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到底是谁疯了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临冬飘雪 2073 2019-05-08 22:00:00

  前面舞台天后李煜霖的劲歌热舞,将气氛推向当晚的最高潮,新年零点的惊喜和震撼,并没有冲淡公众对刚才那一幕的好奇心。

  在各种祝福语和新年好当中,国民女神沈繁是在经纪人和助理的双重保护之下,仓促离开的HBS大厦。

  舞台上发生的事情,后台的所有人也都通过转播小电视看了个清清楚楚。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几乎是一片静谧,气氛异常的尴尬,沈繁是躲在了电梯的最角落里,完全笼罩在霍祁的气场之下。

  HBS的休息室里,组合CY top的经纪人异常的恼火,他是半道听到消息赶过来的,谁家有这么一个不省心的艺人,都要气到视网膜充血。

  “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烦?未经公司允许私接商演也就算了,你今晚上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你是流量明星?任何一个绯闻都足以毁掉你的星途……”

  但是某人却对自家经纪人的话充耳不闻,斜倚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随意的搭在椅背上,自得其乐的样子让人看了更气愤。

  经纪人辉哥真的快要奔溃了:“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霍祁异常的淡定:“放心我没有私接商演,今晚上HBS的演出是友情赞助……”他没要一分钱。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辉哥忍不住想上去揍他一顿,他走过来才看见霍祁有些发红的右脸:“你脸怎么了?”

  要知道脸可是流量明星吃饭的资本,他急忙上去检查。

  霍祁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甚至还有一些沾沾自喜:“没什么,就是被人扇了一巴掌~”

  “谁敢打你呀?”他没记错的话,霍祁可是跆拳道的黑带,小时候因为身体弱,还跟着武术队练过散打。

  “一只撞了南墙还不肯回头的笨鸵鸟……”

  辉哥神经病一样的看着霍祁,他不过一年多没见到他,却觉得眼前的霍祁变了许多,美国走了一遭身上竟然多了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匪气,他是真的想念四年前的乖乖仔。

  或者可以说他的性子一直都是这样的,会乖只是因为沈繁。

  辉哥很自觉地把霍祁今天的抽风行为,当成了沈繁和他姐弟之间闹矛盾。

  “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公司高层那里我还要帮你摆平……”他容易嘛,好好的跨年,原本可以高床软枕和老婆滚一遭的。

  他起身,过来兄弟义气拍了拍经纪人周辉的膀子:“谢谢你了,辉哥!”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休息室,晖哥在他身后“卡机嘛”不要走:“你要去哪里?”

  某人很是潇洒:“收工,回家!”

  辉哥跟老母鸡一样的为他操心:“我说你那个脸,必须拿热鸡蛋滚一滚,这样才能消肿啊”

  “我说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样,给我突然的惊吓,你辉哥的心脏真的很不好!”

  “哎呀,是徐总的电话,我这次被你害惨了!”

  ……

  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辉哥正在买茶叶蛋,目的当然是为了给自己艺人消红肿,而霍祁本人却对着货架上的香槟发呆,虽然不是很好的牌子,但是既然是新年,总是要和她好好庆祝一下的。

  买了香槟又觉得凉了些,一眼就相中了另一边的草莓牛奶,突然想起来被他惹急炸毛的某人,上扬的嘴角就再也没下来。

  他小声的嘀咕:“熬夜晚睡的话,喝些牛奶会好眠一点……”

  那边的辉哥已经在催促他了:“我说大哥你好了吗?”

  最后霍祁买了香槟、草莓牛奶,还有两份便当,“你好,这些一起结了吧。”

  便利店的结账小妹很努力的控制自己,但是看见霍祁还是忍不住星星眼:“好的,请稍等~”

  既然某人要请客,周辉自然也不会客气,反正他手里的鸡蛋也不是给自己买的,但是看到结账小妹手里的两份便当,还是忍不住唠叨了几句:“我说小哥,身材管理啊!”

  霍祁被自家经纪人逗笑,随即开怼:“刚才不还是大哥吗?”

  周辉呜呜呜,我要回家告诉我媳妇你欺负我。

  “今天出来的匆忙,保姆车也没开,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到了停车场周辉很潇洒的掏出车钥匙按了按,那边的白色宝马一反应,周辉心想终于在霍家小少面前装了一回大爷。

  手里提溜着便利袋的霍祁很淡定的掏出了阿斯顿马丁的车钥匙,故意刻意又很有痕迹的到辉哥面前甩了甩,“不用了,我的比你快……”

  周辉的心理阴影面积一千平米,只是他还想老妈子的嘱咐两句的时候,霍祁黑色酷炫车身的超跑从他面前绝尘而去。

  “都只会欺负我!”他恐怕是天底下最憋屈的经纪人了。

  ***

  新的一年,甚至还不到凌晨一点,沈繁的经纪人梅姐连同几个宣传手机被人狂轰滥炸,为了清静所幸关机。

  一会电话铃声又起,助理文琪拿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梅姐,是月阅刊……”八卦求证的电话竟然打到她这里来了。

  坐在前排头痛难当的梅姐道:“你也关机,闭目养神吧。”

  反正他们已经彻底放弃拯救了,一车人除了司机还是清醒状态之外,其他都拒绝再睁眼,因为老天呐,让他们死了吧。

  一想到可能面对的“腥风血雨”,突然觉得死也是一种解脱。

  车厢里昏暗一片,只有路灯穿过玻璃透进来的微微光芒,看不清后排沈繁的脸色,既是肇事者也是被害者的她,脑子里现在可以说是一团浆糊。

  霍祁那个小兔崽子,竟然敢在公众面前吻她,虽然只是额头,但是他在电梯里……

  当时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从下面上升到后台甚至十秒都不到,他的唇竟然贴上了她的额间,寒冷让她的感觉更加的敏锐,她能感觉到他双唇的柔软。

  然后下一瞬间,她给了他一巴掌,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像甩流氓巴掌一样,没有任何收敛,一点都不心软。

  她越想越觉得气愤:“这个小兔崽子怕是彻底的疯了!”

  却不料原本安静异常的车内,因为她这一句话众人回头齐刷刷的看着她,眼神当中竟然有了一种自家艺人“疯”了的冲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