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四十章 她只是上官清然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3075 2019-05-02 22:00:00

  既然说不通,上官清然干脆懒得理会,继续欣赏眼前的美景。

  南宫陌叶见上官清然没事人一样的看风景,在一旁气呼呼的摆动手中的折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多热呢!

  短暂的情绪失控后,南宫陌叶暗道,自从遇见上官清然后,在她面前自己越来越容易失控了。

  “唉,女人真让人头痛。”南宫陌叶摇头叹息。

  尤其是面前这个冷血的女人,每次都能把他气的失了风度。

  “别忘了你母后也是女人,而且后宫里都是女人。”现在就嫌女人烦,那以后还不是有的烦了。

  “后宫里的女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的女人。我从小到大也就招惹了你这么一个女人而已。”

  至于他的母后,南宫陌叶不予置评。

  就她这么一个女人吗?上官清然嘴角微微翘起了一抹弧度,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上官清然向林中走去。

  “清清你等等我。”南宫陌叶继续跟上。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在林中漫步,一片火红中两道白色身影,是那么醒目,又艳丽。

  其实只要南宫陌叶不说那些让她心绪不平的话,上官清然还是不排斥和南宫陌叶待在一起的。

  两个人安静的待在一起时,让上官清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现世安好的感觉。

  上官清然对这种感觉很是眷恋。

  一晃半日而过,南宫陌叶觉得和上官清然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

  “快到午时了,我该回去了!”

  上官清然怕老夫人回禅院用午膳时,看不见她而担心。

  “我们一起回去,走吧!”

  南宫陌叶和上官清然出了枫树林,向前面走去。

  在回去的路上,见到了迎面而来的慕容逸。

  “清然。”

  “慕容逸,你怎么在这,上午的讲经结束了吗?”

  在正殿聆听福音,一般情况下,没结束是不能离开的,否则算是对佛祖不敬。

  “还没结束,我没去正殿聆听。”

  对别人来说,听普慈大师讲经是难得的幸事,不能错过。

  可以慕容逸和普慈大师的交情,不需要和众人一样到正殿去聆听佛音。

  “南宫太子,本王有事与你相商,可否借一步说话。”

  慕容逸出现在这,就是为了找南宫陌叶的。

  他刚才去了南宫陌叶的禅院,青枫说南宫陌叶出去了,慕容逸想到后坡的枫树林,就沿路寻了过来,只是没想到上官清然也在。

  “那我就先回房了。”上官清然奔西面的禅院而去,

  算算时间上午的讲经也该结束了。

  上官清然走后,南宫陌叶和慕容逸来到寺院中的一座八角亭中。

  两人并排迎风而立,谁也没有看向谁。

  “这就是南宫太子接近清然的目的吧!”慕容逸率先打破沉静。眼神依然看向远方,声音有些缥缈。

  “本宫不明白逸王此话何意?”

  南宫陌叶知道慕容逸一定是知道了上官清然是凤星的事。

  可他依然选择装糊涂。

  要说三国的皇子中才智,谋略能和南宫陌叶一较高下的,也就只有慕容逸了。

  只是慕容逸从不将心思放在皇权争斗上,否则西宇国的太子之位非慕容逸莫属。

  “南宫太子何必非要本王把话说明白呢!”慕容逸转头直视南宫陌叶。

  “南陵国帝师天玄,是本王同门师叔,要说凤星的事别人不知道本王相信,说你南宫太子不知道,你认为本王会信吗?”

  南陵国帝师天玄真人和慕容逸的师傅天一真人是同门师兄弟。两人的星盘推演之术师承一脉,难分伯仲。

  天一真人能看到的星象,天玄真人自然也能看到。

  怪不得南宫陌叶要当殿求娶上官清然,更是对她呵护备至,原来如此……

  慕容逸早该想到的,可惜一时迷了双眼。

  “难怪逸王殿下武功高超,气质出尘,原来是师承南海帝师一脉啊!”南宫陌叶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南海之滨是历代帝师的出处。

  前朝时期,每一代帝师都是来自南海之滨。

  但是到了前朝的末帝轩辕宏这一代却没有帝师出现,直至轩辕朝亡国到后来的近百年,再没有帝师一脉的人踏入中原。

  一直到十六年前,天玄真人出现,被南陵国皇上封为帝师。

  “南海早无帝师一脉,本王的师傅只是天一真人,不是什么帝师后人。”慕容逸说道。

  百年前,天一真人的师祖留下一条遗训,言本派弟子以后不准以帝师后人自称,更不许入朝任帝师之职。

  所以严格来说,天玄真人在任帝师那一刻,就算脱离师门了。

  “逸王要这样说,本宫也没意见。”左右是慕容逸师门之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那么南宫太子也就是承认你接近清然别有目的了。”

  慕容逸眼露嘲讽,本以为南宫陌叶是君子,没想到和他大皇兄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女人也利用。

  “本宫承认什么了,真是可笑,逸王约本宫前来就是为了说这些无中生有的话吗!”

  南宫陌叶一派坦荡,让人看不出半点心虚作假。

  “南宫太子好演技,也就是这个样子才骗过清然的吧!”

  “哈哈哈……逸王真是有趣,演技,呵,亏你想的出来。”

  南宫陌叶心道:就上官清然那个警惕性,什么演技能瞒的住她,要不是自己真的以诚相待,怎么可能靠近得了她。

  诚如南宫陌叶所想,要不是后期南宫陌叶真的动了真感情,是不可能靠近上官清然的,更不用说打动她了。

  上官清然看着冷情、冷血,不易亲近,其实你只要拿出一颗真心以待,很容易靠近

  南宫陌叶不在和慕容逸浪费时间,而且他和上官清然的事也不需要外人插手。

  “无论逸王心中作何想,上官清然在本宫眼里就只是上官清然而已。”话落,南宫陌叶出了八角亭。

  慕容逸看着渐行渐远的南宫陌叶,不知他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南宫陌叶此人深不可测,心思更是掩饰的极深。

  他又不能将凤星的事告诉上官清然,以上官清然的性子,要是知道凤星的事,一定将他和南宫陌叶划分到一起,认为他们都别有目的。

  那时候恐怕他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南宫陌叶无论你是何目的,我都不会让你伤害清然的。

  而另一边,上官清然在要回禅院的时候,碰到了东方凌。

  东方凌在正殿没看见上官清然和南宫陌叶,就猜到他们俩一定混在一起。

  要不是讲经开始,不能轻易离开,他真想马上出来,看看上官清然和南宫陌叶在干什么。

  一上午的时间,让东方凌如坐针毡,讲经刚结束,东方凌就匆匆离开正殿。

  东方凌挡住了上官清然往前的脚步:“一上午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和南宫陌叶在一起。”

  那副样子,好像当场抓住出轨的妻子一般。

  上官清然实在懒得理会东方凌,在她眼里东方凌就是神经病。

  错身躲开东方凌,继续往前走。

  东方凌看见上官清然竟然无视自己,更是生气。

  伸手就想去抓上官清然的手腕。

  上官清然发现东方凌的动作,转身一躲,脚尖点地,窜出离东方凌两米的距离,

  “东方凌,你要干什么!”上官清然的声音异常冰冷。

  东方凌没想到上官清然身手如此敏捷,愣了一下后,再次倾身上前。

  上官清然看东方凌再次出手,不客气的迎身而上。

  暗处的暗卫刚想出手,就看见上官清然朝他们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不要暴露。

  暗卫四人只好密切注意着打斗的东方凌和上官清然,确保危险时,可以出手保护上官清然。

  东方凌只想用武力控制住上官清然,所以没有用内力,只是单纯的武功招式。

  没想到几招下来没有讨到好处不说,胸口还被上官清然踢了两脚。

  东方凌原本以为上官清然只是身手敏捷,没想到她竟然会武功,东方凌只好使出内力。

  暗卫四人看见凌王竟然使出全力欺负没有内力的上官清然,心中齐齐鄙视东方凌。

  他们忘记了,在不用内力的情况下,他们四人一起上都不是上官清然的对手。

  虽然东方凌使出全力了,仍然没办法制服上官清然。

  上官清然出手极快,丝毫不落后东方凌的招式,要不是上官清然顾忌东方凌的身份,腰间的梅花镖早就出手了。

  那样的话,东方凌不死也得重伤。

  想到伤了东方凌后,会给镇国侯府带来的麻烦,上官清然生生忍住了已经碰到镖尾的手。

  虽然梅花镖不能用,但是上官清然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三番两次找自己麻烦的东方凌。

  上官清然在和东方凌过招的时候,转身快速出脚,东方凌闪身躲避,被上官清然逼退了几步。

  上官清然手指伸入发间,几枚银针出现在手中,然后飞快的脱手射向东方凌。

  东方凌遂不及防,被银针刺中,毕竟银针的威力要小很多,对东方凌来说没什么大的伤害。

  东方凌用内力逼出了入体的银针后,再次朝上官清然出招。

  还来,东方凌你没完没了是吧!,上官清然摆出迎敌的姿势。

  突然空中飞来一道墨色身影,接住了东方凌袭向上官清然的招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