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那年,旌阳的第一场雪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临冬飘雪 1525 2019-06-13 11:42:40

  12岁的霍祁被霍家找到的时候,他却一点都不愿意离开孤儿院,就算要走也必须带着沈繁,所以两个人就坐上了霍家派来的劳斯莱斯幻影。

  旌阳的近郊寸土寸金,在那一大片富丽堂皇的别墅群当中,霍家的庄园不仅独占了一个山头,而且规模宏大可以用宫殿来形容,附近的别墅和它一比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离着最近的邻居也好远的距离。

  那是沈繁第一次见到这么气派的房子,但是霍家却没有给她进去的机会,霍祁直接被两个身型高大的保镖带了进去,哭喊着叫她“姐,姐姐……”,不住的回头看她,唯一能活动的双脚一直挣扎抵抗。

  她那和劳斯莱斯幻影谬之千里的书包,就这样被扔了出来,这个蓝色的双肩背是院长妈妈送给她的升学礼物,她考上了旌阳的市重点……但是这些在霍家看来都不值一提,他们倒是利用她,成功的把霍祁骗回了回家。

  那她会怎么样,是生是死已经和霍家、和霍祁都没有关系了。

  都说越富有的人越吝啬,霍家吝啬到连坐公车的钱都没施舍她……

  沈繁的衣服里子里有院长妈妈塞给她的一百块钱,邹邹巴巴的,临行前她帮着沈繁缝到衣服里面的,唯恐她的霍家受了委屈没钱回孤儿院。

  但是谁能料到她连霍家的门都没能进去,就好像霍祁的妈妈不愿意踏进孤儿院一样,她也不能踏进霍家,不是因为不愿意,而是在那些人眼中她不配。

  那是沈繁长这么大第一次认识到所谓的“人性”,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贫穷”两个字的冲击。

  院长妈妈用爱支撑起他们美好的童年,只告诉了他们“人性本善”,却没告知“人间的丑恶和残酷”。

  下雪了,是旌阳的第一场雪。

  刚开始还是零星若盐粒子一样,落在她的眼皮上感觉到了微凉,她才意识到下雪了,但是很快云层越来越低越来越厚,盐粒子也很快变成了鹅毛大雪。

  这里有着松柏,有着很多她不认识但常绿的树木,错落有致,俯仰生姿,比孤儿院一到冬天就光秃秃的院子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但是她却觉得这里冷得可怕,她的双腿都在发抖。

  那种冷,是心冷。

  但是她现在不能离开这里,因为她在担心霍祁,明明他已经被带到了霍家,暖被软床,美味佳肴,可以被照顾的很好……

  他们不知道的是,霍祁其实有很多的臭毛病,比如他喜欢弹钢琴,但是因为强迫症他就总是去扣琴键,因为黑白两色掺杂在一起他会很不舒服。

  他喜欢玩魔方,同一个魔方他会不厌其烦的让你打乱,为什么他不自己来?因为他在自己打乱的过程中,已经想好了如何把它拼好,他不喜欢做重复的事情,他的话来说就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最难以置信的是他睡前喜欢听童话故事,而且右手一定要挎着她的手臂,不然的话他根本没有办法睡着,最长的一次他四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不合眼,最后熬到进医院打营养液。

  她不放心他,所以哪怕看不见他,这夜她也不能离开。

  可是雪越下越大怎么办?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一边哈气一边走动,这样身体能产生更多的热量,但是最后实在是支撑不住了,身子发抖然后变僵,每走一步感觉脚都好像是针扎一样,睫毛上的水汽也慢慢的凝结成冰晶……

  气温已经有零下十度以下了,旌阳常年冬季的气温大约在零下三四度,因为海洋性气候的影响,所以旌阳的冬天要比其他城市更加的温和。

  但是那年来自西伯利亚的一股强劲冷空气,在一夕之间将旌阳变成了一座雪城。

  霍家的人赶了她三次,而且语气愈发的恶劣,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走了很远很远,躲到了一棵很大的松树底下,但是还是可以一眼看见霍家大宅。

  她很冷,冷到四肢僵硬,嘴唇发白,但是雪却越下越大,风卷着雪慢慢地向树底下侵蚀,直到这里只剩下她脚底下的这一片泥土。

  沈繁知道如果没有别人给她盖上的那床羊毛毯的话,那天晚上她一定会被冻死,就算不被冻死,只是被冻到组织坏死而截肢,第二天也一定会上社会版的头条,也许她出名就会更早一些。

  究竟是谁给了她那床毯子?

  她被冻晕了,没有看到什么人影,却看见了一辆从身边疾驰而过的超跑,那是一辆白色的保时捷。

  幸运的是她记住了车牌号码。

临冬飘雪

已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