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四十四章 棋逢对手,天下为棋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3078 2019-05-06 22:00:00

  南宫陌叶此时浑身散发出的都是清冷之气。

  他刚靠近,就听见慕容逸当着上官清然的面诋毁他。

  竟然说他不适合上官清然,慕容逸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才适合吗!

  “南宫太子应该明白我说的都是实话。”看见南宫陌叶出现,慕容逸说的反到坦然了。

  他果然不适合背后说人坏话,慕容逸心道。

  “实话,逸王的想法是否有些太自负了。”南宫陌叶坐到石凳上,拿起旁边的黑子。

  “不如本宫和逸王对弈一局,看看谁会是最后赢家。”话落,将黑子落在棋盘上。

  慕容逸听出南宫陌叶的话意有所指。

  “那本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慕容逸也将手里的白子放到棋盘上。

  凉亭内没有了话语声,只剩下棋子落下的清脆声。

  上官清然坐在石凳上静静的观看。

  南宫陌叶和慕容逸都是善谋的人,棋盘上子数已经过半,竟仍旧势均力敌。

  渐渐地两人的下子速度变得缓慢。

  上官清然看着两人你追我赶,又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样子,上官清然心道:果然是棋逢对手啊!

  两人不知不觉下了一上午的棋,最后南宫陌叶扔掉手里的棋子说道:

  “逸王好谋略啊,本宫佩服!”

  最后两人以和局结束了这盘围棋。

  “南宫太子才是计谋周全之人,本王险些就被你大杀三方了。”

  慕容逸谦和有礼的说道。

  心里却想着,和南宫陌叶下棋果然畅快。

  上官清然听着两人说话,觉得特别不对味,明明是相互恭维的话,说的好像有一丝嘲讽的意思。

  想到自从南宫陌叶出现,两人之间的话就好像是,话中有话。

  就说和心思深沉的人说话费脑子吧,她听着都觉的费脑。

  这不是上官清然的脑子不够用,也不是她懒到不愿意多想。

  而是南宫陌叶和慕容逸都是心思深沉得佼佼者,他们话中的深意,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逸王太妄自菲薄了,如今可是和局的局面,他日若是有机会和逸王再来一局,本宫一定倍感荣幸!”

  再来恐怕就是以天下为棋了。

  “若真到那一日,本王也只能奉陪到底。”

  当慕容逸遵照天一真人的嘱咐回到皇权中心的时候,慕容逸就只能选择以天下百姓为几任。

  刚才他已经任性了一次,想要带着上官清然袖手天下,以后却不能了。

  以后的慕容逸只是身负百姓之责的逸王,为保百姓安乐,为护上官清然安稳,尽自己所能还天下太平。

  “希望再次和逸王对弈的机会,不会太远,本宫很是期待。”南宫陌叶早就知道慕容逸深不可测,一局棋下来,更是让南宫陌叶认可了慕容逸这个对手。

  “清清,晌午了,你不回禅院陪上官老夫人用膳吗?”南宫陌叶转头看向上官清然。

  “是啊,那你们聊吧,我先回去了。”上官清然起身向南宫陌叶和慕容逸告辞。

  “我和逸王该聊的,我想昨天已经都聊过了,我也要回禅院,正好顺路,我们一起走。”话落,南宫陌叶也跟着起身。

  听到南宫陌叶的话,上官清然才想起来,南宫陌叶好像就住在她隔壁的禅院里。

  上官清然点头同意,两人一起出了凉亭。

  慕容逸看着相携而去的两人,心中涩然。

  慕容逸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那个白衣身影已经住进了你的心里,在你以为只是把她当知己好友时,不知不觉间就放在了心上。不然也不会有与她袖手天下的冲动。

  一声苦笑溢出唇间,慕容逸自嘲自己本是心思玲珑,聪颖之人,偏偏此时才看清自己的心。

  回去的路上,上官清然问道:“我怎么觉得你和慕容逸之间怪怪的,说话更是话中有话,而且我怎么觉得和我有关。”

  要不是觉得和自己有关,上官清然是不会多嘴询问的。

  像上官清然这种既冷漠,又怕麻烦的人,一向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立场不同,就注定了不能成为朋友,不过能和你有什么关系,难道还能为了你争风吃醋不成,清清你有时候太敏感了。”南宫陌叶含笑的打趣道。

  心里却是想着,他和慕容逸话说的如此隐晦,都能被上官清然有所觉察,聪明的女人果然让人头疼。

  上官清然冷眸瞟了一眼南宫陌叶,淡然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不够资格让堂堂的南陵国太子和西宇国逸王为我争风吃醋了?”

  虽然自己对成为他们俩争风吃醋的对象,并不感兴趣。可南宫陌叶那是什么表情,好像她多么自恋一样。

  要知道以上官清然的身材,容貌,要让男子倾心并不是难事。只是自己不屑罢了。

  “当然够资格了,是在下不够资格为清然郡主争风吃醋,还望清然郡主早日给在下这个资格啊!”

  南宫陌叶一脸诉求的看着上官清然。

  “看路。”上官清然生硬的转移话题,继续向前走去。

  见上官清然的表情略有些不自然,南宫陌叶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看来这个女人的心也不是那么冷吗!

  东方灵嫣从正殿往回走,在拐角处,远远看见上官清然和南宫陌叶的身影。

  原本带笑的小脸,唰的一下阴沉,“为什么南宫太子还和上官清然在一起,他不是应该厌恶上官清然才对嘛?

  为什么一切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上官清然那个贱人,到底用了什么狐媚手段,竟迷惑的南宫太子围着她团团转。”

  东方灵嫣气的握紧双手,手中的东西险些因为力大而折断。

  身后的可儿慌忙提醒:“公主,小心你手中的签文啊!”

  要知道折断签文可是不吉利的啊!

  回神的东方灵嫣急忙松开了双手,一支竹签从她的手中滑落在地。

  可儿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竹签,用衣袖扶了扶沾染上的灰尘,恭敬的递还给了东方灵嫣。

  东方灵嫣看着再次回到手中的竹签,这是她向普慈大师求的姻缘签。

  手中攥着竹签,东方灵嫣的脑中闪过刚才在正殿求签的一幕。

  上午的讲经一结束,东方灵嫣来到普慈大师面前,希望可以求一支签。

  普慈大师拿出一个特有的签筒,里面放着久久八十一支竹签,交到了东方灵嫣的手中。

  签筒里面装的竹签,是普慈大师的师傅留下的,名为九九归一签,只要求签者心中想着要求的事,必会出现所符的签文,而且非常灵验。

  东方灵嫣接过签筒,闭上双眼,双手轻轻摇晃签筒,几下后就有一只竹签,脱离了签筒,掉到了地上。

  东方灵嫣拿起地上的竹签,只见上边刻着一排小字:缘到有时终须有。

  普慈大师看着东方灵嫣手中的签文说到:“阿弥陀佛,公主本是人间富贵花,一生尊贵避无可避,莫要过分执着,缘到有时终须有。

  这支竹签贫僧就赠与公主,望公主可以不乱于心,不困于情。”

  虽然她不太明白普慈大师话中的意思,可是签文摆在这里,自己求签时心里想要求的是和南宫陌叶的缘分。

  如今签文写着“缘到有时终须有”,这就说明她和南宫陌叶是注定有缘的。

  看着上官清然和南宫陌叶消失的方向,东方灵嫣的脸上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

  “南宫陌叶注定是本公主的,连佛祖都这么说,上官清然你不会得意太久的。”东方灵嫣得意的说道。

  “是啊,公主和南宫太子才是上天注定的一对,普慈大师的签文可是不会作假的。”

  可儿的话取悦了东方灵嫣,主仆二人向自己的禅院走去。

  可怜的东方灵嫣只想到签文说的“缘到有时终须有”却忘了这句话的后一句。

  “缘到无时莫强求!”

  上官清然回到禅院后,一会功夫就见老夫人领着绿柳乐呵呵的回来了!

  一点也看不出礼佛半日的疲累,到是比平日更加精神抖擞。

  “祖母回来了,可是今日祖母在正殿有何顿悟,才会如此高兴。”

  上官清然迎上老夫人,扶着她来到桌边坐下。

  “呵呵!清儿看出来了,祖母今日得普慈大师点拨,很是高兴。”老夫人拽着上官清然的手,乐的合不拢嘴。

  “那是托普慈大师的福了,让祖母心情如此愉悦。”上官清然脸上挂上了浅浅的笑容。

  “说是托了普慈大师的福,不如说是托了小姐您的福,老夫人如此高兴可是因为小姐您啊!”

  绿柳在一旁笑着说道。

  “因为我?”上官清然不解的目光投向老夫人,老夫人依旧笑呵呵的看着她。

  绿柳欢快的声音再次响起:“就是因为小姐您,老夫人今日和普慈大师为小姐求了一支姻缘签。”

  在东方灵嫣之后,老夫人问普慈大师说,也想要求一支签,老夫人也言明是为孙女上官清然求姻缘。

  上官清然没想到老夫人如此高兴,都是为了自己,心中感动,面上却不显。

  “看样子祖母是为清儿求了一支上上签喽!”上官清然说道。

  不然老夫人也不会如此高兴啊!

  老夫人笑着摇了摇头。

  额!不是上上签?那祖母还如此高兴,上官清然心道。

  绿柳神秘的说道:“普慈大师根本没让老夫人求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