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怎么就没毒死你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临冬飘雪 1537 2019-06-12 20:44:43

  霍祁为了好眠,睡前特意开了一瓶罗曼尼康帝,谁曾想到却是一夜的噩梦。

  梦皆是一半虚幻一半真实,半夜他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一身的冷汗,然后慌不择路的离开了自己的房间,正正撞上去厨房倒水的沈繁,然后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

  沈繁躲闪不及,手上的杯子“啪”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而那温热的水也泼了他俩一身,她惊吓过度先是身体一僵,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一只手轻抚着他的脊背,轻声道了句:“乖~”

  她突然发现霍祁真的不是自己记忆当中的少年了,他是那样紧的抱着自己,紧到无法动弹,无法呼吸,恨不得把自己嵌进他的身体里,所以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而频繁。

  四年过去的不只是时间,还有变化的彼此,四年前那个还稍显单薄的少年背影,此时已经拥有了宽阔的胸怀和坚实的臂膀,尽管他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这样抱着她,但是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还是让她红了脸颊。

  他用的dior的旷野男士,清新而又利落的佛手柑和龙涎香的味道,自然而又有些尊贵,是她拿了《你是我的小星星》片酬之后买给他的礼物,他说他很喜欢这个味道,所以天天都用。

  但她不知道他的想法,当时的霍祁啊天真的可爱,他觉得她既然这么喜欢这个味道,他天天用的话,那么有朝一日她会不会也爱屋及乌的喜欢他。

  “乖,又做噩梦了?”她笑,语调却更加的温柔:“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小的胆子……”

  原本她录制完节目是想跟着梅姐回她家躲躲的,他在她家住了短短几天和楼上的孙大爷闹得是人仰马翻,她想要出去避避风头。

  但是他一个电话说他肚子饿,她还是日落之前赶回了家,没办法霍祁的嘴巴刁钻又毒舌,明明嫌弃她煮的东西难吃,还夺命连环call把她call回了家。

  不只是霍祁的嘴巴毒,她的嘴巴也很毒,两人互损互怼的时候,剑拔弩张到恨不得把自己塞到脚底下踩死,他嫌她做饭难吃,她就说:“吃了我这多年的大米,怎么就没毒死你!”

  每当这个时候,霍祁总是嬉皮笑脸:“你不舍得!”

  “趁早毒死你,好让我省省心~”

  但是现在她却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沈繁知道霍祁心里极度的缺乏安全感,她能做的就是像现在这样安抚他的情绪,然后一遍遍的告诉他自己不会离开他。

  感觉到他的手指轻抚过自己的发间,他却不让她抬头去看他,耳边传来他有些悲切的声音,明明平淡的就好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但是她却听出了他的感伤。

  他说:“我又梦到他们了……你知道吗?当年我之所以会走丢不是因为什么意外,而是我悄悄的听到他们的对话,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真的会抛弃我,既然他们都这么想了,我为什么不主动的成全他们呢?”

  他话里的“他们”指的就是他的亲生父母,有些人虽然出身富贵,但到底是枉披了这身人皮。

  所有人都以为是霍家父母的疏忽,霍祁才会被什么坏人带走,其实情人节的那一天是他自己打开了车门,然后在情人节的雪夜走了整整一个晚上。

  这些都是沈繁不知道的,也解开了她所有的疑问,虽然霍祁小的时候就沉默寡言,宁愿自己一个人,也绝不和别的小朋友多说一句话,但是霍阿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跟她说霍祁有病,他和别的小孩子多么多么的不一样。

  沈玉琳嘴里虽然谢谢她这几年对霍祁的照顾,但看着她的眼光轻蔑带着不屑,就好像是进菜市场看到被丢弃的烂菜叶一样,孤儿院的一切则像是什么了不得的致病菌,哪怕只踏进来都感觉玷污了她高贵的玉足一般。

  霍祁抓着她的肩膀,一双深眸直视着她的眼睛,“他们对我来说早已经不是噩梦,我不害怕他们,我最害怕是连你都不要我了……”

  “他们不要你,我要!”沈繁说的斩钉截铁。

  他的笑真是让人炫目,甚至眼角还带着若有似无的泪光,“这句话,我记住了!”

  他实在是太了解她了,太多自不量力的事情却偏偏要逞强,但是他知道她一旦答应别人的事情就已经会做到。

  四年前霍家逼迫他出国的时候,也是她来做的说客,明明自己在娱乐圈的饭碗都快保不住了,却还苦口婆心的来劝他。

  当时CY Top虽然说是如日中天,但是他自己的发展却碰到了瓶颈,舞蹈比不上雷桢,唱歌RAP不及云执,长相也不是最出众的,除了一个破霍家在背后狐假虎威之外,他在组合当中不上不下,着实尴尬。

  “沈繁,如果我四年前没有去美国?”

  去伯克利进修并不是不得已的选择,但终究是利大于弊,他确实需要时间好好静下心来,修身养性也好,进修音乐也罢,但是他却错过了她最重要的一段时光。

  沈繁看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如果四年前你没有去美国的话,那我现在可能在你们霍家找不到的一个小城里当老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慢慢的熬成一个单身的黄脸婆。”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如果我们一直都不曾分开,现在的我们会怎么样?如果她在某座小城当老师的话,他最有可能就是随便靠上了一所不入流的大学,现在正是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她肯定会继续婆婆妈妈追在他屁股后面唠叨。

  这样的生活虽然平凡甚至是琐碎了一些,但是却是他一直心驰神往的幸福,他爱她,爱到已经把她刻到了心里,但是很显然他刚回国时的那一番骚操作把她吓着了。

  现在他爱得克制,克制而隐忍,期盼自己能够润物细无声的浸入她的心田,爱得卑微,卑微而又心甘情愿,只盼到最后她还记得看他一眼……

  在沈繁这件事情上,他再也马虎不得了。

  她说自己会慢慢的熬成黄脸婆,他故意讨巧道:“还有我在你身边,我们一起慢慢变老。”执子之手与子同归似乎是天底下最浪漫的事情了。

  沈繁嗔怪道:“那怎么可能?你可比我小四岁……”恐怕她鹤发鸡皮的时候,他还是舞台上光芒四射的万人迷,如今娱乐圈那几个年过半百的人气天王,舞台下面一群00后的小姑娘快要窒息的喊着“阿加西,卡机嘛~”

临冬飘雪

已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