尚胡言乱语,年纪大了就爱装神弄鬼。”

  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上官清然离开。

  慕容逸听了普慈大师的话如醍醐灌顶。

  原来清然就是师傅口中的凤星,那个会使天下大乱的凤星。

  慕容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房间的,只知道仍旧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南宫陌叶拉着上官清然走出一段路后,被上官清然甩开牵着自己的手。

  “南宫陌叶,你要带我去哪?”

  “清清,我听人说这翠云山后坡有一片枫树林,这个季节,枫叶红似火,我带你去看枫叶怎么样?”

  南宫陌叶想到和上官清然看着满山枫叶的景象,那画面一定很美。

  “哦!南宫太子和清然郡主是要去后山观赏枫叶吗?本王和三哥还有皇妹也正要前往,不如结伴同行!”

  拐角处走来东方凌、东方晗和东方灵嫣三人。

  东方晗对南宫陌叶和上官清然浅笑相邀。

  东方凌脸上有些阴沉的看着上官清然,这个女人明明说好了等自己的,转身就来勾引南宫陌叶,有没有把自己当回事。

  上官清然没有理会东方凌的臭脸,一个有妄想症又自以为是的家伙,她才懒得搭理。

  到是看着一出现,就满脸花痴的看着南宫陌叶的东方灵嫣,心头有些不舒服。

  不是说古代女子都矜持,腼腆的吗!怎么这东方灵嫣作为一国公主竟然如此花痴。

  想到东方灵嫣为了南宫陌叶派人杀自己的事,上官清然看着东方灵嫣的目光比刚刚还要冷了三分。

  想到清浅阁中养伤的巧儿,东方灵嫣你最好别落在我的手里,否则我不会手软。

  “本宫和王爷、公主不顺路,恐怕没办法同行。”

  南宫陌叶拒绝之意十分明显。

  “同是到后坡观赏枫叶,怎么会不顺路,南宫太子真是说笑了。”

  东方灵嫣柔声开口,那声音仿佛能滴出水一般。

  听的上官清然一阵恶寒!

  “上官清然,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与南宫太子孤男寡女的前往后坡,于理不合。”

  东方凌毫不客气的将矛头指向上官清然。

  “皇兄说的极是,就算是清然郡主不在乎礼仪,也不能在南宫太子面前丢了我东夜贵女的形象啊!”

  东方灵嫣看着上官清然,眼里都是恶毒的光芒。

  靠!一个两个都拿她当软柿子捏是不是。南宫陌叶说要看枫叶和她有一毛钱关系吗!

  “凌王殿下,我什么身份不用殿下提醒,无论我什么身份也与殿下无关,于理合不合也不劳凌王殿下费心。”

  上官清然又看向东方灵嫣,眼神冷漠,吐出的话更是如数九寒冰。

  “我再不懂礼仪廉耻,也没有到当众自荐枕席的地步,是不是啊,尊贵的公主殿下。”

  上官清然尤其咬重“自荐枕席”和“尊贵”几个字。

  堂堂一国公主,当众请求和亲,理由说的在冠冕堂皇,也改变不了自荐枕席的事实,而且还被南宫陌叶拒绝了。

  今天还有脸义正言辞的说自己不懂礼仪,上官清然真想大笑三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