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四十三章 愿为你袖手天下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3054 2019-05-05 22:00:00

  南宫陌叶送上官清然回到房中,嘱咐上官清然早些休息后,就回了自己的禅院。

  上官清然躺在床上想着南宫陌叶离去前说的话:

  “清清,那四个暗卫我既然派来保护你,他们就是你的人了,不要老想着把他们撵走。”

  没想到自己只是刚有把人撵走的想法,就被南宫陌叶捕捉到了,这个男人真是聪明的可怕。

  是自己的人了吗?想到这上官清然起身招出暗卫四人。

  来到桌边的上官清然,看着面前的暗卫清冷的说道:

  “南宫陌叶说你们四人算是我的人了,那我就是你们的主子了?”

  四人单膝点地:“我们被主子派到郡主身边那日起,就是郡主的人了,郡主自然是我们的主子。”

  “很好,既然如此,那以后我的事情没有我的允许,不能透露给任何人,包括南宫陌叶。”

  上官清然可不愿意自己的事让南宫陌叶了如指掌。

  “这……”暗卫几人面露为难之色。

  作为暗卫,他们当然不会透露消息给外人,可是南宫陌叶是他们主子啊,也不能说就有点……

  “要是不能做到,我也不为难你们,以后我也不需要你们的保护了,回你们主子身边去吧!”

  上官清然给了四人两条路做选择。

  不是上官清然为难几人,要是不把话说明白,自己身边要是有个风吹草动,他们四人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南宫陌叶。

  “属下们能做到,没有经过郡主允许一定不会透露郡主的事,包括主子,可是……可是要是主子问起呢?”暗卫甲说道。

  他们可以不主动汇报,要是主子主动问起,他们作为属下,可以不回答吗?

  “他要是问起,你们就说是我吩咐的,让他来找我。”

  南宫陌叶要是敢来找她,她就让南宫陌叶把他的人全部领走。

  “属下遵命!”

  四人齐声领命,有郡主顶着他们还怕什么。

  “我给你们取个名字吧!”

  暗卫们都是孤儿,从小被集中训练,可以执行任务的时候用的大多都是代号。

  只有个别贴身保护主子的暗卫,才会得主子赐名。

  四人听见上官清然要给他们赐名,个个一脸激动。

  上官清然思考了一下说道:“以后你们的名字依次就叫安闲舒适吧,至于姓氏就……姓夜吧!”

  上官清然让暗卫跟着自己前世的夜姓。分别为夜安、夜闲、夜舒、夜适。

  以夜安为首的四人,此时的内心已经不能用感激来形容了。

  郡主对他们太好了,不仅赐名,还给了他们姓氏。

  四人郑重其事的双膝跪地,给上官清然磕了一个响头,齐声道:“谢郡主赐名。”

  “都起来吧!”上官清然招呼四人起身,“还有,以后就叫我小姐就行,别叫郡主了。”

  对于东方则的赐封,上官清然根本不在意,自然也没有放在心上,同样也不习惯郡主这个称呼。

  “是,小姐。”

  “等回了侯府,在清浅阁收拾一间屋子,你们四人轮班休息。”

  虽然上官清然不知道他们以前是怎么休息的,但以后的事她还是要负责一下的。

  “不用了小姐,我们在暗处也是可以轮流休息的。”夜安说到。

  作为暗卫,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能休息,也是他们的训练之一,所以他们已经习惯了,哪怕只是在树上假寐半个时辰,他们一样可以保持精力充沛。

  “按我说的做,你们只有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务。就这么决定了,都下去吧!”

  上官清然相信,以他们原来的方式也能很好的完成任务,毕竟都是经过专业训练出来的人。

  就像上一世的自己一样。

  同时,上官清然也清楚,长时间保持警惕状态,人的身体一旦到达极限,会影响寿命的。

  第二日又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

  上官清然起床收拾好自己后,出了房间,就看见来到禅院门口的慕容逸。

  “慕容逸,你一大早过来找我有事吗?”上官清然走到慕容逸面前,打招呼道。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来和清然聊聊天。”

  其实慕容逸昨天下午就来找过上官清然,正好赶上上官清然在睡觉,就只好离去了。

  “好啊,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又不用去正殿。”

  上官清然欣然的答应了。

  “那清然我们出去走走可好!”

  慕容逸的君子之风不允许他随便进女子的闺阁,即使是暂居之所他也不会轻易踏入。以免有损女子闺誉。

  “好,我去和祖母说一声,你等我一会。”说完上官就向老夫人的房间走去。

  出了禅院,两人边走边聊着天,大多是慕容逸讲述这些年来,他在各地游历的见闻。

  上官清然听的很认真,偶尔会对一些新鲜的事物表示好奇,多问一嘴。

  “这么说,你几乎游遍了轩辕大陆。”

  上官清然觉得慕容逸果然是皇族中的异类,别的皇子恐怕从懂事起,就忙着争权夺利,排除异己。

  而慕容逸却选择肆意在山水之间。

  本来明明与皇位只有几步之遥,竟能放弃权势,躲离争位的漩涡,这样的慕容逸让上官清然很是敬佩。

  试问世间有几人能面对权利,如此洒脱。

  “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去过,毕竟这片大陆上有很多地方是比较排外的,外人不能轻易入内。”慕容逸说道。

  “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真的当得起才华横溢了。”

  上官清然毫不吝啬的夸赞到。

  “清然如果愿意,我可以带着你到处走走,去过真正肆意洒脱的生活。”

  慕容逸不经意的说着,脸上带着浅笑,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是背在身后的手紧握成拳状,泄露了他一丝的紧张。

  如果上官清然愿意,他会不顾一切的带她逃离纷争,从此袖手天下。

  “我!算了吧。”上官清然摇了摇头。

  上一世四处漂泊,什么样的景色都看过了,这一世,上官清然只想陪着家人身边。

  慕容逸没有追问原因,人活在世,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如果真能随心所欲,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东夜国京城。

  两人走到一处凉亭,凉亭里有一个石桌,四个石凳,石桌面上雕刻着一副棋盘,两边各放着一罐黑子,一罐白子。

  明显,这是寺中为往来的香客们准备的,让香客们可以在此切磋棋艺。

  慕容逸坐在石凳上说道:“清然,我们对弈一局如何。”

  拿起罐中的白子,慕容逸有想和上官清然手谈一局的想法。

  “要让你失望了,我不善棋艺。”

  对于围棋,上官清然只会看,不会下。

  前一世好友叶薇和夜娆碰在一起都会杀上一局。这时候上官清然都是观棋者。

  都说善棋者善谋,可想而知下棋是多么费神的事,上官清然就是个不喜欢费心思的人。

  “真的吗,清然可别和我谦虚啊!”慕容逸浅笑的看着上官清然。

  “是真的不善,何来的谦虚。”上官清然露出一抹及淡的笑。

  “清然果然是心思单纯之人。”

  在慕容逸看来,上官清然绝对是聪慧的女子,不善棋艺只能说明她是一个不喜欢筹谋之人。

  “什么单纯不单纯的,只是不喜欢费脑子的事罢了。”上官清然回道。

  一个满手鲜血的人,单纯她从来就没有过,慕容逸太高看她了。

  “清然,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慕容逸眼睛看着手中的棋子,好似在思考该怎样说出口。

  “有什么话,直说就好。”上官清然想着,是什么事让一向豁达的慕容逸面露难色呢!

  “清然,昨天我见你和南宫太子在一起,作为朋友,我觉得有责任提醒你一下,南宫陌叶此人不简单,清然要小心,别被他利用了才好。”

  好吧,慕容逸承认他这么说有些小人了,可是不能把凤星的事说出来,又怕南宫陌叶伤到清然,他只能做一次小人了。

  “南宫陌叶和你一样,都是我的朋友,虽然他是个胸有城府,心机深沉的人,可我相信南宫陌叶,不会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

  就像我同样相信你也不会对我不利一样。而且朋友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

  上官清然知道慕容逸的话是为了她好,就像当初南宫陌叶提醒自己小心慕容逸一样,看着慕容逸真诚的说道:

  “不过还是谢谢你,慕容逸。”

  慕容逸看着这样的上官清然,心中苦笑,清然你真的只是把南宫陌叶当朋友吗?

  提到南宫陌叶时,你眼中的光泽恐怕你自己都没有发现吧!

  “但愿如此吧,不过清然你要记住,南宫陌叶不适合你。”

  慕容逸知道在多说无益,只能希望上官清然千万不要对南宫陌叶动情才好。感情是最伤人的利器。

  上官清然没想到慕容逸会如此说,不过却是事实,自己不是早就知道南宫陌叶不适合自己了吗。

  上官清然刚想说,她和南宫陌叶只是朋友而已。

  可是刚张开嘴,还没发出声音,就见南宫陌叶的身影飞略至凉亭内。

  “逸王如此背后出言伤人,可非君子所为。”南宫陌叶冰冷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