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失落的纸蝴蝶

第六十一章 回了一趟招娣家

失落的纸蝴蝶 伊盼 1570 2019-04-15 19:48:46

  一日中午,刚吃过午饭不久。门外传来敲门声,并听有人喊:“这是姚宇辰家吗?”

  姥姥问:“谁呀?有什么事吗?”

  门外答道:“我是社区工作人员,陪片区警察同志来通知点事!”

  宇辰从猫眼里看见了警服、警徽,有一位老警察好像还有点眼熟。他打开了门。

  老警察对宇辰说:“问过学校,知道钟招娣被你们接来了。她现在在家吗,麻烦叫她一下。”

  招娣走了过来。

  警察转向招娣道:“你弟弟钟达愿的事已经有结果了,据他供述他确实有故意伤害并致钟旺财死亡的行为。鉴于他还未满14周岁,受害者又跟他的关系特殊,目前他没有别的监护人。根据我国法律法规,钟达愿由政府收容教养3年。考虑到钟达愿没有其他亲人,钟招娣又是目前这种情况,所以我们今天特意上门来一趟。你家的钥匙以及当时现场提取的一些物品,现在都还给你。”

  另一位警察上前:“有关文书上,还得钟招娣签字。”他望了招娣一眼又道:“没问题吧?”

  招娣没有作声,接过笔在旁人的指引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临走,警察又嘱咐说:“现在允许探视了,你们选个时间得去看看他!”

  宇辰把有关文书轻轻读给招娣听。

  沉默了好一会,招娣开口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的弟弟把我们父亲杀了。这是真的吗?”

  “这还能有假?刚才不是警察都来了,还让你签了字。不过,有些迷还得等你恢复记忆才能解开。比如,你弟弟所承认的事实是否全部属实,你又为何会坠楼?”

  “明天,你带我去一趟我的家吧!”招娣请求宇辰,她的手摸了摸刚才从警察手里接回来的钥匙。

  招娣的家,宇辰送钟达愿去过几回,只到了楼下,从没上过门,那时他还不知道,钟招娣是他姐姐。

  这是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平顶的楼房,最高五层楼,招娣家在三楼。

  宇辰用钥匙打开门,两人走了进去。房间很久没住人,一股陈腐和霉烂的味道钻入鼻孔。

  “喏,这就是你的家,这里是客厅,沙发在这儿,这是餐桌。”宇辰向招娣介绍道,一位初次上门的客人要给主人介绍她自己的家,宇辰心里觉得有些滑稽。

  招娣看不见,但她还是转着身子好像在往四周打量,手探索着东触触西摸摸。

  宇辰也忙着扫视了一圈。房子不大,除了客厅餐厅占用一小部分外,其余的被分隔成了三间房。客厅里的沙发非常陈旧,有一处皮都爆裂了,露出了里面的垫物。沙发上有些零乱的物品,如今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招娣在沙发上坐了坐,又在餐桌前坐了坐,然后让宇辰把她领到房间里。三扇房门都没有关,从里面的陈设来辨别,宇辰很快就认出了招娣的那间,便把她带了进去。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墙上有个相框,里面嵌着招娣和她弟弟的照片。

  相框下方的白墙上,几道血迹分外刺眼。宇辰眼前呈现出凶杀案的场景:钟达愿将水果刀刺进了父亲的胸腔,血溅了出来,钟旺财慢慢倒了下去,络腮胡子随着嘴角不断抽搐……

  这场景让宇辰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仿佛钟旺财现在就躺在地上,随时伸出血淋淋的手来抱着他的腿向他求救。他赶忙往招娣身侧靠拢了一些,紧挨着她站着,心跳才稍微平静了一点。

  招娣还在静静地回忆,安静让房间更加充满阴森恐怖的气氛,宇辰得发出点声音。“你想起什么来了吗?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宇辰本不想问这句话,生怕又勾起刚才那些令人很不愉快的联想。但是,他记得医生曾说过,要帮招娣恢复记忆,就得让她看,让她听,让她忆这些她曾经熟悉的场景。某些刺激强烈的场景更为有效。

  招娣摇摇头说:“一点也想不起来,连我弟弟和我父亲是什么样也想不起来。我弟弟为什么要杀了我父亲?是我弟弟坏,还是我父亲坏?”

  宇辰本想说:“你的父亲本来就不像什么好人。”但他忍住了没说,他不想在钟旺财躺着咽气的地方说这句话,他隐隐忌讳真有人们常说的鬼魂之类的东西。

  至于钟达愿为什么会把自己的父亲给杀了,也同样是宇辰心里一个难解的疑团。都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究竟是什么忍无可忍的原因,使这个13岁的少年用刀捅向父亲,酿成一桩血案,给自己结下这“不共戴天”的深仇。

  宇辰决定陪招娣去探视钟达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