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三章 我就是欠揍

萌妃太甜 拾筝 1018 2019-03-20 12:59:47

  云徵徴在她面前晃晃马鞭:“走不走?”

  “......”容兕撒开手果断认怂:“我自己走吧,不劳烦您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能逞强!

  小跑着远离云徴,走了不到十步远云徴就出声了。

  “走反了,那边。”

  容兕:额.....有点尴尬。

  她立马回头,街上人多,她的个头不高,很容易就跑丢了,云徵揪住她的衣领让她不要乱跑,她虽不情愿,却也乖乖的跟着,时不时瞄一眼云徵徴手里的马鞭。

  “嗯...云哥哥。”容兕小心的开口:“我哥哥没打过我。”

  云徵瞟了她一眼:“然后呢?”

  “然后你也别打我好不好?”她小心的拽住云徵的腰带扯了扯:“我还小。”

  云徵脚步顿了一下:“吃过土豆泥吗?”

  “???”容兕呆呆点头:“吃过,我可爱吃了。”

  云徵笑的风清月明:“你要是敢把我腰带扯了,我能把你捶成土豆泥信不信?”

  她的小脸惊恐到了一下,又马上下定了决心:“云哥哥,我有一个臭毛病。”

  云徵看着她,容兕一本正经:“我就是欠揍。”

  说完,她把腰带使劲一扯,撒腿就跑了。

  胸膛一凉,路人尖叫捂脸。

  云徵坦坦荡荡的站在大街上脸都绿了:“玉容兕,你找死~”

  深夜,云府。

  墙角的小人困的一塌糊涂,小脑袋抵在墙角,肉肉的脸紧紧贴着墙,一丝银光闪闪的口水还挂在嘴角。

  云徵瞄了她好久,用手里的狗尾巴草在她鼻头扫了两下,她迷迷糊糊的抬起肉肉的小手揉揉鼻子,一点也没有想醒过来的迹象。

  小厮阿五突然冒出来:“爷,还是把小姐送回去吧,这样会着凉的。”

  云徵被他吓了一跳,一脚踹过去:“你飘着过来的?”

  阿五下意识的躲过,嘿嘿嘿的直笑。

  云徵把睡着的小东西抱起来,拉着她的袖子嫌弃的给她擦擦口水,把她抱进屋里放在被窝里就走了。

  敢在大街上扯掉他的腰带,站墙角已经很客气了。

  第二日一早,容兕被嬷嬷叫起来的时候还揉着眼睛没醒呢,收拾利索了背上书袋晃晃悠悠的去前院。

  云徵早就起了,腰间斜斜的插着一把折扇,紫白色相间的衣裳,长长的头发攒到头顶用布条绑做马尾垂下来,脖子上还带着太后给他求得长命白项圈。

  他才十五,又没吃过什么苦头,模样生的白白净净,脸颊带着少年温润,用唇红齿白来形容也不为过。

  大步走到容兕面前,二话不说就把她抱起来直接出门,路上给她买了一个大包子拿着吃。

  到了学堂,来的人还不多,云徵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容兕悄悄把包子皮扔了,然后百无聊赖的蹲在地上抠石子。

  “你们先生每日都来这么晚吗?”云徵用脚去逗她。

  她把云徴的脚推开,继续抠地上的石子:“嗯。”

  云徵继续逗他:“你哥哥外任之前把你送来学堂,就没给你定个要求?”

  容兕‘啪啪啪’打他:“有啊,会写名字就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