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四十五章 再遇刺杀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3075 2019-05-07 22:00:00

  怎么会没让求签!

  原来在老夫人说出,是为上官清然求签时,普慈大师就收起了手中的签筒,双手合十的说道:

  “阿弥陀佛,清然郡主的姻缘上官老夫人不需要求签,郡主天生是大贵之人,姻缘更是上天早已注定,岂是小小签文可堪破的。”

  虽然没有求到签,可是普慈大师的话足以让老夫人安心而且高兴的了。

  要知道,普慈大师可是得到高僧,他的话要比签文更有信服力。

  上官清然听了绿柳的话后沉思,大贵之人!若真是如此为何会一世飘零。

  至于姻缘天定,上官清然更是觉得可笑。

  难道说,所谓的天定,就是让她在这个男尊女卑、一夫多妻的时代成为某个男人众多的妻妾之一吗!

  这样的姻缘,即使是上天注定,她上官清然也不屑。

  上官清然对普慈大师的话还是有几分相信的,毕竟能一眼看出自己出自异世,可见得道高僧不是白叫的。

  我命由我不由天,即使普慈大师所言非虚,上官清然在自己的原则和底线面前,同样不会任由天意摆布的。

  “呵呵!绿柳你看,清儿高兴的都愣神了。”老夫人看着沉思的上官清然,对一旁的绿柳说道。

  “小姐的福气是上天注定的,当然值得高兴了。”绿柳附和道。

  听了两人的对话,上官清然想着,无论如何,能让祖母开心就好。至于其他,以后再说吧!

  “祖母我们用膳吧,然后你好赶紧休息,下午还要去正殿呢!”

  上官清然让绿柳吩咐人,把寺中送来的斋菜端上来。

  “好好,清儿最贴心了。”老夫人欣慰的点头。

  “清儿,祖母决定等普慈大师七天的讲经结束,在回府,你明日就先回去吧。”老夫人说道。

  年轻人本来就不愿意在寺庙呆着,要不是为了给上官清然求签,老夫人也不会让上官清然陪自己过来。

  如今也心愿达成,老夫人自然不愿意让上官清然闷在寺中。

  “祖母的身体能受得了连续七日的聆听吗?”上官清然有些担心老夫人的身体。

  “清儿放心,祖母的身体很好,而且每日听普慈大师讲经,祖母觉得身心舒畅,好似年轻了几岁一般。”老夫人边说边对着正殿的方向施了一个佛礼。

  “既然如此,那清儿陪着祖母一起。”难得老夫人高兴,上官清然当然愿意陪伴,而且上官清然也不放心扔下老夫人一人。

  “不用了,你又不喜欢礼佛,呆在这儿会闷坏的,祖母会心疼的。”老夫人慈祥的抚了抚上官清然耳边的碎发。

  看上官清然两天都不曾去正殿聆听佛音,老夫人就知道上官清然不喜礼佛。

  “那好,明日清儿就先回府,丫鬟们都留下来伺候祖母吧,我和车夫回去就好,待讲经结束,我再吩咐车夫来接祖母回去。”

  上官清然本就对礼佛没有兴趣,在被普慈大师看穿灵魂后,更不愿去正殿了,如今自己先回府也好。

  祖孙俩商量好了之后,上官清然决定明天一早就下山回京。

  因为担心老夫人,上官清然留下了夜闲和夜适暗中保护老夫人。

  第二日一早,阳光明媚,上官清然用了早膳后,就辞别老夫人,做上了回京的马车。

  下山的路要比上山快一些,上官清然坐在马车里闭目眼神。

  马车行至山脚处,车里的上官清然突然睁开双眸,一股阴暗的杀气扑面而来。

  上官清然快速的窜出车外,身手如闪电般离开马车十几米的距离。

  车夫感觉一阵风从耳边刮过,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见上官清然已经离开马车有一段距离。

  拉车的马儿似乎也感觉到不安,发出一道嘶鸣。

  眨眼间就看见树林里穿出十多道黑色身影。

  来人一共有十二个人,都是黑衣蒙面,浑身散发着阴沉的死气。

  十二人形成了一个圈状,将上官清然围在其中。

  夜安和夜舒也已经现身,一前一后的将上官清然护在中间。

  “小姐,这帮人身手不凡,一会我和夜舒突破一个缺口,您就赶紧离开。”夜安侧头小心的说道。

  看着来人身上的气息,夜安就知道他们的身手不弱于自己和夜舒多少,而且敌众我寡,他们只能尽量的保上官清然的安危。

  上官清然听了夜安的话没有出声,不说黑衣人本来就是奔着自己来的,就算不是,她也不会扔下同伴独自离去。

  黑衣人不再给上官清然三人说话的机会,一拥而上。

  夜安和夜舒也举起手中的长剑,全力迎敌。

  上官清然双手齐发,六支梅花镖同时脱手而出。

  有三支射中三名黑衣人的眉心,一支刺中咽喉,另外两支被黑衣人的利剑打落在地。

  其他黑衣人没想到上官清然出手如此快,而且直击要害。

  夜安两人再次见识到上官清然的飞镖绝技,手上的招式也更加凌厉。

  不顾刺来的利剑,夜舒选择继续攻击,一剑刺入对方的心脏,自己也因为没有及时做出防御而被刺伤,还好不是要害,夜舒像没有受伤一样继续迎敌。

  在暗卫的眼里,不中要害的伤都是小伤,依然不会耽误他们迎敌。

  一会功夫,黑衣人已经倒地一半,而夜舒和夜安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剩下的黑衣人剑招出的更加勇猛,以一种不要命的攻击方式再次攻向上官清然三人。

  上官清然再次射出三支梅花镖,这次只中了一人,毕竟对方已经有防备了。

  一个黑衣人举剑劈下,上官清然左手扬起挡住利剑,右手扬出最后的三支梅花镖,打中面前黑衣人的要害。

  “小姐!”夜安看上官清然的手臂被剑划伤,大叫了一声。

  夜安不顾身后的利剑,飞身扑向上官清然,被黑衣人的剑从背部刺穿,

  上官清然回身看见这一幕,摸出银针,射向黑衣人的双眼。

  银针刺入双眼,黑衣人大叫一声,抽出刺中夜安的利剑。

  夜安踉跄两步,来到上官清然身边,依旧握着宝剑护在上官清然身前。

  解决了手中黑衣人的夜舒,也来到上官清然面前。

  此时的夜安和夜舒已经一身是血,上官清然的左臂也被划破,鲜血染红了白衣。

  黑衣人中除了被上官清然刺瞎双眼的一人外,还有只是受了些轻伤的三人。

  剩下的黑衣人再次提剑而来,夜安和夜舒迎了上去。

  “小姐你快走。”夜舒喊道。

  “杀了我们这么多兄弟,还想走,妄想!”其中一个黑衣人叫嚣到。

  重伤且失血过多的夜安二人,招式动作明显有些缓慢。

  一个黑衣人一脚将夜安踢到在地,就向上官清然刺来。

  上官清然又摸出两根银针,准备找准时机,向来人的眼睛射去,银针威力不如梅花镖,上官清然只能选择眼睛的部位下手。

  夜安和夜舒想要飞身过去,奈何被其他两个黑衣人绊住,根本脱不开身。

  就在黑衣人逼到眼前,上官清然准备发出银针时,一道月牙白色身影横空出现,落在上官清然面前,手中的翠玉折扇飞出,以极快的速度在黑衣人的脖颈划过,之后又飞回道主人手中。

  黑衣人颈间出现一道及细的血痕,眼睛圆睁,似不敢相信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子,弹指之间就要了自己的命。

  南宫陌叶转身,一把将上官清然搂在怀里。

  刚才他和青枫赶到的时候,就看见黑衣人的剑直奔上官清然的心口而去,南宫陌叶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

  来不及思索,南宫陌叶将轻功运用到极致,还好赶得及救下了上官清然。

  即使如此,刚才的一幕仍然让南宫陌叶心有余悸。直到这一刻,感觉活生生的上官清然就在自己的怀里,南宫陌叶才吐出一口浊气,漏跳的心脏也恢复了正常。

  怀中的上官清然感觉到了南宫陌叶浓浓的不安,轻声道:“我没事。”

  上官清然清冷的声音,抚走了南宫陌叶所有的不安。

  南宫陌叶不舍的放开了上官清然,向青枫和夜安两人看去。

  在刚才南宫陌叶飞向上官清然时,青枫也出手帮助夜安和夜舒解决了最后的两个黑衣人并且制服了仅剩的瞎眼刺客。

  “将人带下去,严加审问,别让他死了。”南宫陌叶声音冰冷的说道。

  暗处出现两道黑影,带着被青枫点住穴道的瞎眼黑衣人离去。

  重伤的夜安和夜舒,踉跄的走到南宫陌叶身边,单膝跪地:“属下保护小姐不力,害小姐受伤,请主子责罚。”

  听了夜安的话,南宫陌叶才注意到上官清然左臂上的伤口,“你受伤了,怎么不早说!”

  语气里是浓浓的心疼,南宫陌叶抬起上官清然的手臂,为她察看伤势。

  “没事,皮外伤而已。”上官清然对手臂上的剑伤毫不在意,前世被子弹打中都可以一声不吭,何况小小的剑伤。

  “你们两人起来吧,我受伤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要是没有你们拼死保护,我也许早就死在剑下了。”

  上官清然对着夜安和夜舒说道。

  夜安二人心里很是感动上官清然的不怪罪,可是保护上官清然是他们的职责,保护不力,他们就应该受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