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你能不能勇敢一次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临冬飘雪 2033 2019-06-20 23:54:39

  她和林巍并不是过家家,他们是真的在一起过。

  林巍虽然家境优渥,但是童年时期的家庭生活并不是多么的幸福,他不缺衣少食,比寻常的孩子拥有更多的物质基础,加上刚刚出道就快速走红,星途一片光明。

  林巍更像是被宠坏的小孩,他缺乏爱的能力,更加缺乏爱的勇气,在爱情这门过分深奥的课程当中,他就好像是手足无措的孩子一样,既优柔寡断,又没有担当。

  在面对沈繁这样轰轰烈烈的明示暗示,他的态度暧昧,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除了躲就是躲,所以她维系这段感情真的很辛苦。

  她当时真的太渴望把林巍牢牢的攥在手里,到头来却发现她攥的越紧,他跑的越远,所以她选择适当的放手,重新进组拍戏。

  那时是她第一次接触到古装,饰演一个仙气逼人的神仙姐姐,气质出尘,冷若冰霜,而且是第一次吊威亚。

  没想到威亚出了一点差错她从房檐上摔了下来,虽然地上当时垫了厚厚的垫子,但是却惊动下面的马匹,摔了马上的男主角,马蹄又从她的胸膛上踩了过去,造成三根肋骨断裂,肺部严重受伤,她足足养了大半年才复出拍戏。

  当时的霍祁人在美国,知道她和林巍在一起之后,他彻底断了和国内的联系,加之当时国内的娱乐新闻在欧美并不引起重视,除了人为的刻意搜索之外,所以当他知道沈繁受伤的消息时,已经是三个月之后。

  他想要回来,但是攥紧了拳头,甚至把护照都撕了粉碎,警告着自己不要回去,她都不要他了,他还回去凑什么热闹。

  更何况他不是没有回去过,可是回去看到了什么,看到的只是林巍拥着她一起回了她的家,看到网页上林巍现身医院的消息,媒体说他们两个是如何郎情妾意,情比坚金。

  他回去能干什么?!

  ***

  现在沈繁想来,什么时候她才觉得林巍心里是有她的,就是那一次受伤。

  据梅姐说,她受伤的消息没有十分钟就传遍了全网,而大批的狗仔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抵达了医院,为的不是知道她是死是活,而是等着林巍会不会出现。

  他是真的来了……

  距离她受伤才过了十六个小时,外面是狗仔长枪短炮的围堵,但是他还是从澳洲飞了回来,当时他正在澳洲拍摄某大牌的广告。

  沈繁刚刚才清醒过来,虽然用了止痛泵,但是麻药消了之后的那种疼,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何况她的肺也被伤到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深呼吸,就连话都说不出来,

  而她却能感受到林巍的手,轻抚过她的额头,她的发间……那滴泪,她真的是看到了,虽然只是眼角很小的一滴,甚至都没有滑下来,但是那一刻,在她最需要他的那一刻,他穿过了千山万水终于来到了她的身边,她真的觉得够了。

  沈繁要的真的很少很少,就是这一点点的温暖,曾经陪伴她度过最漫长的一个雪夜,现在也会陪着她度过这次意外,所以他们都说沈繁很佛系,其实她不是佛系,而是真的容易满足。

  “我们两个是那样缺爱的人,我曾经傻傻的以为只要我们在一起,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才能够温暖彼此,但是没想到想要拥抱在一起,却是那么的不容易。”

  这一场持续太久的“暧昧”,实在是带给他们两个太多的麻烦,粉丝经济刚刚进入鼎盛的时候,娱乐圈当中并不缺乏长得好看帅气的小哥哥,为了要给予粉丝们足够的幻想,所以林巍必须要保持“单身”。

  曾经以为的地老天荒,在她出院静养的那段时间分崩离析。

  她身体还没养好,就喜冲冲的买了一大包的肉蛋青菜去他家里,结果却在卧室发现了其他人,那是刚刚出道的一个小明星,据说以前还是个外围……

  虽然那个时候他跟她解释了无数遍,但是她还是“剪刀利落裁红线”,只是她心头的这段相思线并没有裁干净,又或者说她是根本经不起林巍撩拨的,所以才有了跨年演唱会上的那一出“亲密爱人”。

  只是没想到林巍这次狠狠的打了她的脸,来成就了他和苏梓的颜面。

  关于《Mr right》几位素人嘉宾的“神操作”,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其实沈繁当时会多嘴说上那么几句鼓励的话,完全是因为“圣母心”加“腐女魂”在泛滥,而想起过去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糟心事,更不是为了恶心自己。

  她没想到的是在快餐爱情时代的今天,“游戏”还能这么玩,倒真是无比的需要“勇气”了。

  其实她在节目当中隐晦的把那几句话送给了陆战和付舟,也没想到霍祁会在今天揪住她的这几句话……

  外面的天渐渐黑了下来,车水马龙的交错引领着整座城市的喧嚣,旌阳是座名副其实的不夜城,而家中也是灯火通明,她被他从背后紧紧的抱着,两个人就像是连体婴一样的密不可分。

  霍祁不再是几年前的青涩少年,他精力充沛、活力十足,浑身上下都是青春的朝气,桀骜但又彬彬有礼,除了那些让他极其反感的人之外,他应对外界的一切都是进退有度,大方得体,几乎挑不出任何的差错,就算不看那精致傲人的脸庞,他也是个让人欲罢不能的男人,而女人对这样的男人最没有抵抗力。

  她是女人,当然也无可厚非。

  霍祁身上是她最熟悉的味道,这只她一手带大的小兔崽子就是披着兔皮的大灰狼,他的那只手好像有魔力一样的,慢慢把她脸侧的长发撩到耳后,修长的指尖触碰她肌肤的时候,精致小巧的耳垂莫名的红晕,就好像是充了血一样,有点像小小的相思豆,只不过颜色还稍微浅了一些。

  他觉得还有些不够,就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把勇敢都送给了别人,那我把自己的勇敢送给你好不好?”

  沈繁你能不能勇敢一次?

  

临冬飘雪

已修,请多多收藏评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