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你是在责备我吗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 临冬飘雪 2087 2019-06-23 17:17:13

  霍祁回家的时候,火锅只还剩下火锅底了,沈繁和梅姐酣畅淋漓,而空调妹妹这顿饭却吃的心惊胆战,因为她的“新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那效果估计跟孙悟空驾着七彩祥云出现在紫霞面前差不多。

  “繁姐,咱们一点都没给霍祁剩怎么办呀?”拍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看着眼前仅剩的火锅汤,空调妹妹有些惆怅,刚才就已经节制节制再节制的,哪有见偶像前把自己喂成一个皮球的。

  但是进门前沈繁对她们的要求是,必须扶着墙进来,扶着墙出去,这样才算是给她面子,所以待会她只能扶着墙见偶像了,会不会给霍祁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毕竟她是繁姐的助理,代表了繁姐的颜面,只能说空调妹妹真的很天真很可爱了。

  等着她抬头看沈繁的时候,繁姐明明抢肉的时候她最积极,吃肉的时候最热烈,现在还被辣的灌冰水,但是仙女吃火锅和他们凡人吃火锅总归是不一样的,就算是被辣到喷火,仙女的脸依旧是白里透红的好看,而嘴唇也是高级的豆沙红让人垂涎,然后嗲嗲的娃娃音说着“好辣好辣~”

  而她却只能扶着肚子靠着椅子,手里一大长溜的卫生纸伺候着鼻子君,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痛苦只有鼻炎的小伙伴能懂了。

  “梅姐,再给我倒一杯水吧~”听到文琪这样问,沈繁却全然不放在心上,“他胃不好吃不了火锅……”而且霍祁那个洁癖晚期患者,受得了几个人的筷子在他面前上下飞舞才怪呢,更别说是在一个锅里吃饭。

  几个人说着话的功夫,“欢迎回家”提示音响起,霍祁便从外面推门而入,最先看见还是那一双吸睛的大长腿,往上看笔挺的身躯和宽阔的肩膀,以及光洁白皙的脸庞那一双幽深的眼眸。

  外面天色已晚,看着家里多出来的几个人霍祁明显一愣,不知道是不是那辛辣浓郁的火锅底料味让他很不喜欢,他冷冷的看了沈繁一眼之后,径直回了他的房间。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梅姐还好她是知道霍祁脾气秉性的,只是在他回来之前,沈繁在电话里就已经喋喋不休的跟他说,家里还有个小迷妹等着他回来拍照签名,文琪一直在找纸找笔收拾自己,诚惶诚恐的等着霍祁回来。

  没想到他回家之后,连话都懒得说一句就直接回了房间,空调妹妹看起来有些失落,梅姐抱着她的肩膀安慰她,沈繁努力让气氛不那么尴尬:“霍祁的洁癖是严重了点~哈哈!”

  空调妹妹却还在为霍祁说话:“繁姐,我错了~我连我偶像有洁癖都没了解清楚,还算什么称职的粉丝!都说付出才会有回报,果然左拥右抱齐人之福我暂时是享受不起的……”

  这是谁家孩子发神经了,她妈抓紧给领回家好不啦,沈繁和梅燕被文琪的脑回路给打败了。

  “那你以后还喜欢霍祁吗?”被偶像这么“无视”,空调妹妹的热情应该被打击的不轻。

  没想到文琪却跟打了鸡血一样,两眼放光:“以后霍祁……我就只能瞻仰了!阿门~”

  ***

  因为感受到沈繁家里的低气压,有眼力见的梅姐和文琪在帮着收拾完碗筷之后,就迅速闪人了。

  沈繁本来心情就不好,霍祁还在卧室里开音响放DJ跳HIP-HOP,地板“咚咚咚”不说,声音震天响,让沈繁几次误以为旌阳地震了,最后连楼上的孙大爷都来找家门,孙嘉赋大爷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好脾气,都拿着杀猪刀冲了下来。

  霍祁这次是真的欺人太甚!

  她好言好语,然后发誓保证对霍祁一定严惩不贷,才劝走睡眠严重不足,处在暴走状态的孙大爷,沈繁提着擀面杖就去“哐哐”敲霍祁的房门。

  “霍祁祁,你给我出来!”

  房间从里面被反锁了,敲了半天屋内除了震天响的DJ声之外,一点动静都没有,倒是这此起彼伏的DJ和敲门声,倒是快让她自己神经衰弱了,她想了半天只能拿来了备用钥匙。

  结果门刚刚打开,她就被霍祁的地板动作给惊呆了,类似于体操托马斯全旋的动作脚直接踢到了她的脸上,沈繁被吓得花容失色急忙退了几步,看着床头柜上吵人头疼的音响,她第一时间按了暂停。

  霍祁已经瘫在地上,半倚着他那纯白的床壁,大汗淋漓,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一条伸直,一条半屈着,而那可怜的拖鞋被他甩在了门口形单影只。

  “你闹够了没有?”

  他粗粗的喘着气,很不情愿的站了起来,汗水慢慢的从他的鬓角滑了下来,慢慢的滑入他的衣领当中,霍祁的眼神直接而坦然,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

  霍祁一站起来,他的身影便直接覆盖住她的,在有些昏黄的灯光下,霍祁的眼神直接而坦然,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你是在责备我吗?”

  明明没礼貌的是他,噪音扰民的也是他,可是为什么看着他那清澈明净又带着一些委屈的眼神,让她有一种自己做错事的错觉,从小打大都是这样,在霍祁没去孤儿院之前,她在院长妈妈心中是多么的懂事可爱又听话,可是霍祁犯了什么事,错在最后都会落在她头上。

  她最受不了的也是他这种眼神,跟小鹿斑比一样的大眼睛,明明受尽了委屈,却要硬撑坚强……

  可是所有的坏事都是这只小兔崽子做的,他委屈个龟毛,沈繁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狠下心肠。

  “我不是在责备你,我是在教育你!”然后她就跟老妈子一样的长篇大论起来,什么要讲礼貌,要遵纪守法,要团结有爱……

  他苦笑了一声,然后慢慢朝着她走了过来:“沈繁,你有没有想过你在用什么身份教育我?”

  她刚想说“我是你姐”,但却被他打断:“你想说你是我姐姐吗?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她执拗:“没有血缘关系我也是你姐,只要你跟着我一天,我就有责任教育好你!”

  他嗤笑一声,“姐姐~”这个词他已经听到厌烦了,尤其是从她从嘴里说出来,眼前的她正喋喋不休,他想也不想的吻上了她的唇。

临冬飘雪

已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