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说到做到的霍祁祁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临冬飘雪 2102 2019-05-24 22:44:41

  “其实我超喜欢你,超想和你在一起,在一起我们就比个心……”

  如此粉嫩少女心的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沈繁正悲催的化身田螺姑娘,玩命的擦洗侧卧里的“陈年污垢”,其实她有洁癖也会定期的打扫,但是没霍祁洁癖发作起来那么的令人发指,别人碰他一下恨不得洗八百遍的手。

  “霍祁!你电话!”

  床头柜上霍祁的手机边振动边响铃,不过她在听到他手机铃声的时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么可爱的铃声她都想跟着蹦两下。

  而本尊却不知道在客厅忙些啥,“你先帮我接一下。”

  “哦。”没得感情的一声“哦”。

  “喂,你好~”

  电话那边的辉哥已经被沈繁的娃娃音麻痹了半边身子,“沈繁吗?”

  对于为什么沈繁会接霍祁的电话,他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庆幸能听到女神那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的美妙声音。

  这对很魔性的异姓姐弟,经历丰富到可以拍一部五十集的成长电视剧,或许可以取个名字叫《姐姐弟弟站起来》,他们的感情很好,好到让人羡慕的程度,霍祁耍横的时候,他知道找霍家人没用,找沈繁才是救命仙丹。

  “辉哥吗?我是沈繁,好久不见了,你找霍祁是吧?他现在稍微有点忙……”可是他在忙什么,沈繁也不知道。

  “可以帮我把电话给他吗?”

  “稍等”

  听到外面霹雳哐啷的声音,她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出去了……

  结果发现霍祁真的把他们家门给拆下来了,不是一道,而是里面的那道实木门加上外面的防盗门,然后他赤手空拳正和一个穿着工装的师傅往她家里抬衣橱。

  周辉在“稍等”了很长的时间,就听到话筒里女神的一声怒吼:“你这个小兔崽子,到底在干什么?”

  他好像隐隐约约的听见了霍祁的声音:“抬衣柜啊……”可怜弱小又无助。

  沈繁:“……”md智障~

  “我当然知道你是在抬衣柜,我是问你抬衣柜干什么?而且我的门……”她一时之间脑供血不足,整个人都不好了。

  霍祁用看小白痴一眼的眼光看了她一眼,“抬衣柜当然是放衣服啊,不然你以为我玩乐高搭积木呢?!”几年不见她越来越傻了,可能是和林巍那个“猹”在一起时间太久了,连智商都退化了。

  “喂,还在吗?喂?”被冷落已久的周辉忍不住打岔。

  沈繁这才反应过来:“快!辉哥电话!”在她眼里没有比经纪人电话更重要的,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一定要风雨无阻和经纪人相亲相爱。

  霍祁示意师傅先暂时放一下,他从沈繁的手中接过电话,声音免不了高了几个分贝。

  而沈繁穿着她的粉红草莓围裙,手里拿着碧绿色的抹布,宛若一棵草莓秧子本体,跑到空空如也的门框那里暗自“悲哀”,她这两道悲惨无比的门,竟然真的让这个小兔崽子给卸了!

  “我对不起你们呀……”

  而那边的霍祁走来走去,即便和那边的师傅穿着一样水泥灰色的工装,但是颜值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关键了,工人师傅是祖国的建设英雄,为社会美好添砖加瓦,而另一个就是门面担当,给广大女性同胞赏心悦目。

  “他叫我去我就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很忙,没空见他!”

  “忙着做什么呀?”他看了一眼自怨自艾的沈繁,嘴角轻扬道:“忙着谈情说爱!总之就是没空,挂了啊!”

  “啊!”电话那头辉哥结尾句的怒吼堪比猪叫……

  沈繁白了他一眼:“又胡说八道!刚才辉哥让你去见谁呀?”她听出来辉哥是很着急的语气,那卑微的程度就差跪下来跟霍祁求爷爷告奶奶了。

  但是霍祁不打算理他,而是重新回到了工人师傅的队伍当中去,准备在她家里添砖加瓦,但是她发誓他们家虽然住十一楼,但是房子工程质量好得很,屋顶根本不漏水……

  “徐克俭……”霍祁若无其事的说。

  徐克俭……沈繁用自己聪明的小脑瓜想了想,这么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呀……

  这不是星辉的徐总吗?也就是霍祁的顶头boss,但他回周辉的语气怎么那么不耐烦?

  老妈子属性爆发的沈繁大义凛然的站在了霍祁的面前,而霍小少爷当时正专心致志的往她的衣帽间里抬衣柜,被她突然这么一挡,纯实木打造的衣柜差点滑脱砸到他脚上,把他砸个半死。

  “沈繁,想要决斗就早说,半路设伏偷袭一点都不君子!”他揉着被手腕,衣柜的角是顺着他的掌心从手腕那边滑下去的,所以划出了一个长长的红印子。

  她检查了一下发现还不至于半死不活之后,继续老妈子的讲道理:“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提前回国也不跟公司报备,你就算是要解约也该走法律程序,现在这样子你是要吃官司的!”她抽丝剥茧一点点分析给他听,唯恐他那股子执拗劲上来了胡作非为。

  “吃官司怎么样?”霍祁很喜欢她吹胡子瞪眼生气的样子,所以逮着机会就逗她。

  “吃官司上法庭要赔钱的,违约金是你签约金的十倍不止,你还要这么任性吗?”她掐腰。

  他和工人师傅又非常默契的抬起了柜子,“那又怎么样?我又不是赔不起……”

  我又不是赔不起……

  沈繁听了这句话嘴抽抽得更厉害了,她怕今天再抽下去,她就彻底由国民女神变成面部肌肉痉挛,进而发展成面瘫……

  对哦,他又不是赔不起,整个霍家以后都是他的,他当然有恃无恐,娱乐圈横着走。

  无可奈何之下,沈繁不得不祭出逆天神器,正色道:“霍祁你要住到我这里,霍阿姨知道吗?”

  如果说刚才他还是嬉皮笑脸跟她说话,一提起自己的母亲他显得很不耐烦,剑眉微蹙:“别跟我提她,烦!”

  让他选择的话,他宁愿没有霍家那一众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的亲人,而一直和她在一起。

  是她把他养大的,所以谁都没有资格当着他面前对她指手画脚,哪怕那个人是他的母亲。

  见她一直挡着死活不让开,他和负责搬运的师傅手都有些酸了,他咬牙威胁道:“你今天要是不让我把家里收拾完的话,我就当着他的面亲你一口,我说到做到!”

  他们很有默契的把头一瞥,看了一眼正热衷于看热闹的工人师傅。

  

临冬飘雪

这一章已经修完了,如果还有错别字的话,我选择死掉!   你们怎么这么可爱呀!   五月份过去,即便是不能开车,请在微博私信我哈,我准备开一波前往幼儿园的车,来反对政府爸爸的捏土造人和柏拉图之恋,记得等通知。   看文不留言,江湖陌路人   本人微博:有絮紫水晶,而且我的微信id已经改成爱国爱党爱人民的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