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四章 这货叉腰怼人的模样,真是格外顺眼

萌妃太甜 拾筝 1037 2019-03-20 13:01:02

  “会写名字就成?要求还真不高。”云徴弯下来看着她:“不过你到现在为止,还不会写吧?”

  容兕害羞的摸摸头,奶声奶气的嘟囔:“不着急,慢慢来就是了。”

  “小懒虫。”

  云徵在她脑袋上轻轻一敲,看见先生李业进来了,慢悠悠的站起来抖抖衣袍,容兕气恼的抱着他的腿打了两下才发现先生进来。

  她的先生李业是个清瘦的青年,眼睛有神却透着一股傲慢,穿着官学的衣服,已过了深秋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

  他看见容兕,目光转而落在了云徴身上:“玉容兕,这是你哥哥?”

  容兕摇摇头:“我哥哥不在,这是我哥哥的朋友云徴。”

  李业沉了脸色:“那他于你而言就是外男,既是外男,你就该离他三步之远,如何能拉拉扯扯?”

  他大声一喝,吓得容兕一抖立马松了手。

  云徴不爽了:“这位就是李先生?”

  李业听过云徴的名字,自然也知道云徵的来历,不过还是摆着先生的架子:“就是本官,不知云公子可知道昨日之事了。”

  “知道了。”云徵把容兕的手拉起来:“所以我是来问先生的,一句话罢了,你凭什么打她?看看这小手,现在还疼着呢。”

  来找麻烦的?

  李业稍稍愣了愣,脸色越发不好:“胡言乱语,自当挨打。”

  “胡言乱语?”云徴撸起袖子叉着腰:“你说她胡言乱语,那我还要问问你呢,这都上一个月的学堂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孩子,你想让她说什么?《三字经》教了吗?《百家姓》教了吗?什么都没教一天天的在学堂吹牛你还有理了?想听附和奉承你去宫里的学堂啊,叫一群断奶没几年的小屁孩接你茬,能接出来还让你教啊?”

  他怼人的时候连太后都觉得头疼,更何况李业了,被他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气的指着他一个字都卡不出来。

  容兕看着云徴,小脸上的震惊都挤不下了。

  这货叉腰怼人的模样,真是格外顺眼。

  “玉容兕才五岁,回家的路都记不清呢。”他依旧叉着小细腰:“她哥哥让我照顾她,你让她离我三步远,她要丢了是你负责啊还是我负责?你什么都不教,又和她扯上男女大防她听得懂吗?”

  容兕悄悄拉拉他小声说道:“我听得懂的。”

  小丫头片子瞎捣乱!

  云徴给了她一个眼色,容兕就识趣的闭嘴了。

  李业脸都绿了,云徵把小东西抱起来:“玉容兕年幼,礼数方面云祁双自会教导,就不劳先生费心,先生继续授课,等先生哪天讲到四书了,我再送她来。”

  容兕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他:这个意思就是...她不用来学堂了?

  哇呜~

  说完,云徵直接抱走容兕。

  出了学堂容兕都不敢相信:“哇,今天是不用上学了吗?”

  “我都把他怼了,你是想去站墙角吗?”云徴把她放下:“还是说,你打算去做个乖娃娃?”

  她的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拉着云徵的衣裳晃来晃去:“那我们去玩好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