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四十六章 为你撑起一片天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3048 2019-05-08 22:00:00

  上官清然看着跪在地上的夜安和夜舒还没起身,猜到他们应该是在等南宫陌叶开口。

  “我叫你们起来,没听见吗,如果不听我的话,以后就不用留在我身边了。”上官清然的声音异常冰冷。

  “他们保护不力,确实不应该继续留在你身边了,清清,回去我再给你重选一批暗卫。”

  南宫陌叶在确定上官清然的伤口没伤到筋骨后,在怀里掏出一方洁白的帕子,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后,柔声的对上官清然说道。

  虽然暗卫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能有如此的战果已经很好了,可是上官清然毕竟受伤了,南宫陌叶对此很生气。

  “留就是他们,要不就一个也不要,黑衣人要杀的人是我,我不想再连累他人。”上官清然果断的道。

  她能理解南宫陌叶的用意,但却不赞同,虽说夜安二人是属下,保护自己是应该的,可上官清然还是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们。

  夜安和夜舒已经伤的这么重了,上官清然不能再让他们因自己而受罚了。

  南宫陌叶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听清清的。”语气很是无奈。

  “青枫,让人把他们带到城外的别院疗伤,派人去把韩老接到别院。”

  说完话后,南宫陌叶看向上官清然,眼神明显示意:这回你该满意了吧!

  上官清然挑了挑眉梢,表示满意。

  “谢主子和小姐的不罚之恩。”夜安二人齐声说。

  青枫让暗卫送二人去城外的别院,同时派人去请韩老。

  “清清,我带你先去我的别院好好包扎一下,其他事稍后再说。”南宫陌叶说道。

  上官清然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南宫陌叶的好意。

  青枫将南宫陌叶的马牵了过来。

  “清清我带你骑马走吧!”虽然上官清然下山的马车就在远处停着,但是马车没有骑马的速度快。而且车夫早已经被吓得昏死了过去。

  “好……等等,南宫陌叶你去帮我把我的梅花镖都取回来。”上官清然毫不客气的使唤南宫陌叶。

  她的梅花镖一部分在黑衣人身上,剩下的被打落在地,她得收回来。

  额!不是吧,又要抠尸,清清你这是什么癖好啊!南宫陌叶心里排腹,面上却不显。

  “清清,我知道你不想别人发现你的暗器,尸体我会派人处理的,你不用担心。”

  言下之意就是,我会帮你毁尸灭迹的,不用抠尸这么残忍吧!

  上官清然一愣,反应过来,知道南宫陌叶误会了。解释到:

  “我不是怕别人发现,只是我只有这一套梅花镖,不想浪费,再打造一套费时又麻烦。”

  原来如此,南宫陌叶了然的点了点头。

  “青枫,把清清的梅花镖取回来,收拾干净了在拿过来。”话落,带着上官清然凌空,落在马背上。

  南宫陌叶怎么会亲自抠尸呢!这种事就留给青枫来办吧。

  “还有,把清清的马车和车夫一起带到别院。”南宫陌叶双手环住身前的上官清然,拿起缰绳,双腿一夹马腹,两人一骑奔别院飞驰而去。

  暗中的青影看着有些风中凌乱的青枫,翘了翘嘴角,凌空随南宫陌叶而去。

  青枫看着空荡荡的山脚下就剩下自己,认命的摇了摇头。

  青枫将上官清然被打落的梅花镖拾起来后,招出两名暗卫,把抠梅花镖的事交给了暗卫。

  主子把清然郡主让他做的事交给自己,自己同样可以交给暗卫,青枫在心里称赞自己真是聪明。

  暗卫任劳任怨的抠出了梅花镖,又处理了尸体。

  一切办好后,留下一名暗卫将上官清然的马车和车夫带到别院,青枫就先一步的骑马离去。

  别院里,南宫陌叶下马就带着上官清然飞身进入。

  直接将上官清然带到一件卧室,南宫陌叶牵起上官清然没有受伤的右手,来到软榻上坐下。

  上官清然都没注意到,一路上,她对南宫陌叶的亲近,一点没有排斥,一切显得那么自然。

  韩老提着药箱走进卧室,恭敬的说道:“主子,清然郡主。”

  上官清然知道韩老是来给自己包扎的,说道:“我的伤不重,也已经简单的处理过了,不碍事的,你先去给夜舒和夜安看看吧,他们伤的很重。”

  上官清然话落,反应过来,自己说夜安二人的名字,韩老应该不知道是谁,又补充道:“额,就是我身边的两个暗卫。”

  南宫陌叶也清楚那两个暗卫伤的不轻,看着韩老说道:“把包扎用的东西留下,本宫来就好,你去看看暗卫吧!”

  韩老留下了东西后,就应声离开了,他也听说了暗卫伤的不轻,可是先为主子治伤是他的职责。

  如今上官清然如此体恤下属,韩老对她的敬佩又多了几分。

  南宫陌叶将上官清然的衣袖挽起,将伤口上已经染红的帕子拿掉。

  将韩老留下的金疮药慢慢的洒在上官清然的伤口上,见伤口不在渗血后,南宫陌叶来到水盆边,拿起一个干净的帕子,打湿了,来到上官清然面前。

  小心的避开伤口,将胳膊上的血迹一点一点的擦拭干净,眼睛认真的盯着伤口,不经意的问道:

  “夜安、夜舒,你给他们赐的名字?”

  “嗯。”上官清然点了点头,看着南宫陌叶细心的为自己打理伤口,心中划过一股暖流。

  “清清对他们真是好啊!另外两人呢?他们今天怎么没在你身边保护你。”南宫陌叶想起另外两个暗卫,问道。

  “你说夜闲和夜适啊,我把他们留在寒露寺保护祖母了!”上官清然庆幸老夫人没有和她一同下山,如果连累祖母受伤的话,她一定会自责死的。

  南宫陌叶了然,没见到另外两名暗卫,他就猜到上官清然应该是派他们做别的事去了。

  上官清然的胳膊被南宫陌叶清理干净后,南宫陌叶拿起一旁的细布为她重新包扎伤口。

  南宫陌叶手上的动作不停,而且力度拿捏的非常好,心里想着上官清然给暗卫四人起的名字:安闲舒适。

  清清你放心,我南宫陌叶一定会为你打造一个安定的国度,让你过上安闲舒适的生活。

  “清清,明天我把夜闲和夜适调回来保护你,我再派其他人去保护上官老夫人。”夜安二人的伤势需要养一阵子,上官清然身边不能没有人保护。

  “好!”上官清然知道自己身边存在的危险,想到要杀自己的人。

  “今天的黑衣人,和上次刺伤巧儿的应该是一伙人,他们身上散发的阴暗气息一模一样。”上官清然肯定的说道。

  南宫陌叶包扎好了之后,放下上官清然的衣袖,说道:“你安心休息,我会调查的。”

  希望可以从那个瞎眼的黑衣人口中得到些消息,虽然这个可能很渺茫,来人一看就都是死士,很难问出些什么。

  要不是青枫制服了瞎眼的黑衣人之后,第一时间卸掉了对方的下巴,恐怕他早就咬舌自尽了。

  上官清然知道这伙人马隐藏的很深,一直不好查找,可是自己又不知道到底得罪了何人。

  原主的记忆更是一片空白,什么讯息也得不到。

  南宫陌叶见上官清然秀眉微隆,安慰道:“清清,你好好的睡一觉,什么都不用想,交给我就好。

  不能帮你撑起一片天,又怎么配走进你的心呢!”

  上官清然再次感觉到心不受控制的跳动着,只因面前这个男人的一句话。

  上官清然想说,我不会给你机会走进我的心。

  话已经到了嘴边,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

  第一次,一向冷情的上官清然,不知道该怎样张嘴拒绝别人。

  明知道不能给南宫陌叶回应,就应该果断的拒绝,趁早让南宫陌叶死心才是对的。

  可是上官清然的喉咙处好像有块石头一样,压着她,让她发不出声音。

  算了,既然说不出口,就选择沉默吧。随南宫陌叶怎么说,怎么做吧,反正南宫陌叶早晚要回南陵国的,两人早晚要分开。那就享受现在在一起的日子吧。

  对事、对人一向冷静,理智,从不拖泥带水的上官清然,决定放纵自己一次,让自己为了这颗跳动的心任性一次,仅此一次而已。

  上官清然闭上眼睛告诉自己。

  南宫陌叶没听见上官清然反驳自己的话,心情很好。

  见上官清然闭上双眼,南宫陌叶似感觉出了,她的挣扎,她的彷徨。

  清清,接受我的感情,喜欢上我就让你那么为难吗?南宫陌叶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你的为难是不是也表示,我在你心中也是有位置的,所以才让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会给你时间,给你勇气,让你为我打开心扉的,清清相信我,那一天不会太久的。

  南宫陌叶没有在说话,转身出了房间。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有些情,一旦眷恋,便海枯石烂;有些缘分,一旦交织,便在劫难逃。

  上官清然的一时放纵,便注定了她此生的在劫难逃。

  也许在第一眼相见时,就注定了南宫陌叶是上官清然逃不过的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