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三十九章 天命难违,相识不悔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3067 2019-05-01 22:00:00

  上官清然没有理会被自己一句话气的脸色铁青的东方灵嫣。

  潇洒的离去。

  南宫陌叶看上官清然离开,也没有兴趣在留下来和东方家兄妹浪费唇舌。

  “本宫一路奔波,有些疲累,先回房休息了,枫叶改日再赏。”

  说罢,也转身离开。

  东方灵嫣看南宫陌叶也走了,不用再顾忌自己的形象了,脸色狰狞的看着东方凌。

  “皇兄你看见了,这就是你心心念念要得到的女人,人家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你还在那里以保护者自居,真是可笑至极。”

  东方灵嫣的眼神像是要喷出火来:上官清然,敢如此折辱本公主,本公主不会放过你的。

  “本王怎么做轮不到你来管,你也别忘了本王说过的话。”

  东方凌心里本就因上官清然的话而不舒服,东方灵嫣的话让他脸色更加难看。

  上官清然你以为如此说就能和本王撇开关系吗,你妄想。

  “皇兄,你还护着那个贱人,她都光天化日之下勾引南宫太子了,你还帮着她,你……哼!”

  东方灵嫣气的一跺脚,跑开了。

  “公主!”可儿连忙小跑跟上东方灵嫣。

  “三皇兄,你和清然郡主已经错过了,何必在如此执着呢!”

  东方晗看着一脸决然之色的东方凌出声劝慰。

  上官清然那样的女子,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岂会是轻易回头的人,三皇兄看事情一向透彻,这次怎会如此执迷不悟。

  “五弟,你是否管的太宽了,而且上官清然本来就是本王的未婚妻,是本王的女人,何来执着一说。”

  东方凌知道东方晗对上官清然的心思,所以一再强调上官清然是他的女人,也不知是在说服自己,还是警告东方晗。

  “三皇兄,你已经退婚了,如清然郡主所言,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看着冥顽不灵的东方凌,东方晗很是无奈。

  “那又如何,本王可以娶她为侧妃。”

  “三皇兄,你上门退婚已经羞辱了她一次,现在还要用侧妃之位在羞辱她一次吗!”

  东方晗的声音一改往日的温和。

  退了婚再娶为侧妃,这和贬妻为妾有什么区别,东方晗真想不明白东方凌是怎么想的。

  “做本王的侧妃怎么了,难道做你的晗王妃才算是不侮辱她吗,东方晗,你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话说道了这个份儿上,东方凌也不介意摊开来说:

  “告诉你,无论是太子之位,还是上官清然,本王都势在必得。”

  话落,东方凌拂袖而去。

  “我从来无心和你争太子之位,三皇兄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呢!”

  东方晗看着东方凌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上官清然是我唯一想要守护的女子,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人伤害她的,三皇兄你也不行。”

  东方晗之所以不顾所有人误会,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病愈”上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上官清然。

  兄弟一场,东方晗对东方凌的脾气太了解不过了,他怕东方凌为了得到上官清然而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那样风华绝代的女子,就算不能与之结为夫妻,东方晗也要护她周全。

  夜晚慕容逸来到普慈大师的禅房外,来回踱步。

  虽然上官清然是凤星的事几乎可以确认了,可是慕容逸在心底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慕容逸想找普慈大师来问个清楚,却又害怕得到肯定的答案,因为那是自己不想承认的结果。

  矛盾的心里,让慕容逸在普慈大师的房门前踌躇不前。

  那举棋不定的样子,哪还有公子该有的风范。

  “逸儿是准备在贫僧的门前徘徊到天亮吗?”

  屋内传出普慈大师浑厚的声音。

  慕容逸苦笑一声,推门而入,已恢复了翩翩公子的形象。

  “让大师见笑了,逸有一事不明,希望大师为逸解惑。”

  原本在蒲团上打坐的普慈大师起身,来到桌边为慕容逸倒了一杯清茶。

  “逸儿心中早有定论了吧,否则也不会在贫僧的禅房外徘徊不定。既然如此,又何须贫僧来为你解惑呢!”

  慕容逸苦笑一声,是啊!多此一问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大师何必如此坦言呢,我也不过是心里过不去而已。”

  慕容逸此时万分后悔,后悔自己不该来寒露寺,就算来也不一定非要今日来,或者在看见南宫陌叶和上官清然时就不该前去打招呼。

  慕容逸后悔知道上官清然的身份,却不曾后悔与上官清然的相识,相交。

  “唉!逸儿,你本是通透、洒脱之人,此刻怎会如此着相,无论你知道与否,她的身份也不能更改,你也不过是逃避现实罢了。”

  普慈大师好似看透了慕容逸的心中想法一般,出言开解。

  普慈大师在慕容逸还是少年时,就与之相识。

  慕容逸为人洒脱,淡然。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从容、豁达,很得普慈大师的赞赏和喜爱。

  本想收慕容逸为俗家弟子,奈何慕容逸早投师门,只好和他结为忘年之交。

  “大师,清然是我从心里认可的好友,我不希望她被乱世所牵绊,可她却偏偏是这乱世的源头,逸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慕容逸感觉自己的心在闷痛。

  “阿弥陀佛!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凤星现世不过是一个契机而已,怎么会是乱世之源。”

  一句话说的慕容逸顿时灵台清明。

  是啊,是自己一直把凤星当成灾星来看,认为她的出现会使天下大乱。

  哪个帝王没有一统天下的宏愿,上位者的野心和私欲与清然又有什么关系。

  师傅说:凤星现世,乱世将近,又怎知不是“乱世将尽”呢。

  一字之差,意义却大不相同。

  “多谢大师点化。”慕容逸眼神恢复了光泽。

  普慈大师看着慕容逸,眼神闪过一丝担忧。

  慕容逸对上官清然真的只是好友之谊吗?仅仅只是如此,又怎会让潇洒肆意的慕容逸失态至此!

  “逸儿,以你师傅天一真人的星盘推演之术,定能推算出凤星的具体位置,你师父即没有告诉与你,定然是不想让你和凤星之间有所牵连。”

  普慈大师叹了一口气:“唉!没想到天意难违,贫僧望你莫要忘记你西宇国逸王的身份,万事以苍生为重,贫僧言尽于此。”

  “大师放心,逸儿一定谨记师傅和大师的教诲。”

  慕容逸说完转身出了房间。

  第二日寒露寺正殿内,香客云集。

  普慈大师坐在高台上开始讲佛,下边以东方凌和东方晗为首坐在蒲团上,沐浴佛音,后边依次是东方灵嫣和各府的夫人小姐。

  上官清然一个人在房中,没有陪老夫人去沐浴佛音。

  想起南宫陌叶昨日提到的枫叶,出了禅院,向后坡而去。

  来到后坡,看着眼前一片艳红似火的枫树林,上官清然平静的眼眸闪过惊艳。

  这片枫树林不算大,但每一颗枫树都粗壮挺拔、枝繁叶茂。

  飘落的枫叶铺在地面上,像一块天然的红毯一样。

  “好美啊!”上官清然忍不住出声赞美。

  “我没有骗你吧,是不是很美!”南宫陌叶再次出现在上官清然身后。

  “南宫陌叶你怎么又来了,你不去正殿听普慈大师讲经,总跟着我干什么?”

  越是想躲避的人,越是出现在你面前,上官清然的心情可想而知是如何的烦躁。

  “清清你这么说话太没良心了,这枫林的美景还是我告诉清清的呢,你怎么能撇下我,一个人来观赏美景呢!”

  南宫陌叶已经来到上官清然面前,手里拿着初见时的翠玉折扇。

  “再说我也没兴趣听老和尚念经。”

  “没兴趣听,那你为何来寒露寺,为了乘凉啊!”

  上官清然看着南宫陌叶手中的折扇讽刺道。

  天也不热,拿一把破扇子招摇过市干嘛,显示自己的风流倜傥吗!

  南宫陌叶仿佛没有听出上官清然话中的讽刺一般,目光灼灼的看着上官清然:

  “我是为你而来。”

  不管是东夜国还是寒露寺,南宫陌叶都是为上官清然而来。

  上官清然看向满地的枫叶,声音缥缈,

  “南宫陌叶你不用如此的,我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我不用你回复我什么。

  如果说我们之间有一百步的距离,我会迈出九十九步,你只需在我走到你面前时,迈出最后一步就好。”

  如果到时你仍不愿意迈出最后一步,那我也会将你拽过来,总之你别想逃离,南宫陌叶心中补充到。

  一个本就让你心动的男人,站在你面前说着如此动听的情话,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但是上官清然的脸上依旧清冷、淡漠。

  不得不承认,一张没有表情的脸是隐藏情绪的绝佳武器。

  “南宫陌叶你何苦要费力走那九十九步呢,就算走完了,也未必会如愿。”

  果然如此,幸亏南宫陌叶想好了后招。

  “你身为太子,身边美女如云,何必执着我一人呢!”

  “本宫乐意行了吧,告诉你上官清然,本宫跟你耗定了。”

  这个油盐不进的女人,气死他了。

  南宫陌叶被上官清然气的,连从来不在上官清然面前用的尊称,都说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