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第四十九章 各有算计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3074 2019-05-11 22:00:00

  别院里的风景优美,亭台楼阁,假山花园应有尽有。

  花园里的菊花傲霜怒放,明明是深秋季节,却没有一点萧条之象。

  上官清然和南宫陌叶逛了一圈后,来到一处凉亭坐下,在此既能欣赏园中的风景,又能躲避凉风袭来。

  青露出现,奉上一壶热茶后,再次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

  南宫陌叶给上官清然倒了一杯茶,:“清清,喝杯热茶驱驱寒气。”

  自从上次在一品斋看见上官清然饮茶之后,在场的几人就都知道上官清然不善品茶。

  所以南宫陌叶没有要她品茶,只是让她喝而已。

  上官清然拿起茶杯,喝了下去,放下茶杯时,上官清然的眼睛闪过一缕精光,连南宫陌叶都没有捕捉到。

  “刺客有问出什么吗?”上官清然淡淡的问道。

  “还没有,对方来的都是死士,让死士开口,还需要费些时候。”

  只是费些时间而已,南宫陌叶对自己手下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一旦彻底摧毁了对方的意志,死士也会开口。

  上官清然知道南宫陌叶一定有一套自己的审讯模式,只是如果单纯的以身体上的折磨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时间恐怕会很长。

  毕竟对方是专门训练的死士,连死都不惧的人,对身体的伤痛同样不会在意。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她们杀手和死士没有多大的差别。

  “也许我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让他开口。”上官清然说道。

  必须尽快查清对付的身份,要不然上官清然实在是担心。

  她不担心对方来杀自己,而是怕他们把注意打到老夫人的头上。

  要是刺客真的直接闯入侯府杀人,她该怎么办,府中都是些不会武功的丫鬟小厮。

  上官清然虽然冷血,但是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而连累无辜,更是不能容忍自己在乎的亲人因自己受伤,或者丧命。

  “哦!清清有办法让死士开口?”南宫陌叶挑眉。

  “不如让我先试试,如果不行你在继续对他用刑。”上官清然说道。

  “好,不知清清准备怎么做?”南宫陌叶欣然答应。

  上官清然身上好像有很多谜,谜一样的身世,谜一样的身手。

  南宫陌叶没有主动去探索她身上的谜,而是等着上官清然慢慢的,一点一点在自己面前显露。

  上官清然想了想说道:“你让你的属下停止对他用刑,把他的武功费了,确保他不会死的情况下,让他呆在一个密封的空间里,要让他处在一个一点声音都没有的环境中。”

  本来还应该是完全黑暗的房间,可是刺客的眼睛已经被上官清然毁了,这个就省下了。

  当然如果刺客的眼睛没瞎,上官清然就可以直接对着他的眼睛进行催眠,也就不用如此麻烦了。

  没错,上官清然用的办法就是催眠。

  上官清然本身就拥有一个坚韧的灵魂,她可以通过眼睛,把人短时间的催眠,当然这需要很大的精神力。

  如今,在不能看对方眼睛的情况下,她只能采取原始的催眠方法,而这个方法就要多费几天的时间,但是也绝对比南宫陌叶的方法要快一些。

  “我会让人按照你说的安排好。”南宫陌叶没有问到底是什么方法,只是一切按上官清然的话去做。

  上官清然没想到南宫陌叶连她的方法都不知道,就这样盲目的信任她,这让上官清然的心里有些触动。

  “七日后,我再来这问他幕后之人。”上官清然之所以决定七日后再对刺客催眠,是因为,一个人不吃不喝七天就到身体的极限了,再熬下去,也许不会被饿死,但一定会被渴死的。

  “好,七日后的晚上,我会去侯府接你过来。”南宫陌叶说道。

  如果上官清然能够在七日后问出幕后人就太好了。

  还有八天就是皇后在御花园举办菊花宴的日子了,到时候各府小姐公子都会参加,上官清然也会在受邀之列。

  知道幕后黑手,他们就可以多些防备,不会每次都是如此的措手不及。

  上官清然点了点头。

  “那没什么事,我一会就回侯府了。”上官清然说道。

  “清清今晚就在别院住下吧,明日再回侯府。”南宫陌叶出言挽留。

  “为什么?”对于南宫陌叶的挽留,上官清然表示不解,这里距离京城内也就一个多时辰的车程而已,她为什么要留下来。

  南宫陌叶尴尬的咳了一声后,说道:“我收到消息,东方凌、东方晗还有东方灵嫣也是今日下午回京,我想清清一定不愿意遇见他们。”

  南宫陌叶是舍不得上官清然离开,可不能直说,说了也许上官清然走的更快了。

  只好找了个理由,他知道上官清然一定不愿意和东方家的兄妹碰上。

  诚如南海陌叶所想,比起遇见东方凌和东方灵嫣,上官清然宁愿呆在南宫陌叶的别院,明早再回府。

  见上官清然不在坚持离开,南宫陌叶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晃得上官清然心上一跳,暗道:果然长了一张妖孽脸,怪不得把东方灵嫣迷的找不到东南西北。

  收敛了一下思绪,上官清然面容平静的说道:“那我先回房了。”

  “好,我送你会去。”

  南宫陌叶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不能一直陪在上官清然身边,当然上官清然也不愿意他一直呆在自己身边。

  和南宫陌叶呆的越久,上官清然越发现自己的心有些不受控制,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她很是不喜,可是心中又隐隐有些期待。

  唉!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上官清然心中叹息。

  另一边东方凌,东方晗和东方灵嫣午后也出了寒露寺,一路直奔回京。

  行至山脚下时,没人看出这里上午经历了一场恶斗。

  正如南宫陌叶所言,他的人毁尸灭迹相当干净利落了。

  在他们下山之后,慕容逸也和普慈大师告辞,赶回京城。

  暗卫来报,说慕容轩最近动作频繁,那个神秘黑衣人再次出现,慕容逸只好赶回驿馆。

  本来想去和上官清然说一声的,没想到,被告知上官清然一早就下山回城了。

  慕容逸回到驿馆的时候,正赶上慕容轩要出去,兄弟两人在西苑门口相遇。

  “大皇兄。”慕容逸声音疏离的叫道。

  对于慕容逸的态度,慕容轩不以为意,西宇国皇室中谁不知道,逸王殿下对谁都是疏离有礼,既不亲近,又不失礼,就连对他父皇,母后都是如此。

  “六弟从寒露寺回来啦!”慕容轩说道。

  在他心中慕容逸是不会对他有所威胁的,慕容逸无心皇位谁都知道,一年到头四处走,留在皇城的日子屈指可数。

  要不然慕容轩怎么会同意慕容逸和他一起出使东夜国呢。

  在慕容轩看来,慕容逸不过就是来看看东夜国的风景而已。

  而事实也诚如他想,慕容逸在到了东夜国京城后,每天就是四处看看风景,对两国朝局之事从不关心。

  “大皇兄这是赶着出去见凌王吗?”慕容逸漫不经心的问道。

  慕容轩听了慕容轩的话,眼神锐利的看向他,“六弟从来不对皇兄的事关心,今日这是怎么了。”

  他出去确实是为了见东方凌,菊花宴在即,慕容轩必须想办法让东方则答应把东方灵嫣嫁给他。

  “我只是想提醒皇兄,东夜皇帝不是昏庸之人,一些事情,皇兄行事还是低调一些的好,毕竟这里是东夜京城。”慕容逸声音平稳的说道。

  以东方则的精明,怎么可能不知道慕容轩和东方凌的小心思,未曾阻止和敲打两人,就说明东方则心里自有算计。

  二十多年的皇位可不是白坐的。

  对于慕容轩的事情,慕容逸本不想理会。

  可慕容轩实在有些太过激进了,他才不得不出言提醒。

  南宫陌叶此行同样所谋不小,但行事却是低调的很,再这样下去,慕容逸怕慕容轩会着了南宫陌叶的道,为他人做嫁衣。

  “本王怎么做事,自有本王的道理。”慕容轩脸色阴郁的说道。

  “六弟,皇兄劝你,继续过你逍遥,肆意的日子,朝堂之争六弟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话落,慕容轩大步离去。

  在慕容轩的心中,慕容逸聪明睿智又怎样,一个从来不接触朝局的皇子懂什么。

  有什么权利来告诉自己该怎么做。

  慕容逸要是识时务,继续做他的潇洒王爷,自己不会理会,要是不识时务,多管闲事,影响他的计划,就不要怪他不顾念手足之情。

  慕容逸看着慕容轩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皇兄,你如此这般沉不住气,如何会是南宫陌叶的对手,只怕也不过是人家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

  东方灵嫣回宫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往皇后的紫薇宫,一直到用完晚膳才回自己的灵岚殿。

  回去后的东方灵嫣显然心情很好,眼里装满了阴狠的算计,身边的可儿看的都有些害怕。

  宫里宫外的众人,都各怀心思,各有算计,可所有事情真的能都如心中所愿吗?

  每个自诩聪明的人,都想成为执棋之人,去安排,掌控每一个棋子的命运。

  可到头来,不过也是身在局中不自知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