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以后我就跟着你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临冬飘雪 1511 2019-06-11 22:21:29

  其实沈繁和林巍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半年,但是她喜欢林巍多久了,恐怕连她自己都记不起来了。

  那好像是她十六岁的时候吧,霍家人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在孤儿院里找到了霍祁,但是她记得霍祁跟她说过,是霍家先抛弃了他。

  院长妈妈问他爸爸妈妈的时候,他要么是冷着一张脸,要么是一个劲的摇头,怎么都不肯开口说一句话,倔强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

  院长妈妈见过太多这样的孩子了,所以她也不管霍祁到底是真的父母双亡,还是他父母健在却被什么人虐待,孤儿院里有太多这样的孩子,背后也是一个个辛酸苦楚的故事。

  就好像是她出生没多久,就被丢在了孤儿院的门口,没人知道她的生日到底是几月几号,她现在的生日是院长妈妈捡到她的日子,孤儿院里孩子们的生日都是这样来的。

  像霍祁真正的生日是2月14日情人节那天,但是他却非要执意把生日推迟一天,因为他是2月15日来到这里,孤儿院当中每个孩子皆如此,他们一个整体,他不能单独搞特殊。

  情人节过后,她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起个大早,可能是为了那些垃圾桶里面的玫瑰花,在环卫工将它们处理掉之前,她可以将它们带回孤儿院,这样院长妈妈就有了鲜花,可以将孤儿院上上下下都布置的很漂亮。

  她是一个11岁的大姑娘了,平日里除了好好学习之外,更多的时候就是帮着院长妈妈照顾院内那些更小的孩子,有些还是不会说话,孤儿院一年当中总是会接受几个婴儿,哪怕他们的身体健康,什么疾病都没有。

  就好像她一样,也不知道她的父母为什么会在繁花盛开的四月,把她丢在了孤儿院的门口,她不仅不知道自己的生日,连姓沈都是随了院长妈妈,所以她的“繁”并不是繁星璀璨,而是繁花盛开。

  情人节有人情场得意,自然就有人失意,那些被丢掉的玫瑰花最是可惜,但是那些明艳的红色,却可以让他们度过一个色彩斑斓又满心愉悦的新年。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这次偷偷出去,没有捡到多少玫瑰花,倒是捡到了一个小泥猴。

  刚刚见到霍祁的时候,她并不知道他长得这样好,只以为又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娃,一言不合的牵着他往孤儿院领,现在想起来竟觉得自己像极了拐小孩的人贩子。

  他身上实在是脏的可以,衣服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头发上也都是半干的泥点子,又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兽一样,谁靠近就焦躁不安,甚至把院长妈妈的手腕都咬伤了。

  她自告奋勇的去“教育”他,“既然是我把你领回来的,以后我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拍着胸膛小大人一样的发誓,全然忘却自己也还是个孩子。

  他一直很警惕的看着她,看着她伸过来的手,鬼使神差他握住了,奶声奶气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就跟着你了!”

  没想到就这一句话,霍祁跟着她一跟就是11年,期间他们没有分开超过三天的时间。

  谁都没想到小泥猴一样的他,洗出来会是那样的好看,眉眼精致到让孤儿院的很多女孩子都自惭形愧,玉雪可爱的模样却是一脸的冷冰冰,而且故作深沉。

  每一对来孤儿院认养的“善心”夫妇都想着带他回家的时候,他总是躲到沈繁的身后,然后死死的抱住他,任谁都不能让他松开。

  这样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安抚他的那些话沈繁也不厌其烦的说了无数遍:“姐姐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你的!”

  他既然叫她一声“姐”,那她对他就要负责到底。

  霍祁和寻常的孩子实在是太不一样了,他内向,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孤僻,平时除了和她说几句之外,就连院长妈妈他都是爱答不理的,更别提其他的小伙伴了,即便大家真的很想和这个漂亮的男孩子成为朋友,但是他都会冰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像他们这种从小无父无母的孩子,警惕心不是一般的强,很少会对别人真正的打开心扉,他也只告诉她他叫“祁祁”,至于是哪个“祁”他不愿说清楚,她也不会强问,所以霍祁七岁到十二岁那五年的时间里,都是叫“沈奇”,奇迹的“奇”。

  孤儿院里的孩子起名也是这样的随性,姓“党”的,姓“国”的,还有一部分因为不想过分特殊,都是跟着馆长妈妈姓“沈”的。

  

临冬飘雪

已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