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背弃了我们的梦想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临冬飘雪 2015 2019-06-15 22:39:40

  WBC的演技大赏在旌阳某国际会展中心隆重举办,当天晚上星光熠熠,网络同步直播的热度已经空降热搜首位,而多位女明星的红毯造型也是抢占热搜前几位,竞争可以说是相当的激烈。

  虽然说观众席已经提前划了出去,尽量做到每家粉丝都是公平公正公开,但是流量明星的热度毕竟超过了其他,也更加具有话题度,从主舞台三百六十度环顾一周的话,可见各色LED应援灯牌,其中当红小鲜肉已占大半山河。

  红毯直播更是本次演技大赏的重头戏,在闪到人眼瞎的弹幕和评论当中,以霍祁和另一位当红炸子鸡纪崇的粉丝最疯狂,两家甚至有公开solo,谁怕谁的意思在,其余零零星星的多是吃瓜群众和别家小粉。

  纪崇是实力的演技派,别称88年的老咸肉,本来是偶像剧和古装剧当中那让无数女粉丝痛心疾首的男二,但是去年主演了一部热门纯爱小说改编的网剧男主角,凭借斯文败类眼睛男的形象一夜爆红,由实力派“被迫”转型成为偶像派。

  在“限韩令”的作用下,韩国欧巴暂时沉寂,而韩国出道继而回国发展的几个小哥哥,在去年爆红一年之后,皆因为作品毫无水花,市场无动于衷而异常的尴尬,所以目前流量界的第一梯队当中,霍祁和纪崇分庭抗礼,而其余的几位勉强分得一杯羹。

  “纪崇好帅啊啊啊……霍祁呢,霍祁为什么还不出来?”

  “霍祁这样的‘此仙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当然要压轴出来才对啦!”

  “对啊,WBC的如意算盘打得多精啊……”

  弹幕里一片呼唤霍祁,似乎他再不出来,妈妈粉女友粉们都快要疯魔了,准确的说她们在得知霍祁会出席颁奖典礼的时候,就开始疯狂。

  算了算霍祁回国也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里复出、组合重组、单曲专辑,甚至是片约的消息,种种猜测铺天盖地,但是他们家的崽崽,除了几天前那一场乌龙又短暂的直播之外,就再也没有营业了,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林巍一身黑色暗纹西装,英俊潇洒,头上发胶发蜡抹的蹭光瓦亮,似乎连每一缕头发的方向都是设计好的,而他牵着的苏梓一身淡粉色漏背高定,再加上一个简单轻巧的丸子头,温柔又甜美,标志性的酒窝,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他其实现在心情差的要命,要不是那无数闪烁的镁光灯,林巍是真的想要爆粗口,一个刚刚回国的小流量也敢跟他甩脸子。

  因为本次的演技大赏是有品牌赞助商的,所以明星们是从赞助商提供的汽车上下来,才缓步走上红毯的,在后台他们其实是有休息室的。

  一般的大牌明星,这里的大牌除了指那些顶级电影明星、一线大腕影帝花旦之外,还有几位当红的炸子鸡,但是他们为了赚个尊敬前辈的好名声,最好的几间休息室是会主动让给那几位获得过终身成就奖的老艺术家。

  几个明星共用休息室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没想到霍祁人还没到,却先打电话给WBC负责统筹协调的工作人员,说他喜欢林巍和苏梓的那间休息室,拜托两位前辈先把休息室让给他,不然他就不去了……

  霍祁在保姆车上收了线,副驾驶座上的辉哥当时就坐不住了:“祖宗,你又要干什么?”他开始后悔让霍祁跟着出来出席活动了,因为这小子又要为非作歹。

  雷桢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霍祁,你知不知道和前辈抢休息室,传出去会被人说耍大牌和嚣张,你才刚刚回国……”

  霍祁笑了出来,瞧瞧这句话说的有多好听,每一句都是在为他着想,但是他其实是更怕被他连累吧,既然以前他雷桢都能做那么多损人利己的事情,现在换他做一次两次也不过分,更何况这次他损的是自己的名声。

  “反正我也没有重组组合的打算,不如今晚上我们就分开走,这样既可以澄清外面一切的传闻,也可以避免你和组合被我连累~”说话两全,谁又不会呢。

  周辉真的快给霍祁跪下了,“小祖宗,这么可不能乱说,你有什么不满咱回家慢慢商量,今晚上当着那么多媒体呢,可千万不能胡言乱语。”

  雷桢自认他的忍耐是有些的:“霍祁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自从你回国公司、徐总、辉哥还有我,每个人都在迁就你,你不觉得你过分了吗?”说着他就过来拽他的衣领。

  这位没了理智,但周辉却是有的,他可记得霍祁练了许多年的散打,身手矫健,这要是两个人打起来挂了彩,明天媒体还不知道乱七八糟的写些什么,他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挡在了霍祁的面前。

  雷桢有些暴躁:“辉哥,到这个时候你还护着他?其实你就是偏心他吧,不然他一回国你就围着他鞍前马后,我都不记得你对我这么殷勤过,难道就是因为他是霍家的太子爷吗?”

  周辉自认问心无愧,但是听到雷桢这样质问他,多少他是有些心寒的,但是他现在要做的是缓和情绪,而不是火上浇油:“你们俩都少数两句吧~”

  原本漆黑的天幕在旌阳璀璨灯光的映照下,呈现出一种深邃的蓝色,远处那几颗或明或暗的星星为其锦上添花,霍祁的明眸在夜色当中却更加的冷静,轻蔑道:“这不是曾经你最想得到的吗?我自然是要先成全我的好‘兄弟’啊……”一笔之道还施彼身,他还嫌自己做的不够绝呢。

  说完这句话,霍祁跟前面的司机说:“停车!”

  他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辉哥拉住了他,“你要去哪?”自己今晚上真的会被他们俩给搞死。

  他懒得解释,甚至司机还没有停稳他就跳了出去,要离开的时候他轻轻侧首,完美的侧脸和下颌线,语气却冷淡而绝情:“雷桢,没有谁更没有任何事情是理所当然,是你先背弃了我们的梦想……”

  

临冬飘雪

已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